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顶真的效果  

2016-06-25 09:56:54|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个同学,对空调车不开空调很敏感。她一上车,感觉温度不对,张口就问,怎么不开空调啊?(那时候春秋天的空调车还是白收钱不开空调的,后来才改为春秋天不收空调钱。)驾驶员不理她,一车的人也不做声,只有她一个人抗议,结果常常是白抗议。这令她想不通。她说,我付了空调车的钱,就应该享受空调,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愿意放弃这个权利?她问我:如果是你,你怎么办?我说,我大概也属于不做声的。
在一个崇尚模糊哲学的国度里,争取个人细微的权利,往往代价太大,因为环境不支持你。与其白白生一场气,不如让身体委屈一点算了。记得有一次,是风和日丽的天,空气好得不得了,我上了车吸了一口类似被窝里的污浊空气,第一反应就是:我不能在这样的好天还让自己呆在这样的空气里,此时我的手已习惯地把卡刷了,但我还是转身下去了——宁愿白扔车钱,也懒得跟驾驶员顶真什么开空调通风的事。
其实我也不是天生豁达的人,我只是顶不到一个真切的东西,只好转身开一个豁口,自我放达去了。
前不久的新闻里,有两起乘客索赔的报道,分别因列车晚点、公交车报错站而索赔,法学专家称这些事件将促使法规完善,专家列举了此前好几起乘客索赔均被法院驳回的例子——在无法可依的情况下还要去依赖法官,我想这些乘客首先就遭遇了逻辑上的障碍。而前不久索赔成功的乘客,他们依靠的并非道理的成功,而是身体运作的成功。否则他们势单力孤,如何能撬动一个习惯多年的、从不把这点差池当回事的传统秩序?犹如那句话里说的,“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他们找到的支点就是车厢,他们不下车,车厢就动不了,车厢不能运行,交通的“血管”便被堵塞,这与有些人爬到塔吊上索要工钱可算是异曲同工,都是以急性病的方式来抗议对慢性病的长期忽视。就像健康的孩子渴望生一场病来引起父母的注意,也许只有得了急性病,才能迅速切入旧轨道或旧秩序的核心,否则,也许就像我那个同学一样,随你怎么要求开空调,你就是耳旁风,没人理你。
我从小接受的教育,一直以为只要占着理,就可以跟人顶真,所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很多人也都是信奉这个,让自己在维权的路上耗时费力,甚至付出了生命的绝大部分成本。现在我渐渐看到另一面的效果,有理走遍天下——很可能白走,你找不到一个对立面,所有的人都把你往别处支,你走去吧;无理寸步难行——无理的人一步不动,索性不作为,反叫你寸步难进。否则无理怎么能够与有理长期对峙呢?对峙到后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理的人也无理取闹起来,这场对峙才有“破题”的可能。
我曾写到某房产开发公司拖延归还我的退VIP卡的钱,承诺一天解决的事拖了一个月。我是否应该学习上述人等索要赔偿呢?做这个选择时我得问一声自己,你愿意把自己当细菌一样投入对方的办公室,赖着不走,直至引起对方发病治病吗?在想像中这十分有趣,实际操作时我大概不等开始就会从异己的环境里逃跑了,因为我连打电话催要这笔钱都感到屈辱。那天我问儿子,你怕不怕打电话,他说他不怕,他将一天三个电话骚扰他们。我就把打电话的任务交给了他,如释重负。第二天,我检查他的执行情况,他说他打了没人接,我怀疑他是在搪塞我,也就算了。就连细菌都不会有侵入异己的故意,一旦误入,它自己也要遭殃,即使我们能将自己的维权要求上纲上线到足以维持自身体面的地步,被当作一个异物的感觉也会使人羞于坚持下去的。
所以我只能依靠别人的顶真来使法规完善、社会进步,我自己是做不了这样事的。我只能跟自己顶真,挑自己的毛病。       2005年2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