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把自己放空  

2016-05-30 13:23:42|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单位里推荐后备干部,人们发现,有些干部实在是太符合推荐条件了。人正派、业务能力强,人缘好,还有资历、年龄、性别……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如其分。“恰”到——让推荐者打那个“√”都打得毫无快感,好像打不打都无所谓,打了也不过是协助命运做一个“锦上添花”的动作而已。
被推荐者身上一定要有“险情”,比如年龄太轻、太老,或认识的人太少,或才能太偏,即某个条件的边缘化,才能让打“√”者来精神,把“√”打得像“雪中送炭”一样。不过“险情”须有局限,不能险得有进攻性,假如有人殚精竭虑想当官,不达目的不罢休,焦虑的火情蔓延开来,蔓延到送炭者这一边来了,那不仅“炭”没有得送,就是对方有了“炭”,也要浇一盆水过去的。
人生在世,究竟是有险情好,还是无险情好呢?大多数的传奇,会关注那些经历坎坷、备受冷遇、最终被承认的人,而不会去写那些与命运相安无事的人。正像健康的身体让人没感觉一样,相安无事的人不“作”不搅,保持了命运轨迹的清晰,也才有了个人与境遇的协调。但是在我们的人生教育中,这类安静自修的经验常常受到忽视,我们总是被教育成要如何坚持自己,如何与命运抗争,其实很多的悲剧都源于这种片面的鼓励。
我最近看了一本《情有独钟——麦克林托克传记》。麦克林托克是遗传学家,因发现了能自发转移的遗传基因获198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个奖迟到了30年,幸而麦克林托克长寿,否则就得不到了(诺奖只发给在世者)。传记作者很自然地强调了她经历中与命运抗争的一面:“在多年被忽视以后,勇气和真理终于打垮了偏见和冷漠。”但是传记也没有忽略她的顺利,她遇到了许多“恰好发生”的事,在研究上,她没有走弯路,她与研究对象的关系是异常协调的。
麦克林托克终身以玉米为研究对象。当别人问她,在不知道答案的情况下她怎么能整整观察两年?麦克林托克说:“我从来想不到会有什么成为绊脚石。并不是我已经知道了答案,而是从事这项工作时,我感到一种快乐。你让材料告诉你将走向何处,每走一步,它都告诉你下一步是什么,因为在你心中,一个全新的模式正与你结合在一起……一切都浑然一体。你不会遇到困难。”天然的悟性,没有一点患得患失,使她权衡利弊的成本几乎为零。她一再告诫同事必须有时间去看、有耐性去“听材料对你说话”,敞开大门“让材料进来”。“当你看着这些事物时,它们就成为你的一部分。你忘却了自己。” 这就是遗传学的奥秘会被她发现的原因之一:当麦克林托克向学术界坚持己见的时候,她在材料面前忘记了自己。
麦克林托克在大学三年级时还有一件趣事,那是地质学考试时,“开始他们发下一些蓝册子,在第一面上,你得写上自己的姓名。哦,我可不能让写名字耽搁了时间,我要看那些试题。于是我振笔直书。我太高兴了,我就是非常喜爱这门课。万事如意,但当我要写名字时,我却记不起来了。我不知道怎样才好,就在那里呆着。我实在是太为难了,我不能问别人我的名字是什么,他们会认为我是一个怪人。直到最后(花了大约20分钟)我才想起来了。我就想,非要去干这些事情实在可厌。而发生了什么事啊,我看见了什么啦,我在想些什么啊,什么是喜闻乐见的事啊等等,那才重要得多哩。”
在那个考试的瞬间她变成了学科本身,世俗的麦克林托克空掉了。世间的事情其实可类比,前述那些让人感觉特别适合当官的,他们对于官的感觉也都是比较空的,不像平常人想的那么如饥似渴,虽然保持这个空的感觉是很难的,在大量如饥似渴的包围中,保持价值观的双向流通,是他们自由呼吸的前提。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