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8)——找车去改则  

2010-10-29 09:00:15|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也不是太懊丧,情绪木木的。此前我可以是一个不明身份的人,这下必须掏记者证了。在进楼找县委领导以前,我在院子的外面转了一圈,房子的侧背后走不通,墙连着墙。措勤是一条面对面夹道而成的街,我又向前走,想越过房子的后脑勺看远一点,还是不行,也许这个县城还顾不上往宽处发育,仅仅是顺着公路的方向在抽条子,但连成一气的后背,却让我理解为它在保守某种不必要保守的秘密,为什么不肯闪开一条缝让我的眼光找到它身后的田野从而看清城市的边际呢?我对我如此延宕着不进县委楼办事、却在外面兜圈子也颇不理解。是想在正面找车之前,先去侦察侧背后有没有藏着车以便心中有数,还是对亮明身份不无踌躇,想在这个直白的街道上寻找潜在的可能性?
   也许当日时光还早,我认为找车不急,就像姑娘还小,不在乎那个已经确认的未婚夫一样,记者身份使我确认能受到关照,我就不甘心就范,想另寻巧遇和偶然性。谁知这一回确认的保障变成了偶然的不巧,县里领导说,哎呀,你怎么不早点来?大巴才走,唯一的一辆小车昨天送书记到地区去了。看他们那样子,好像也挖掘不出别的车来了。我只好顺便采访了一下,得知无人区属于措勤和改则两个县,也不是绝对没人,是各有1万多人,牧民人均牲畜40多头,交通不便,销售不出去。

我回到吃早饭的那个旅社,忽然受到四川女的热烈包围。她们已经住下了,硬叫我把背包放在她们床上,又让我加入她们一起吃早饭,我先已吃过,受宠若惊之下,又吃了一个馒头。在这很短的时间里,她们已经以惊人的速度与措勤的一个小干部打成了一片,那个油滑小子说要给她们联系包车,我也建议她们包车,我加入她们一起包也行。可她们嫌包车贵,一边在权衡,是在措勤就地做生意呢,还是去阿里。只要有生意,哪里不都是做?

我只好让她们“随遇而安”去了,一个上午她们都在那里与新交的关系打牌,我则在街上转,问每一辆车的去向。终于在吃午饭的饭馆里碰到了一伙往改则运货的卡车司机。有一辆车的驾驶室里有空位,司机答应有偿带我。我正要飞奔回去拿行李,日喀则女士出现了,她胸挺挺地站在司机们面前,俏眉俏眼抛下一片风情之网,可她不知道卖弄风情反而弄巧成拙,朴实的驾驶员在其他司机暗笑的目光下不愿带她。她不管,跟着我回去拿行李。我冲进四川女的房间背起包就跑,上车好一会,她还没跟来,车发动了,我正为她遗憾,她来了,很惶急地求情,那种声音就像她脚下不是大地而是深渊一样,不由得我不把她拉上来,驾驶员也就算了。

【日喀则女士遭拒的这一段插曲我本来已经忘了,当我根据回忆叙写当时的经过时,我其实已经找不到原始的连续性了,岁月把记忆的城墙风化成一段一段的,在城墙不连续的地方,我们习惯于用逻辑补砌一段——比如多带一个人多收一份钱,我跟司机一说,他就同意了,我险些把这个逻辑当了真,初稿也是这么写的,可是那风化掉的记忆的幽灵还在原来的墙址上飘忽,它是一些看起来单薄且失去了根基的印象,你想忽略不计,它却鼓捣个不停,日喀则女士胸脯高耸的半身影像,交织在饭馆天窗射下来的光线的浮尘里,含笑盈盈,口将言而嗫嚅,似要挣脱半明不明的境地。我只好耐下心来寻求——为什么会有这个印象呢?她在饭馆里干什么呢?这个线索上的一切终于呈现出来,从半截影像变成全人,又带出周围的情境,这才真正复原了那一段湮灭的记忆。】

日喀则女士告诉我,四川女没拦住我,拦住了她,硬叫她掏了20块钱,算是行李寄存费才放行。她这一说点化出我身后轨迹上风起云涌的图象——我原也觉得背后有异动,因赶车没有细察——原来是一伙人的合围捕捉,我就像一根快速拔去的刺,引起了肌肉本能的痉挛。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