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话语的灾难  

2016-08-14 09:00:51|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文学自由谈》上看到了一篇文章,是一位叫李美皆的女性写手写的,写余秋雨的“文革”问题闹出来的那场争论。编者在文章前加了按语:本不想再登牵涉余氏的稿子了,因李美皆能把文字调配到如此举重若轻的状态,所以不忍割舍。我也觉得李女士的眼光见识胸襟气度可以,把余秋雨的小男人马脚尽收眼底,尤其在文章的后记里,她看着余秋雨还在媒体上喋喋不休说那些不得体的话,说马兰的父母看到秋雨这孩子在“文革”当中受了那么多的苦,现在却被这样对待,很难过……李美皆说:“这是典型的出卖自己的行为……撒这样的娇有什么意思呢?快奔花甲的人了,还分不清哪些话是应该藏在家里说的,哪些话是可以出门说的吗?”口气很像南京人对待某些不可救药的人和事说的那句话——不能急了。读来特别有趣。
作者写这篇文章的动机则类似南京人的另一句口头禅:多大事啊?她说余秋雨在“文革”中本没有什么大恶,完全可以自己写出来,就是自己不写,让别人揭出来,他也可以采取一个比较明智的做法,或坦然承认,或淡然默认,他最不该的就是:断然否认。这说明余秋雨一向只替民族历史文化反思,从来不替自己反思,至于巴金式的忏悔,就更谈不上了。作者说,如果余秋雨真的认为自己没有错,清查的时候为什么不抗辩呢?其个人原因是,从前的余秋雨不是什么人物,在名上输得起。现在作为一个“尊者”,已经被大众崇拜宠坏了,免疫力大大下降,稍微见一点风就感冒,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威望受到挑战。结果他把自己越描越黑,本来只偷了一根针,却拼命抵赖,把自己抵赖成了一个大盗。
文章写得不短,但看得我意犹未尽,有一层意思是李美皆反复表达的,那就是:余秋雨的明智之举就是闭口。“他已经把一个简单的问题搞复杂了,干吗还不打住?”“他不再搅,水自然会清……他说得越多,错得也就越多……你非要把一个你认为真实的自己交给别人干什么呢?”但是余秋雨就是闭不了口,虽然他也有这个愿望,比如宣布封笔之类,只是他实在封不住罢了。结果把李美皆搞得也好像闭不了口了,写完了正文,又加上后记,长辈数落晚辈一样,讲了也白讲。只好反复讲,幸亏李美皆是会讲的。
有一个故事里说,一个人一张口,嘴里就吐出许多的蛇与蛤蟆来。话语的灾难,在有些人那里表现为闭不了口,在有些人那里则表现为开不了口,于是蛇与蛤蟆就在心里拱来拱去,让你无数次地对着想象中的对象说话,搞得神经衰弱、失眠。话语就像水一样,它是物质性的,有流向的,它看起来是自我与他人之间交流思想的工具,实质上却是自己眼中的自我与他人眼中的自我互相找平的工具,平了才太平。比如余秋雨,他自以为很高大,有人看他居然很渺小,两者之间就产生了位差,位差越大宣泄的冲动越猛烈,在余秋雨心里流动起来的话语,恐怕不亚于汛期的洪水。
这些由征服欲变成的蛇与蛤蟆,理智是无法消灭的,惟有暂时的满足可以使它们歇一会儿。所以余秋雨怎么着也得把这些丑物放出去,并且在放的时候把它们看成美物也是很自然的,这是伴随宣泄的满足,用快感映射的结果。然而满足过后的幻灭及对手的反应,使他出口即悔的概率我想也是很大的,他的征服欲受到了再次刺激,又放出新的蛇与蛤蟆去遮前面的丑,就这样成了一遍遍往山上推石头的西绪弗斯。
这里的灾难不在于推,而在于重复而无效,这与开不了口的小人物在想象中制造一个俯下身来听自己说话的对象所获得的满足同样的无效。但是小人物的幸运在于所有的蛇与蛤蟆都是在暗中生灭的,反而保住了尊严。而获得了话语权的人,一旦把这个权力当真,不从根本上消灭自己与他人的位差,可以说,风吹草动的挑战,都足以让他变成蛇与蛤蟆的牺牲品。
2005年4月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