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沙鼠的忧郁  

2016-07-02 16:49:29|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没写之前我就知道是写不好的,因为整个人不在状态,每次一休息人就仿佛散了板,不想再工作,之前的诸多想法全都蒸发成云雾状,弥漫而不着边际,要让它们重新凝聚成足以让我握住写的、有质感的东西,需要时间,也需要机会。而时间一天天过去——眨眼就该交稿了,昨天晚上我空出整晚的时间呆在办公室里,等灵感。因为是新搬的办公室,200人的大通间,放眼望去,全是灯,工作灯的开关设在每个隔档最里端的柱子上,以前大家下班时,关小办公室的门,会随手关灯,现在既没有小门可关,关灯也不随手,原来的条件消失,反射失效,人们只好裸着习惯下班,剩下那么多的灯被寂寞地遗弃在天花板上,徒然地发着光,分散着我的注意力,这就需要我一个隔档一个隔档地去关,总算关成了一片黑,只剩下我这个隔档,好像处在办公大舞台的聚光灯下,我去开水间洗手间回来,既不会多走一步也不会少走一步——心想假如灵感找来,也比较方便吧?
但是我需要告诉诸位的是,如此折腾了一宿——除了关灯,还把我们这层楼没看过的地方,那些藏着各种管道的小门都打开看了一遍,接待间的沙发也去坐了一坐,我还赫然发现,在高楼上因为外面太黑,晚上的玻璃窗像镜子一样亮,所有最无聊的发现都发现完了,还是不想写,写是写了一点,因为此前与同事聊天,他建议我写沙鼠,一种生活在沙漠中的鼠,他说有一天几个同事在饭桌上谈起了沙鼠,一谈之下,大家都有同感,都说自己也是沙鼠。
这种撒哈拉沙漠上的鼠每当旱季来临,就要囤积大量的草根,它的囤积是非理性的,假如它整个的旱季只要吃两斤草根,它囤够了两斤并不歇下来,依然要外出寻找,直到把十斤二十斤的草根弄回洞穴才安心,不让它这么做它会焦虑不安。据说这是由沙鼠的遗传基因决定的。一种本能的担心,使它做了大于实际需求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事。因此人们说沙鼠的劳动常常是多余的,无意义的。
同事们乐意用沙鼠自嘲,显然是为了自我减压。大家工作得都很累,都在想,其实我们现在有的吃有的穿有的住,干吗还要这么累?但是自嘲归自嘲,没有人真的愿意放弃做沙鼠,正像沙鼠也不能放弃做自己一样。曾有不少医学界人士想用沙鼠来代替小白鼠做实验。沙鼠的个头大,能更准确地反应出药物的特性,但是所有的医生在实践中都觉得沙鼠不好用。因为它一到笼子里就非常不适。尽管天天有人喂食,再也没有旱季,但沙鼠们还是因为不能囤积草根而忧郁而死。
心理专家用沙鼠的故事告诉我们,常让人们深感不安的往往不是眼前的事情,而是那些还没有到来,或永远也不会到来的事物。对明天后天的焦虑严重影响了我们今天的生活,因此我们应该以把握现在为要。
我一写到这些隔岸观火的道理就手软,这些道理有什么用呢?它怎么能与沙鼠以性命相随的存在习惯相抗衡呢?写这些多无聊啊,只好在凌晨悻悻然回家。有时走走路或换个环境会让我盲目地撞开一些角度,可是今天没有,脑袋空空走了半天,回家就想昏睡,睡下又爬起来,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必须做个抉择了,如果决定本周不写《生命八卦》我就可以睡了,没有人逼我每周都写,我想不出停一期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可我还是打开了家里的电脑,我想只要有一丝气力,我都不要偏离原来的轨道吧。
真正能让人坚守的东西都有一定的荒谬感,理智不让人坚守什么,理智让人生活得游刃有余,但是正像当下的饱食拯救不了被关进笼内的沙鼠的本能失措的危机,当下计算得当的理智也会破坏我不计得失延续一种生存状态的信念。当我徒劳地、无意义地坚守这种信念的时候,我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只是为了免于堤坝的崩溃。2005年5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