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徐乐乐的记忆速写之三:无少女情怀的少女时代  

2016-06-06 17:52:40|  分类: 文字爱好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乐乐的记忆速写之三:无少女情怀的少女时代

“少女时代”……唉,只能唉了。少女,因字生形,应该是与美丽、娇弱、青涩……等等词语相关的,可惜,本老当年的形象实在与之相距千里,嘿嘿,还是一个得过肺结核的少女呢。

脖短、肩宽、粗眉大眼、大嘴、胖。辫子梳不顺,动态还常常忘形到张牙舞爪。

这样的形象,整个中学期间竟然没有被嘲笑的阴影,也算奇了。原因?有原因吗?不妨分析一下?

Location——地段、地段、还是地段。

以江苏路为界,南边是“高干区”,北边是大量城市平民。山西路菜场后面以及南京牙膏厂周边,皆曲里拐弯的小街巷,我的很多同学都居住于此。一起跳绳,跳牛皮筋,踢毽子——在制作毽子方面我也不甘人后,备足鹅毛管与鸡毛——某一天,几个同学到家里来玩,有一人发出惊叹:你家还有沙发?

紧接着的评论却是:像老地主家似的。

而我家当时的沙发属于“公家”家具,木制扶手经多次涂漆而斑驳,弹簧扭曲,坐着杠屁股,“嘣”的一声还能歪着跌出去。

所以原因一,“有钱”的地位——虽然父亲早逝,母亲也遭遇批斗。

原因二,文革。重要的生存混乱,大事件基本覆盖了当时人们的思维。

原因三,本人有“异禀”嘛。周围有一拨儿女生是忠心耿耿的玩伴,几本画着“涂鸦”,并有两三页连环画临摹(真正的细密画!)的“拍纸簿”传啊传的就回不来了。

加上,讲故事,抄书,整本小说地抄。

原因四,恐怕是主要的,当时神经系统尚未发育完整。触及“情愫”的那一支庞大复杂敏感得像蜗牛的两个肉角角一样一碰就缩回去那样的触觉神经还没有长全,或者说,只冒出一点小芽。

也有过对男同学感兴趣的刹那,小火花不妨这里那里闪一闪。但是既然有“男女界限”存在,其他的兴趣很快发扬壮大,轰轰烈烈地碾过那些刚冒出来的小芽,比如,运动神经。

小学时就打乒乓球。下课铃一响,弹起来一般冲向操场的水泥台子,抢占球台。一次有事耽搁,派其他女生去占领,等我到时,已被男生强行霸占,正打得欢。女生气愤诉苦:我先到的,他们不听……非要……!

拿眼瞟一下那几个男生,见其中一人个矮,且是低年级的,于是动手推搡。平生唯一一次打架开始了……很不幸,打不过!先是推不走,然后扭打,最后我的辫子被男孩死死揪住,脸都被拽歪了,僵持!

一圈人围住叫好,还有人向我们射皮弹弓,打在脸上蛮疼的,不过顾不上了,无奈地,继续僵持……

最后,一个女生走过来,掰开男孩的手指……他松开了,我也终于站直,结果就是这样毫无结果。大家散去,我一直怏怏到今天呢。

不过,若干年之后,却从至少两个男生口中听到反响,似乎还表示佩服呢!其中一人,在向高中乒乓球队教练推荐我时,用的就是这一段“光辉事迹”。唉。

继续:唉。我的球技只能在女生中拔个尖儿,一遇男生便稀里哗啦。首先,乒乓球不会玩旋转!(加一句:能勉强对付下旋。)纵然进了校队,老师可着劲教,也学不会,看不出。可以从侧面提供一个证明来聊以自慰:打一开始俺就不会玩阴谋诡计嘛。

同样是业余,男女差别怎么这么大呢。我一向佩服小哥哥的球技,从来打不过。我已经是校队主力了,问他是否是校队……答曰:“班二队。”

另外,排球。

二十九中当时比较“叫得响”的运动是排球,我们这些中途转过来的学生当然基础薄弱,只能成为校队比赛时的看客。瞧这姿势……这才是专业……还会组织二传呢……还能扣球!

于是,不知从哪弄来一只排球,光溜溜皮都磨薄了,经常七、八个女生不到天黑看不清球了不会从操场撤离。

有一天下午,班上男、女生各组成一队,比赛——谁起头叫板的呀?忘了。总之,各自站定(偏巧,第一局我们迎着太阳)。

男生那边发球过来,我只觉一个小点突然放大,眨眼之间冲着我砸来,第一本能是避开,呯地一声落地,弹开!当然,哄笑声。惊讶,茫然……接着再来。第一局的成绩仅为最后敢、而且能接到发球。第二局很快就达到了能将球垫过网去的进步。不知第三局还是第四、五局,终于鬼使神差地——大有可能是对方一时糊涂,我们还赢了一局!于是欢腾雀跃……我当机立断:不玩了!结束。

回家后,兴奋不已,当晚就写了一篇作文,洋洋洒洒几页纸。几天后,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王兰英在课堂点名让我站起来,当众读这篇作文,读时女生嬉笑阵阵,男生一声不吭。实际上,我写得很真实,也清楚明明男生赢了很多局,而我们的胜利仅仅建立在“偶胜”且再不玩的基础上,但为什么这么得意呢?哦,话语权嘛。谁让他们当中没有人将此写出来呢。

呵呵,写作不仅能解恨,去闷,还能将愉快放大多少倍呢。

一直到进了大学,整个南艺生涯,那根“敏感”神经也没有真正发育。有一件“糗事”。

南艺隔壁的电力学校有游泳池,晚上和几个同学翻墙去蹭游。有无达到目的全然记不得了,只记得回来时,因墙上可能有防爬玻璃,加上裤子太肥大,跳下墙时裤子被划破,发出很可怕的刺拉拉一声!羞红脸,捂着屁股别别扭扭地逃回宿舍。

既然如此羞愧,估计同行者皆是男生。

毕业时(1976年),又中了一篇张春桥的《反对资产阶级法权》一文的邪,劲杠杠地奔向苏北农村,插队去了。第二年,全然无思想准备地,恋爱发生了。

这个故事留待另一篇回忆再说罢。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