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一条窄道  

2016-04-07 15:53:10|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星期连续地睡不好。我知道,我又碰到问题了。凡是脑子里有问题没解决,就会这样。这个问题有多大,我只能通过睡不着的时间来判断。记得以前的最高记录是三天,这回居然超过这个天数了,我想它一定跟我有重大的关系。同事问我,是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呢?我说,是关于“中医理论能不能大众化”的问题,大家就笑,我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好像我多么忧国忧民似的,后来我才知道,我忧的是某种确定的东西变得不可把握。
谈过恋爱的人都知道,只有为了确定的爱才值得付出牺牲,也只有确定的牺牲才能赢得爱。爱与牺牲假如严格互动起来,就会让人屈服于逻辑的暴政,这也是某些有情人双双为情而死的悲剧原因。
我不要悲剧,但是我的理想化倾向是与确定性相连的。尽管前段时间看书也知道世界的确定性靠不住了,20世纪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原理”让“自然规律”的含义发生了变化,在幽微世界里,因果律已经让位于“几率”——人们不会告诉你:因为A所以B,而是告诉你,有了A,发生B的几率是多少,发生C的几率是多少?我当时觉得那是微观层面的事,倒也没失眠,这次却过不去了。
我的问题描述起来应该是这样的:假如中医的阴阳五行是客观真理,它就应该被实践所证明,可目前只有它的功用(中医疗效)得到了证明,它的本体还在大众的感官经验之外,少数人的“体悟”虽然可以证明,然而“悟”是不连续、不确定的,悟到悟不到,都是它来找你,你找不到它,这一点就让我挺“雾数”的。其二,西方科学寻求终极真理,用庄子的话说是“形与影竞走”,不知道“处阴以休影”,可悲。西方科学我在旁边看着,也替它累死了,如手机电脑更新换代的强迫症,真能把人换疯掉,但是它停下来又何以自处?学中国的古人静心去“悟”,不再强调客观性吗?那它前面漫长的理性之路岂不是白走了?这种处境也叫人不爽。
一个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走无尽头,停也不行。一个是既有当初,何必今日?既然古人的智慧早熟到让现代人领悟一辈子都有余,还要现代人做什么?有一句话叫“理到极处都一样”,为什么东西方歧异的思维方式不能自然地汇合一处呢?西方科学两千多年在阳光下跟自己的影子相追赶,不应该白追,中医理论在树荫下等了两千多年不消亡,也不应该白等,但是这两千多年的“恋爱”如果不完成、两种文化不结合到一起,我的思维就不能有序化,我就睡不着。
我于是把许多书拿出来,随机地翻,有一本是耗散结构理论的创立者普利高津写的,叫《确定性的终结》,这本书早就买了,数次想看它,都没看下去,这次居然一看就看进去了,而且看得极其幸福,一边看一边想,好了好了,科学的道路终于铺到我们老祖宗的家门口了。心里像大旱逢甘霖,一片清凉。
不过这条新修的路并非八车道水泥路,而是一条窄道,它既不同意确定性世界观,也不同意非因果的、纯机遇的、变幻无常的世界观,它是夹在中间的。普利高津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可确定的概率世界里。我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事件的发展不是按轨道进行的,不可把事件“约化”到可推断、可预言的结局,因为无论宏观层次还是微观层次,都发现了涨落、分岔和不稳定性。导致确定性的稳定系统仅仅与理想化和近似性相对应。二是庞加莱共振,共振导致了扩散,如同和声,而扩散运动又不会让你找不着北,是可以用概率来表述的,普利高津用了很多数学公式,我虽然不懂,但看到有数学参与我就放心,数学能带来计算机模拟,计算机模拟能带来大众化,中医理论再玄虚,也会有科学来求它的解了。
人们评价普利高津建立了一种新的理性,但是我觉得确定性依然没有终结,当我知道东西方文化可以确定地建立黄昏恋以后,我才放心地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