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2016-03-26 22:32:53|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帮朋友值了一次班,接读者的心理咨询电话。电话不少,有个女的说,她家里什么都好,工作,经济,儿女,周围人无不羡慕。丈夫不抽烟不喝酒不搞女人,好的时候对她也很好,就是爱生气,也不为什么事,就不理她了,一冷战就是好几天,让她受不了。我说,这种男人,你就让他任性一下好了,有什么关系?你想想,你这日子过得不要太好噢,没这点小毛病,好日子能长久吗?讲得她开心起来。我想我这种业余的心理咨询,无非就是脑筋急转弯,所有的“坏事”一律以“好事”解释之。耳听着他们的语气经三言两语一拨弄,就从质地紧密的变成疏朗有空隙的了,不禁为此谈话技巧得意。
只有一位高中男孩,让我的戏法失效。他说他有强迫症,以前接电话的老师告诉他这和追求完美有关。他问我,追求完美有什么不对吗?比如说让自己的衣服穿得好一些,字写得好一些。我说没什么不对啊。那我是不是应该顺其自然呢?我说是啊。那我是不是应该改正这个追求完美的习惯呢?我说你改不掉的,你这个改正的想法还是在追求完美。他同意(在逻辑上他一点也不乱)。可接着——那我追求完美有什么不对吗?问题周而复始。
我起初没发现他和别人有什么两样,只顾振振有辞地讲道理,等他转到第三遍,我才发现不对头。他好像留声机的针头,卡在一个圈里转,根本转不出来,而我面对这种真正有点障碍的人,也小心起来不敢随便讲话了,不敢讲还是要讲,讲的全是理性的废话。我忽然恨起自己的声音来,那么空洞,无效,没有传达力,因为对方的不吸收,便反馈成没滋没味的“回声”让我自己听到了——听回来的感觉就像回收垃圾。
我忽然悟到:一切的大道理除了帮他转圈以外没有任何的纠正力,于是当那个男生又讲到穿衣服的时候,我便说,假如你老是没完没了地打扮自己的话,你这个追求完美就是过分了。这一招果然有点效,引起他的反驳了,他说,我没有没完没了,我只是正常的把衣服穿好。我说,哦,那不是很好吗?还有什么问题吗?他说,那我就应该顺其自然是吗?我的老天!又回来了,真是拿他没辙。
我不记得我和他的谈话是怎么结束的了,跟别的人我都记得,语气的转变,礼貌感谢的话,均表示他们的情绪方向得到了逆转——好像书法的收梢。而跟这个男孩的谈话没有方向的改变,我仿佛在他的“梦”的外面,他也能回答我的话,可是他的“梦”照样继续。之所以结束电话,大概是双方都消耗了能量,需要暂停一会了。
这一周我便把弗洛伊德的书翻出来看,弗洛伊德说:可怜的“自我”必须侍候三个严厉的主人,这三个暴君便是外部世界、“超自我”和“原我”。因为“自我”起源于知觉体系的经验,它命定要代表外部世界的要求;但它也必须满足“原我”的本能冲动。而另一方面,它的每个动作都为高标准的“超自我”所监视。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除男孩以外的其他人都很好说话了。在他们身上,跟我对话的是“自我”,我只要把他们眼中的外部世界变个角度给他们看就行了。而在男孩身上,那个负责调剂各方势力的“自我”太弱了,夹在“原我”和“超自我”之间起起落落,根本没有发言权。在他那原动的无意识的“心”里,如果有一部分的真实经验能被分析出来,转化为清晰的语言,也许就能削弱“原我”神秘莫测的力量,而使他的自我控制力得到加强,只讲大道理只会助长他身上“超自我”与“原我”的无休止的战争。可惜啊,我当时真的不懂他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