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16)——鱼虾各有路  

2011-01-04 14:51:53|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藏羚羊旅运公司呆着的时候,肖经理进来了,他爱理不理的,我的思绪却被他牵动,克制不住自讨没趣的冲动,便去问他,我们同车的那几个四川的女子来了没有?他冷漠地说,不知道。并且很恼怒我用这些不相干的人来问他。我碰了个软钉子以后也觉得,是不是我的心里真的隐藏了一种曲线报复?既然那个小四川女跟他腻来腻去的形象干扰过我清白的视野,我就不容此刻清白的他把她们卸载得无迹无踪。
我当晚就在地区招待所里撞见了四川女,她们在措勤耽搁了一天,最后还是包车来的,包的是辆破的士,又多挤了人,一路上人摞着人,车还老坏,光车胎就坏了好几次。她们碰见我,带着不堪回首的表情控诉了一番,仿佛这800公里她们不是坐车来的,是自己变成了车胎,贴着泥地滚过来的。她们在一楼,五个人住三人间,后来换到了另一个邋遢不堪的旅馆,那里更便宜。我在离开阿里的前一天也跟着一伙人去那里住了一晚。旅馆只有一个坏了的公用卫生间,卫生间里放着一个满了还没人倒的尿桶,骚臭扑鼻,她们的房间紧挨这个厕所,几个人窝在房间里打牌,百无聊赖。也许生意始终不好,每次见到我,除了那个最小最任性的女子漠然不理,其余几个的脸上都本能地升起一个“他乡遇故知”的神气,随即就想起利用不上我,眼皮又带着敌意耷拉回去。从藏羚羊车上的翻云复雨到后来的与腐臭为伍,我眼见她们一天天萎靡,也不知道她们所自诩的“女人的用处”,在阿里用上了没有。
藏羚羊公司要在四天后才有发往南线的车,我决定去找丈夫小学同学的朋友方女士。
方女士在北京学习时我曾跟她通过电话,电话里说到阿里的普兰县、扎达县,我在下意识里对这些县产生的方位感与后来才注意的地图上的方位刚好是反的。方女士说看古格王朝废墟要从狮泉河找车去扎达。我就觉得是往东北方走,其实是西南方,差了180度。我很奇怪这种真实的错觉是怎么产生的。也许方女士在北京说札达时,心中有个不知不觉的箭头在向札达移,她把眼前的大地看成竖着的,位于她右前方的札达就在她的右上方。她心里的图景是会让我产生感应的,我从她那里感应并接受了一个札达在我右上方的“地图”,可我却是以一个与她相对的对话者的角度来解释这“地图”的,我把我的右上方解释成了东北方。对话者对方位的理解常常相反,就来自这种主客角度的差异吧?
方女士的家经我造访,便成了我在阿里的落脚点。我很喜欢走通往她家的路,就在地区大院里面,去的时候越走越亲切,走出办公楼的阴影,房子矮下去了,太阳煌煌地照在头顶,将土路的土气息晒上来。我在土的光晕中穿行。经过一排排的平房,有的平房带院子,半截土墙围着,院子里一口太阳能大锅,一个水壶架在上面,壶嘴仰着,既接天气又接地气的骄傲样子。
我把行李进一步精简,去普兰和札达用不着的东西就放在方女士家,还在她家吃饭。她说她来阿里的时候,只有1公里长的混凝土路。所谓的219国道,就是自然路,经常冻掉。现在阿里全方位开放了,可1度电的电费经过了国家补贴还是贵达2元钱。方女士的爱人帮我打听了车,说等个一两天会有地区的车下去,我可以搭便车,也可以花钱坐邮车。我选择坐邮车。
当天下午,我去邮政运输分局跑了一趟,了解到第二天就有到普兰的车,早上5点出发,从运输分局的大院子直接走。这个地方离我住的地方比较远,也比较荒,我但愿明天早起能打到的士。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