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徐乐乐的记忆速写之四:文革期间读书目录(有补充)  

2016-06-07 09:49:05|  分类: 文字爱好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乐乐的记忆速写之四:文革期间读书目录

一次,文字爱好者——又称老妇女联盟——聚会中,谈及文革罪恶之一是中断了文字阅读,延误了整整十年。我表示不解,好像……

不对啊,我怎么……千方百计地……看了不少书呢。在此可以列一个单子。

《海底两万里》三部曲,其中插图精彩,不仅抄一些文字,还临过一幅插图。

《安娜·卡列宁娜》

《复活》

《战争与和平》只看安德烈、娜塔莎一条线,略过战争。

《前夜》、《罗亭》

《怎么办》——看得精神高涨,献身欲望强烈!

《福尔摩斯探案集》——竖排,民国时期出版,品相差,棕色纸质,封面封底皆无。猛抄一气,记得最清楚的是《斑斓带》。为了节省时间,名字只抄一字,后空几格,容有空时补上。

普希金小说集——讲故事的绝好题材:《决斗》等等。

《牛虻》

《八十天环游记》,同样,临了几幅插图。

《好兵帅克》

《九兄弟》或三兄弟,芬兰人著。

《包法利夫人》、《福尔赛一家》(?)皆文革前出版,两种书的插图好像是一个画家,属松散、乱线、才气型的,很难临!

《白痴》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也抄了不少,其中有一只老狗的描写……读此书时只觉一片黑暗。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临过冬妮娅在树后探出笑脸的那副插图。

肖洛霍夫的巨作,读不下去,嫌乱。

《基督山恩仇记》,民国出版,四卷本,同样每卷无头无尾。放学后,功课一做完便埋头抄写,约摸抄了几十本练习薄。此壮举惠及不少人,借出去几本,还回来再借下面几本——新本子出去,卷毛了边回来——不少人忠心耿耿地等着呢。不过,抄书过程中,会对某些段落、长句自作主张地简化。

此外,经手的还有A·托尔斯泰、爱伦堡的书,属于为读而读,全无印象。

《神曲》三卷本,那个插图,哎呀呀。插图圣经!

《神曲》值得多说几句。

我姐姐众多。家中不称什么大姐二姐的,连名字呼唤。我家秀平姐姐的同学名叫王林西,父亲在文革一开始就自杀了,记忆中有这样骇人的场景:大字报从二层楼外墙一直贴到地上,铺满整个院子,白寥寥一片,名字上都打上浓黑的叉,“死有余辜”云云。

奇怪的是,这之后仍然在她家中看到整整一书橱的书!抄家的红卫兵怎么手下留情了?

林西的妈妈,现在我仍能清晰地想起她的相貌。白皮肤,柔软、胖胖的脸,虽然是老人了,但和颜悦色,词语文雅,端的有贵妇人的气质。她们家应该与我家一样,所有家具皆为公家分配,但高级了好几个档次,书桌有多层雕刻线条,台灯则完全是《列宁在一九一八》那样的“列宁样式”,铜灯座,两边各一个乳白色玻璃灯罩。加上书橱里的《神曲》以及其他书籍,可以允许我一本本换着借,使得这间书房始终笼罩在一片柔和的神秘光晕之中。

在这里,文革好像漂离不见了,似乎是……又一个“资产阶级”的角落……

国内书籍有:

《红岩》

《红日》,尚记得一片断:

战士们不知为何自己改制衣服。一小战士改完后穿上身,很不自信,问老战士:你看呢……是不是短了?答:没关系,短也短不了一尺。(不对?在《逐鹿中原》里面。)

《苦菜花》、《迎春花》、《艳阳天》等等。

自家藏书

父亲早逝,母亲曾供职的南艺红卫兵们某一天造访我家。之前已有预感,母亲告知:赶紧把“毒草”烧掉。小姐姐用一木条箱装了一箱书,寻找藏书之地,先选定了床下,塞不进去,后搬至车库后与院墙空隙处的坯子间里。

而书橱里的《资治通鉴》之类的成套书籍却没有考虑在“抢救”范围之内。

红卫兵也只来过这一次,老妈被戴上高帽子带了出去,除此之外并没有大动干戈。

实际上,连这个镜头我也没亲眼看见,我和姐姐坐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嘈杂声中,一个学生模样的男性突然闯进我们房间,双方互相对视了片刻——我一定目光紧张——他转身出去了。

第二天出门时,一女孩儿突然朝我高呼“打倒走资派孙瑜”——从这里估计出我妈被带了高帽子。

隔两天,备了饭盒,由保姆带领前往南艺探视,在门口一问,曰“有一个女的昨天被剃了头”,吓!抖抖呵呵寻至关押处——一排平房,好像是原来的琴房——一看,老妈好好的!头发安在!是另一个……老妈说。究竟有没有挨斗,老妈没说……哪天问问。

