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梦里梦外  

2016-05-09 19:36:20|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一个时期,我老是梦到《生命周刊》的稿子有问题,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而是有个问题应该做成稿子而没有做。梦中的感觉非常逼真,及至醒来,仍不想放过那自觉很棒的发现,希望把梦中思考延伸到现实里,好真的去做稿子,但是我忘记我发现的问题是什么了。第二天做梦,就把这个找问题的过程也做进去了,在梦里找啊找,找得紧张得不得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一只手握拳,握得掌心嵌一排指甲印。醒来的那一会儿,我对自己说,对,就是这个问题。当下记记牢,又迷糊过去,等到真正清醒,又忘了是什么问题了。接连几天都是这样,梦里的问题倒是一天比一天显得清楚,我记得最后那一天醒来后,我对自己说的话是:这回我总算知道是什么问题了,原来就是它!很熟悉的。我想拿笔记下来,却在睡眠带来的肌肉麻痹中不想动,就想马上要起床了,这次决不会忘了——谁知大概只打了一分钟的盹,还是忘了。
这个梦做得我辛苦不堪,梦里寻它千百度不说,醒了还丢不下。于是到第五(或是第六)天,我就备了纸笔放在床头柜上,心想这回非捉住你不可。结果这纸笔就像某种符一样,自打搁在那里,这个梦就再也不来了。
白白花了几晚做梦的力气,好不容易搭上的话茬终究没搭上,不免觉得沮丧。我还想借助梦里展示的潜意识抓到一些灵感呢。有一种理论说,做梦是大脑不同区域间不那么充分、也不不那么活跃的对话的结果,做梦者或者像在婴幼期那样脑尚未完全发育,或者像精神分裂症的情况,缺少脑内大群细胞间大规模对话的效率。
婴幼儿因为脑的神经元回路还很不健全,神经元相互间的连接还处于正在建立的阶段,做梦更多地是表示了尚未成熟的大脑的一种功能状态,也就是说,相当多的通道还未建立和固定,所以他们的脑子更有随心所欲的自由度。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意识与我们的不合逻辑而又非常真实的梦境的意识是很相像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无法处理外界的信息,他们的脑区间通讯下降,导致其梦幻般地看待世界,这也跟正常人处在入睡状态中,因无法处理大量的感觉输入,故可以飘然做梦一样。
我做的大部分的梦都会忘掉,惟独这个梦,在忘掉中又有一种纠缠,也许我真的渴望在一种减少对话的状况中,自说自话地追寻什么?如今每期编稿,最大的困惑就是:几乎所有的稿子都具有同等的重要性或不重要性,在无数的健康说教和健康信息面前,我们往往无所适从,我觉得新鲜有用的,别的编辑也许会觉得老套无用。正像新鲜是选择新闻的重要标准一样,有关身体的信息,最重要的选择标准就是两个字:切身。比如我的骨关节有问题,无论多么老套的信息我都会留心看一眼,因为会有细节的不同,会有我在不同时期关注点的不同,而假如我自己或我家人没有糖尿病,你老登有关糖尿病的,我就会嫌烦或不看。麻烦在于,万千读者,每个人的切身需求都是不同的,于是编辑最主要的能力也无须体现在什么判断力的上面,只要按照人群比例、把握各种信息的均衡配置、不要重稿就行了。这样做下去,所有的健康媒体其实也没有什么高下之分,不过有的媒体资深一点,联系的专家多一点,原创多一点,有的资历浅一些,网上扒的多一些,对于读者来说,质量也差不多。
我渴望找到一种对每个人来说都能造成切身关系的一种方式,也许没有别的办法,必须把现在已经健全的健康媒体的神经元回路像做梦一样,退回到尚未成熟的婴幼儿阶段,重新建立内在神经元的相互连接。但在那样的破坏下,我还能维持现在这种出刊的效率么?我的梦没有记下来,也许注定了不能让我这么去折腾。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