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例行公事  

2016-06-13 09:48:42|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写总结的时候了。每当这样的公事布置下来,我都要伤很多脑筋。这种事在我是一道两难的题,我既不情愿认真,也不情愿糊,又缺乏一种把自己控制在两者之间的技巧。某天看到台湾一个网站的线上课程,中高级课程里居然有”例行公事篇”,想进去学习一番的,要帐号登入,未遂。于是我每次的“例行公事篇”都从糊差事的动机开始,糊不下去,只好以认真的方式结束。
一位我记不清名字的科学家曾说过:“不要把任何事情当作例行公事。” 这位科学家总是自己做研究工作中最劳累的部分,例行公事也不假手于人,他并且将这一点引为骄傲。
去年我采访了一位病理专家,他也说,越看起来像助手做的活越得自己做,比如病理取材,所有的活体都必须浸泡在甲醛(福尔马林)中,要忍受甲醛的气味,还要清理原始材料中的粪便等脏物,但是病理医生不能完全把这些工作交给没有经验的助手去做,因为没经验的助手往往对原始材料缺乏专家的洞察力和手下的感觉,很可能取材就取不好,第一步没做好,后面介入的医生再有水平也难以弥补了。
当编辑记者其实也同样,比如处理信件来稿,素材最广泛、最没有限制、变数也最大的,当然是原始来稿,可是当主任的只看编辑选编的,他实际上就受了少数几个编辑的眼光的限制,就算他水平高,挖掘深,如果潜在的好材料在第一线就漏掉了,他纵有入木三分的本事,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按例行公事的程序走,有时是很荒谬的,结果常常变成:眼力差的替眼力好的选材料,地位低的决定地位高的讲什么话,总结呢,则是上级布置给下级、下级写给上级看、其实上级也不愿意看的东西。于是我们又经常看到这种程序的逆反效应:有些领导在讲话时会抛开秘书拟的讲话稿,有的编辑主任会到编辑挑剩下的废稿堆里翻检可用的稿子。为什么不能将自己的标准事先传授给部下呢?我想这里的困难在于:一个具体的人面对一件具体的事,二者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直接与感性的,并没有固定的标准。正如有人说的,科学上洞察力的性质,是非常难以理解的,几乎所有懂得培养洞察力的大科学家都懂得尊重它的神秘的作用,正是在这儿,推理能力遇到了本身的极限。
关键性的临渊一跃,靠推理是推不过去的,创造性的洞察力公然对抗合乎情理的解释。很多徒弟跟师傅学习,最关键的东西也不是靠师傅明言明语教的,而是靠在长期的跟随中模拟、体察、不断悟得,才成正果。所以我们也不要以为自己絮絮叨叨、好为人师就可以带好徒弟,如果必须要在程序的链条中承担一个位置,惟有“倒行逆施”可以平衡或修正例行公事的结果,像上面说的“你写的我不讲”,“你的废稿我能用”即是方法,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返本溯源,我们有一个编辑主任善用“反采访”手段,小记者从外面采访回来,写的稿子不行,主任就再采访小记者,凭借自己的经验和直觉,把对方问得张口结舌,让其再去补充采访。这倒是传授技巧的好方法,虽然主任自己并不能从中产生新的兴奋,但是能把例行公事做得这么活,我还是比较佩服的。
我为什么掌握不了这样的技巧呢?因为我在“返本溯源”的时候不能以别人为终点,我问着问着,自己就一头扎进去了。所以我是不能指挥人的。再说总结,它的本意我想应该是从曾子的“吾日三省吾身”来的,是反省或检讨,总结给自己看的。现在有的地方让每个员工述职十分钟,领导听了以后发年终奖,不论领导是否仅凭述职的水平来发钱,这种述职都是在鼓励人们把总结变成表功。
功要别人替你表出来才有快感,同样,听别人表功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如今发展到用现钱来增加刺激,其粗糙的程度,仿佛无视人心是肉长的。但是从例行公事的观点来看,愉快和不愉快又都不存在,它就是事情的一个过场,明智的人是不把人心放在里面受折磨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