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领跑与跟跑  

2016-03-14 18:10:36|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次我采访了一家公司,该公司的主营业务在国内没人做过,国外有人做,但国外的基础与国内不同,所以大多数工作模式要靠他们自己摸索出来,他们显然是比较理想主义、完美主义的,为了积累经验,不惜为客户进行超值服务,同时,他们还花很多精力去说服各种人认识这个新的领域。我认为他们做的事是很有前途的,于是我就问他们,一旦你们把这个市场做开了,你们怎么设置他人进入的门槛?他们一愣,显然这个问题在他们的关注范围之外,就像开荒的人想不到荒地还有人抢一样。其中一位专家很轻松地回答我说,反正我们也服务不了那么多人,成立50家公司才好呢,可以共同为社会服务。
现实主义者都知道,当领跑者很吃亏,一般的企业,假如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开垦并保住领土,最好还是当一名跟跑者。有经验的教练在运动员们长跑时,会安排最有希望夺冠的人处于第二的位置,让他跟跑,跟跑者的前面有一个现成的参照系,省却很多力气。商人们也懂这个道理,商人要想进入一个市场,会特别注意那个市场的成熟度,而成熟的标志就是看那里是否出现了竞争。有竞争,且未来走势还在上升通道中,他们就会杀进去,分一杯羹。
所以有人说,市场的领跑者,搞不好就会成为一个悲剧式的英雄。比如第一台VCD的发明者万燕,到后来VCD市场火爆时,他只能干看着爱多、新科、万利达在拼抢那块由他做出来的蛋糕,连个渣都不给他剩下。
但是我觉得曾经独领风骚的万燕未必会眼馋后来者的拼抢。竞争不也无奈得很吗?而且这些跟跑者从来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无论是竞和关系,还是竞争关系,他都依赖于他人的存在。
有一个实验,特别好笑,老让我联想到竞争。将淡水珊瑚虫的前端切开,很容易产生双头珊瑚虫,之后这两个头会发生竞争,如果捕获水蚤,两个头会为了战利品争吵。虽然哪个头吃掉水蚤是无关紧要的,无论如何水蚤总是落进共同的肠子里,在那里被消化,使有机体的所有部分都受益,但两个头还是要打。实验者为这究竟算“一个”还是算“两个”个体而犯嘀咕,最后确定,在许多低等动物中,“个体”这个词不适用。个体意味着某种“不可分”的东西,生物学上的个体概念被定义为极限的概念。当一只水螅或一只涡虫纲蠕虫无论切成多少段,每一段都能长成完整的有机体时,这些单细胞生物是“可分的”,它们世世代代仅以分裂的方式进行无性繁殖,所以不可以称这些生物为个体。
而高等动物中出现复杂和整合的系统,不能以低等生物那样简单分裂的方式繁殖了,于是就不能无限度地存在下去,这个极限便带来了死亡,这个整合系统中最代表集中化趋向的大脑和心脏在衰老的自然过程中最先衰弱,所以它们是死亡的器官。另一方面,生殖器官的分裂趋向与这个集中化趋向之间,又存在着直接的对抗,繁殖以新的有机体出自老的有机体的诸部分为先决条件。因为有这个对抗,高等动物的个体性只可以接近而达不到极限。
但是在完美主义者的意识中,是最能直接意识到个体性的,个体、完美、极限,死亡,这些词连在一起很天然。在这一层境界里没有竞争。不过这也太单纯了,还是让我们现实一点,学学活机体的双重性吧,领跑者中也有不少能反过来对付跟跑者、较长时间不被超越的,这样的人基本上是高等动物低等动物全能,有自我,也不是太自我,会集中,会整合,同时也会竞争,会分裂,会繁殖,会延续。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