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王吉鸣邮件——送别李芒(补了照片)  

2013-06-24 08:06:47|  分类: 文字爱好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日从李芒家回来后,我就感冒了,22日就没再去西天寺送李芒。王吉鸣给我来了一封邮件,告知大概情况:

刘丽明,你没去,故汇报一下情况。

今天我一出门就有点难过,因为看见门口那种像葵花叶子的植物,就想起前不久李芒说过它的名字,让我忘了,我一直记着见到她要问的,一眨眼,就两重天地永无可能了……而且想起那天徐乃建说,啊呀,阎王爷到我们这里来点名了,我们还心悸了一下,今天突然发现,在蒂亚家开始的这一小撮人,竟然已经点了三分之一去了。

今天去那里的朋友有老徐章渡徐乐乐和我,还有老九盛玥。告别仪式精彩的是小豆豆的讲话,很朴素很真诚,不枉他姑姑真正疼了他一场,如李芒有知,会欣慰的。

结束后,徐乐乐照例要求在一起过过嘴,我们好不容易在停车场边上找到一处可坐的台阶,又不知不觉放大了声音哇哇一通。第一个话题就是我们将来谁都不要什么追悼会的,老九也首肯,章渡说,第一次发现他们俩的一致处,接着在此话题上逗留,老九又插话说,只是向遗体告个别,绕一圈就结束,徐乐乐马上断喝,那个也不要!我提起徐乃建有过一个奢侈的追求,不能火化要土葬,因为她害怕还没死透。徐乃建说不就土埋一埋,不行的话她可以到美国,我立即提醒她时间上不太好控制,她说那倒是的,就随意再说吧。想起上次我们同学在石子岗门口一个个抢着说下面轮到自己,一个人说,你们先,我殿后;马上有人反唇相讥说我们都有人送,就你孤零零地走,他说,接我的人多,不怕。

有事了,就汇报到这里。

王吉鸣即日

 

我23日正好与徐乃建有约,路上想到她怕没死透的事,暗笑不止。见到她我就说,没死透土埋还不是活不了吗?她说,那总没有烧起来那么嚇人吧?她接着对美国的地多人少露出很眼馋的样子,好像广大的土地可以随便埋似的,至少不像中国墓地这么贵。我问她,送李芒的人多不多,她说,多得不得了,所以,也不差你一个了。

我遗憾的是没有看到李芒最后的仪容,因为看过一个日本电影《入殓师》,电影拍得挺动人的,净身、化妆的过程舒缓柔美,体现着对往生者的尊重,入殓师觉得自己要“把逝去的人重新唤回,留住永恒的美丽。”他们是当着家属的面做这一切的,做得认真仔细,有严格的程式,不让家属看见死者身上的皮肤,最后的结果让家属非常感动,评价说,这是她(死者)一生中最美的一次。但是关于李芒,我问了几个人,都说现在的殡仪馆将遗体放在深深的棺木中,你要特意把头够着去看才能看着,所以几个人都没看着,只是说,李芒的照片好。

      想起一位画家朋友说过,她死后不要奏哀乐,要奏她喜欢的一个歌剧,还要求来送她的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总之不要像办丧事,要像参加宴会似的。

      生死的分别原本就不太大啊。

     

王吉鸣邮件——送别李芒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李芒遗照,是跟她的朋友桂琴、小肖等,去柬埔寨时照的。

更多追思会上的照片以及文章,可去李芒表妹夫惊鹤闻风的博客上看:http://i.sohu.com/p/=v2=dLpkVmd1mnVA3beflS5jbg==/blog/view/268964880.htm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