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徐乐乐文章——为段革新说几句话(外一则)  

2016-05-16 00:08:48|  分类: 文字爱好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段革新是谁我不认识,照理应该弄点她的画来插在文章里,好与徐乐乐的评论相对照,可是我嫌麻烦,再说我自己也不需要,从徐乐乐的描述中去想象她的画,也许更令我觉得有意思。喜欢徐乐乐从绘画者的角度做评论。

后面一篇也好玩,哪怕是做自己最擅长的事,动手之初,兴奋度总是不如做其他的无聊事。)

 

为段革新说几句话
无功利性。
“真正的艺术无功利性”——布罗茨基《理智与情感》中的一句话。正为这个句子喜悦之时,看到了手机图片中段革新的画。立刻就想到了这个词。
无功利性,并非是说咱们画家清高得不屑市场与名气,而是指在作画时的投入与专注,重要的是,还能把这种专注在画中体现出来。
属于同类型的画家有一位叫王濛莎,是我剪贴本中不能忽视的画家。只是她的画,这一幅绿石头有点意思,那一幅裙摆的鲜红有点意思,再一幅两个旗袍女子有点意思,终于有一幅,红唇浓墨大色块,好像咣当一声坐稳了江山,从小女子气息中稍稍挣脱出来一点。只是问题在于,她本人可能以小女子自居而很满意呢。
而我们这位段革新,一上来就有点大女子气息,坚定。
同样的几根线条勾出的人脸,大家都玩简约,却会出现不同的味道。哈哈,造型哪里就穷尽了呢。多年前,当我看到湖北一位画家钱忠平的画时,就发出过同样感慨,这都缘于俺老人家当初二十多岁时,在本子上画了无数个脸型,自己觉得从古到今造型已被穷尽,夹缝里求生存之不易。结果呢,当时在夹缝里挤出个大鼻子的怪模样,经过多少年才渐渐回归自然,而这帮小年轻却显得轻而易举。哼哼。
段画中的脸,虽然没有钱画中的脸信息量多,却自有一种收敛的美。
眼珠大而黑,貌似无表情。别急,它们在警觉和退缩中审视着这个世界。
身型也是如此,略微躬着背。呵呵,怎么想起来的,在如今铺天盖地的长脖妖媚的身段密林之中!
造型不张扬,色彩却很张扬。
童话、时尚、丁雄泉等等因素皆有。不错,全世界的图片皆可拿来一用,关键在于寻觅、学习、整合、融合,一切端看能不能做到真正附体。
“体”又是什么呢,就是你要表达的东西,主线。
唉,咱们干画画这一行的,谁没有满腔的情感想要表达啊,能不能表达出来呢!
有时候,会羡慕一下有些人的轻而易举。不过很多时候,轻易也可能会使画面显得分量不重。
小段或者大段尚有需要努力加餐的地方。随着年龄、阅历还有最主要的,经历所有忠心耿耿的画家都少不了的心理磨难的过程,只要手不停,她一定还会向前走,咱们拭目以待吧。

 

宏大叙事与小微企业

再宏大的构想都会被细节拉回泥淖中——二十年前我的什么什么“手记”中的一句。
现在看看,用词还挺铿锵——不排除当时还心怀叵测:先泥淖着,万一哪天真能宏大呢。
去年底到今年三月,甩开来忙剪贴,边剪贴边脑中念念有词着一句句评论——此乃这项劳作的极大乐趣之一;又被请去若干个年轻人群展,“被怂恿着”评头论足、指点江山——当然,不怂恿也会如此,过足口舌与头脑激荡之瘾。加上之前的写作《神性的,人性的》等等……几个月没动笔画画,思想直奔宏大叙事而去。够宏大了。
不料,很简单的,被邀请参加一个册页展,一动手,各种“宏大”顿时烟消云散。真是……思想快速推进,恍惚中以为手也就顺势跟上了,做梦啊。一个个气泡捏破之后,收收叠叠,一老一实打稿子,理顺造型,再一张张……过程不述。最后,但求自己那一点点趣味能画出来就不错啦。
这就是从宏大叙事到小微企业的过程。
还不是企业,作坊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