两个书橱的书目有:

《列宁全集》全套,占两三格。几年前老妈才捐献出去。

《鲁迅全集》占大半格。读过部分小说,以及《朝花夕拾》。可能因为鲁迅的文章在我们的课文里经常出现,《论费厄泼莱应该缓行》之类,下意识里觉得不稀奇,而文字的好处直到“成熟”之后才能感觉到。

《中国文学史》郑振铎著,我只看插图。

俞平伯的《红楼梦考证》,看不懂。

《资治通鉴》、《续资治通鉴》,占半个橱子。今年全部搬至我家,附带霉变与虫蛀。

《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普列汉诺夫著。

薄薄的一本。与此书并列的是赫胥黎为达尔文辩解的小书,两本书文革之后才读,得严谨论证之愉悦兴趣。如今两书失踪。

(补充:向小哥哥咨询,赫胥黎的书名为《论人类在自然界的位置》,并提起一个著名段子:一位美女问达尔文,我也是猴子变成的吗?答:您是一只漂亮的猴子变成的。)

很重要的,两本巴尔扎克:《葛朗台》与《贝姨》。民国出版,书也无头无尾,重要在——插图!帅!

木箱藏书之镇箱之宝。

“地下文学流通网”

今年的《三联》刊登一篇介绍《斯通纳》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将近50年的时间,这本书都以一种特殊的奇妙姿态存活在地下文学圈。”

什么意思?那是美国,阅读自由,写作自由,干吗要分地下地上?

估计他的意思是要分出“显学”,与“少人问津”的差别。

显学——这就想到了《红楼梦》。

一九七四年,拜伟大领袖之赐,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红楼梦》,前言第一条小标题是“围绕着《红楼梦》研究问题的两条路线斗争”,作者李希凡。不管怎么样,我家立刻买进,我们看到了《红楼梦》。定价3.45元。

此书随我带到农村,78年回宁时少了第三卷——也知道谁偷了,不去追究——此后《红楼梦》轰轰烈烈地出版,很快就补齐了。

《红楼梦》,尽管“显”,使劲“显”!

都已经显成这样了,仍是喜欢看的人啧啧赞叹,穷根究底,不喜欢的人照样不看。

有趣的是,因最近写了一篇文章,提到了王孟奇读书轶事,对看过此文的人群顺便做一个调查。

“看过《红楼梦》吗?”

刘鸣:没看。解释:我读书很少。

常进:不看。解释:《红楼梦》是不是主要讲人事?(差不多吧。)所以,算了。

晓云:(王孟说的)没错。我也不喜欢琐碎的东西。

小徐弘:看过,只记得某些情节。爱看金庸。

老圃:《红楼梦》怎么能不看?

自由嘛。

是呀,在文革如此不自由的时代,这些书是从哪里来的呢?可惜,尽管坚持不懈地抄书,却从来没有费神注上一条:从谁手里借来的,又还到谁手中去。一个庞大的、成功流通的地下读书网就此没有了记录。

场景一,不知哪个姐姐,或同学,突然丢下一本书,匆匆道:“哪天哪天一定要还的!”

场景二,最极端的一次:只有一个晚上!于是我与小姐姐并排坐着,一齐读书。速度快的要等速度慢的。

双“美”读书图呢,嘿嘿。

可气:第二天她竟然没有来取。

局部放大一:造反派最轰轰烈烈的时候,在南京的我家兄妹。

海燕姐姐——参加了一阵子南师附中红卫兵,造反去了。

秀平姐姐——寻书积极者,兼写了多段小说开头。

小姐姐——寻书同上,兼保卫。

本人——寻书兼抄书。

海儿哥哥——自制半导体收音机(哈军工假期或停课期间),兼拉手风琴。那只漏风的手风琴就是他买的。

小哥哥——专研围棋,兼……

局部放大二:小哥哥的爱好。

棋谱之外,专研微积分,课本来自哈军工。看《参考消息》。收听短波,称《美国之音》每天播报越战伤亡数字准确,并忠心耿耿地记录。

专研《国民党战犯回忆录》,对照《毛选》注释部分仔细列表;解放战争两军伤亡录。

同时做记录的有:每天天气预报。

从不看小说,曰:虚构。

相信每一个经历过文革的文字爱好者,都能说出一个寻书的故事。书越稀罕,越是嗅觉灵敏。

上天入地,挖地三尺也要循着书味而去……每一颗干涸的细胞都在饥渴地等待水滴,嗷嗷待哺……就像鸟巢里的小鸟,嘴张得比脑袋还大。

不过——一个闪念:脖子伸得最长、最会叫的鸟儿有食吃……俺吗?

徐乐乐的记忆速写之四:文革期间读书目录(有补充)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徐乐乐的记忆速写之四:文革期间读书目录(有补充)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徐乐乐的记忆速写之四:文革期间读书目录(有补充)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