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是什么与不是什么  

2016-05-26 15:47:12|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经常为我那无可救药的好奇心耗费大量时间。前两天,也不过是一个朋友随便问了下,说他左腿的大腿面经常木木的,只是木,不麻,但是偶尔会因一个动作,皮肉忽然感到一下子炸开,像是被撕裂了似的,同时也有无数针刺一样的麻的感觉。以前他不在意,现在已经进入他的意识范围了,他说可能是神经的问题,准备去医院看看神经科。
我听说了这种异样的感觉总是很难扔到脑后,回家就上网,查神经科的疾病,查了一夜,拣神经科最不可怕却最奇怪的症状与他对照。我想他腿上的感觉要么没有,要么太多,大概是传导的节奏出了问题,就像边远地区的人看报纸,要么一点消息没有,要么累积十天半个月的信息猛地轰炸一下。于是我把责任放在了髓鞘身上,髓鞘是包在许多神经纤维外面的脂肪鞘,由多层脂蛋白组成,有促进神经冲动传递的作用。如果髓鞘变性,神经纤维传递电信号就不那么有效了。这就是“脱髓鞘性疾病”。我不知道这个拗口的名称是不是真的跟他有关系,现在我比他更关心他到底什么地方不对。
其实我这个星期已经忙得很少时间睡觉了,加上颈椎病带来的头晕、背痛,十分不适,可我还是刹不住要去查,好像我关心他人的健康胜过关心我自己似的,其实主要的原因在于我身上的那些不适都是大路货,而他的毛病我从没听说过,这就让我一脚踏进了探奇的不归路了,不弄清这个病“是什么”难以罢休。而他本人却不急着看医生,他说:“反正不疼不痒,偶尔撕裂一下也是一过性的,不影响任何功能。”他立足于这个病的“不是什么”,故而能够以逸待劳,等着看这个病有无继续的进攻——目前刚刚侵入他的注意,还不着忙。
有人比较中西方文化,说中国传统文化属于阴性文化,西方现代科学属于阳性文化,阴性文化有向内的思维趋向,通过体验、直觉和自我调控来认识和把握世界。这种把握常常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故与没有体验的人难以沟通。比如中国古人体验出来的人体经络,经络不是血管,也不是神经,是“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的无形之虚,相信它存在的人,只能是“阴性”地内在地相信着,无法把这个气血的通道解剖给别人看。结果是有大量搞阳性文化的人主动为此折腾,他们通过各种生物物理方法,测电阻,做声学试验,同位素示踪,在小型猪身上测量生物组织的阻力分布,终于把经络是什么证实了。原来经络是通过在低阻力的位置上让组织液流速加快,由流速构成通道的,它没有管道壁的实体,却有着海流一样的液体流动模式。也就是说,它自己没有边,靠与周边的阻力差体现它的边,真的是很“阴性”。
央视的《走近科学》栏目以《发现经络》为题,叙述了这个揭秘的过程,在节目的最后,“不是什么”的经络终于和“是什么”碰了头,让很多对经络云里雾里的人看了为之一爽。但是这样的揭秘,未必就到了底了,因为爽过以后又开始不爽,正是科学发展的动力。此外“发现经络”这个题目让我有点犯嘀咕,经络应该说是古人发现的,但是古人自己也许并不认为这是发现,或许他们认为这只是和星星月亮一样的自然存在。现代科学认为自己“发现”了经络,其实它只是发现了经络在解剖学意义上的解释。
悖论是处处存在的,很多真正的发现,给人带来的第一印象,都“不是什么”,科学上屡屡有这样的例子,想找这个的,却发现了不是这也不是那的东西。又因为悖论恒常存在,所以你想要确定一样东西“是什么”,你太难了,你会在万世不竭的否定中不安到死。
哎哟,写这篇绕口令也把我累得够戗!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