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视觉产业与久视伤血  

2016-08-09 11:49:00|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逸飞先生当年的突然去世带给我一个困惑:一桩吸引人全身心投入的事业究竟能养生还是会伤生?怎么样才能把握二者的分寸?
看了许多写陈逸飞的文章,没有人谈论我关心的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大家虽然感叹陈逸飞的去世,却没有人真正关注陈逸飞的死,而仅仅是以此为由头,掀起了一场对活着时的陈逸飞的关注,诸如他的电影遗作《理发师》啦,他计划中的书城啦,他留下的别墅和上亿资产啦等等,陈逸飞的角色身份也是一个关注的重点,“艺术家中最好的商人,商人中最好的艺术家”,这是以前的说法了,央视一个节目里还颇费心思地想出了“多元的探索者”这样一个称号,这也许更对陈逸飞本人的胃口。但是这一切与他的过早去世孰轻孰重呢?为什么张国荣的死大家都想不通,要议论很久,而陈逸飞的死,人们仅说一句“他是累死的”就没的说了,好像一下子就想通了似的。
也是通过那一阵密集的报道,我才知道陈逸飞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有《逸飞视觉》丛书、逸飞服饰、逸飞模特、逸飞环境艺术、逸飞网站、逸飞媒体、逸飞文化影视、逸飞美食……
一个活着的人,将自己的名字外化到如此多的产业里去,他倒没有丝毫不安,陈逸飞解释说:“逸飞这两个字只是一个牌子,可以说形成了品牌财富。我们希望构筑这么一个平台,让更多的人来参与我们视觉产业的建设,构筑一个优质时尚的视觉文化。”陈逸飞还说:“视觉产业就是没有钱能够生钱的产业。意大利没有什么自然资源,它能够变成世界上第七大工业国。它的经济、它的产值的很大部分,就来自于视觉设计的产业。”
陈逸飞是上海人,有着天生的精品意识,在视觉产业这个领域里,他放眼望去,太多粗糙而缺少时尚品位的地方,这就是空白,这个市场明摆着就是他的。从另一方面讲,这也是他的民族责任感所致,他大概像一切聪明而认真的人一样,看不得那些笨人粗人做的事。于是陈逸飞在这个施展才能的广阔空间里简直就是刹不住车。
这种才能与环境的契合,也许是很多人都羡慕的,因为他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做的都是他喜欢的事,而且回报丰厚。即使第一次拍《理发师》吃了姜文一个大亏,800万打了水漂,他照样有实力卷土重来,但是他的身体实力,却在不经意间突然崩溃了。
简单地惋惜“他要是早点看病就好了”不能让我们明白命运的谜底,生命如此决绝的注解使我们有必要对陈逸飞的幸运重新认识。首先,市场的开阔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多少人饱受市场的挤压,做得再吃力,欲望也不能伸展,当然以为开阔是好事,殊不知开阔纵容你的做事欲望,没有边界的限制导致你忘却自身的局限,你会放松自我保护,“不守于舍,于是乎神轻气散,而其力自不能聚,纵一时鼓噪,片时即自败矣”(某武术大师言),这个危险真是不能低估的。尤其一个人成了名,占据了社会高地,各种资源会向他集中,任何事情几个人一碰头就做起来了,仿佛鼠标一点,就可以进入一个新的界面,正如俗话所说的“便宜吃穷人”,机会“便宜”的人,也很容易被近期远期的目标和没完没了的日程“吃”掉。陈逸飞忙到没有时间看病,这一点不奇怪。
其次,全身心地投入在艺术里与全身心地投入在与艺术有关的商业里,回报也是很不同的,前者是在心中寻找上帝的轨迹,与人类的灵魂相通,在这种情况下忘记身体的病痛,总体说来是一种拯救。而后者到底是在与人世的资源打交道,有形的资源往这方面送得多了,往那方面——比如自己的身体方面就会少了。据说导致陈逸飞去世的关键不在胃,而在肝,肝开窍于目,中医有“久视伤血”的说法,“肝受血而能视”,所以久视也伤肝。这与陈逸飞的视觉产业耗费视觉来生钱是否有一种隐喻的联系?不管我们相信不相信这个隐喻,我们在追念他的贡献的同时,前后左右对生命作一个全方位的省思,似乎是必要的。2005年4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