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搞笑的后果  

2016-08-18 09:47:24|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朋友说,现在的年轻人,你正儿八经给他们推荐一本好书或好文章,他们会拒绝,不接受,说,真文艺啊,随即走开;你要是告诉他们,什么东西挺搞笑的,他们马上趋之若鹜,生怕看迟了。
这一点令人忧虑,但是也没有办法。严肃的东西制作起来费心费力,耗时耗工,消化起来也是麻烦的。消化麻烦,传播也麻烦,因为你很难简易地将它总结出来向别人介绍。搞笑的东西则有机巧,像一种编织,以小聪明为“经”为构架、小愚蠢为“纬”为材料,交相比照,色彩招眼,活泼可爱,也是有才华在里面的。又好像街头的油炸快餐,香味四溢,虽说营养有问题,也不算健康食品,吃的过程却是有滋有味的。此外,这类东西在当今社会还有一种功能,它常常能迅速变成一种语言中的元素,在交流中使用,比如现在要调侃什么人,就会说他是“芙蓉姐夫”,如果你不了解芙蓉姐姐这个公共话题,你就会听不懂。这一点,对于注重交流的人们来说,尤其是一种压力,话题瞬息万变,信息要随时更新,对信息的遗漏或接受速度的差异会造成社会关系的重新配置——当别人彼此会心,笑成一团的时候,你成了局外人。
正是在这种压力的逼迫下,我在完成了对芙蓉姐姐的扫盲入门以后,继续上网搜到了程菊花和红衣教主黄薪的视频,看她们唱歌跳舞出洋相。虽然不看也能想象,却总是看了才放心。
也许是独自看的缘故,我感觉这两个人的秀,顶多让我微笑一下,决不至于有现场三个评委那么波澜壮阔的反应,他们又是笑得趴在桌子上,又是笑得滑到地板上,还两手高举着打拍子,当黄薪唱不上去的时候,他们非常来劲地煽动她继续撑破嗓子唱,对程菊花也是,在他们的怂恿下,她不知道该如何跳得更精彩,便在地上打起滚来。
两个表演者的秀都是无意识的,有点像小孩子人来疯,虽然出丑,效果上显得自轻自贱,目的还是讨好自己——还是自尊的。她们是“秀出风采”这个价值观的牺牲品,面对这样的人,我想一个人的自然态度,似乎是一边忍俊不禁,一边忍不住怜悯的。但是评委们却兴奋得失态,好不容易碰上个二百五,总不能矜持地笑一笑就过去,在电视机镜头面前,他们相信起哄更能代表观众的心意,更能讨好观众,并显示对表演者的居高临下。所以一定要把这个笑料好好地搞一搞。于是他们就来“搞”笑了,这一搞,就有了太多不自然的成分,在对笑点的反应上,有很多的地方不对点。他们对集体反应的预设和趋附,使他们丢掉了作为一个自然人的尊严态度,当他们以夸张的姿态笑别人的时候,丝毫不能传播笑的感染力,而他们自己显出的可笑,因为其故意,甚至缺少值得怜悯的地方。
硬搞出来的笑是没有流通性的。当然,从大处来说,评委们搞笑搞得如此紧张,也有情不自禁或勉为其难的地方。因为搞笑是当今业余文艺活动的主流,从短信到BBS,从电视节目到报纸副刊小品,培养了无数专以笑料为食的饕餮之徒,需求之盛,以至于在笑料的生产上越来越粗糙,越来越故意。如今的笑声是听起来越来越响,传得越来越广,笑的意味却越来越淡,笑的回味也越来越少。搞笑常常需要在交流与互动中增加其享受的程度,它因此成为集体的盛宴,但是宴席散了,笑过以后的空虚和无聊又怎么打发呢?
咧开的嘴不愿闭拢,四处寻找新的、可以饱腹的乐子,一时找不到就呼吁:不要让芙蓉姐姐醒来,让她永远做梦,黄薪也不要退出超级女声比赛。这种心思多么阴险,又是多么危险,让别人自轻自贱当笑料,自己也会变得自轻自贱的。    2005年7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