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  

2016-12-02 11:52:59|  分类: 文字爱好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11月27日省美术馆,胡宁娜的个人画展《协奏曲》开幕。我十点整到的,小小地无聊了十分钟,音乐响。音乐不知道是谁的曲子,但凭它的雄强、华丽和外国味儿,就知道是胡宁娜选的,后来听她说是巴洛克音乐,亨德尔的曲子。
参加开幕式的人很多,画展开幕日从来都是熟人们的社交日,我最先碰到的是高晴。高晴又不断地碰到熟人,她每碰到一个熟人,我就想自觉地让开,她都把我拉回来,我们俩有好久没在一起说话了。
台上,主持人先是报了许多连带着职务的人名,又报了许多不连带职务的人名,然后是领导讲话,我和高晴在下面私语,照例是不听的,可是周京新的讲话让我注意了一下,因为他的讲话中忽然出现了间隙,他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那一刻他的眼神忽然变空了,目中没有人了,他专注面对的,变成了创作中或评价中的什么问题,而不是台下一大群心不在焉地听着套话的人。这个有所滞碍的表情让我心里动了一下——流水般的程序,例行公事的发言,匆匆的过场中居然遇到了盘旋不肯过场的认真与诚意。周京新讲的什么我没注意,大概是讲胡宁娜的风格辨识度很高之类。
终于,胡宁娜要上台了,巴洛克音乐又炸响了几个小节,就像迎接一个明星出场,我周围的人忽然忙起来了,有人招呼着潜伏在座中的各色人等,从座位旁边拿出各自准备好的花,快!快点,这边,那边……左右包抄、络绎不绝地送上台去了,送了大概有十来捧,没完没了,很有点起哄的意思。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数一数,鲜花超过十捧了 

我又好笑又理解,胡宁娜的喜庆事情,不知为什么会给周围人一种同喜的感染力,如果是徐乐乐办画展?我们会朝省事的路子上走,做减法,不会像对胡宁娜一样添柴加薪的,比如我,明明可以在人少的时候去看画展,却偏偏要赶着热闹去。我原以为起哄能让胡宁娜更泼撒,但是没有,她左一捧右一捧地接受了花、再左一捧右一捧地放到台前,然后按着胸口说,让我平复一下。她能这么说,说明她此时还能游刃有余地来一点小插曲,透出一丝幽默和轻松,可是逐渐地,紧张似乎后发制人地弥漫上来了,也许是大家意外的热情终于分了她的心,也许是因为多日的劳累怕自己在答谢词上漏掉什么,她原来不想念稿子的,还是拿着稿子念了,念一下抬头讲一下,回头再找接头的地方就要打个顿。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有点紧张,有点打顿。

好在她很聪明地把迟钝变成了低调和文雅,整个的节奏都拉慢了,这就使得打咯噔的地方不显得突兀。她始终保持着谦和的微笑,那微笑甚至往慈祥方向努力,而最后鞠躬的动作,则像电影里的贵族公子那样,慢慢地鞠下去,优雅得不得了。她今天的打扮没走往常那种环佩叮当的堆砌路子,只有超长的珍珠项链被高晴点评了一下。
 
跟胡宁娜一起办开幕式的还有南师大时卫平的个展《历史的颜色》,高晴说时卫平也是她哥们,是个才子,我当时唯一担心的是胡宁娜有那么多的献花者,他肯定比不过,大家是不是会替他尴尬呢?结果他上台后,有一个人上来献花,他一副猝不及防、不是接受献花简直是要抵挡献花的样子,说:我也有花啊?!哪里还会有尴尬呢?果然是才子。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这张照片还不是留在我脑中的那个肩膀一扛的防御形象,但也可以看出点端倪,请看,是不是鲜花人款款有致,接受献花的人倒有点想撤退的样子?

胡宁娜致过答谢词以后,姿态逐渐变得豪放,本色渐显。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放松了,开始豪放了。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感谢作为军旅画家的父亲对她在绘画上的启蒙与教养,这个军礼行得有模有样。不过,背景音乐不是“向前向前向前”,而是亨德尔的《任我的泪水流淌》,是不是有点不搭?哪里呀,这无意的安排简直是太搭了,父亲已在天国,此时一想,悲喜交集。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此次画展还有一个重要决定就是,趁着人见得多,就以白头发作为今后的既定形象广泛面世了,从此就不染头发了。那么,笑容是不是也要向着“慈祥”的方向去努力?





看画展的时候,她该陪同的都陪同过了,穿着高筒靴辛苦地转了几圈,后来不陪人了,一遇到我们就想拉住说话,可是立即就被拥戴者拉去合影了,合影的当口,只要我们站在原地,她就安然地照,我们一想离开,她就立即扑过来喊住我们,结果话没说一句,拿着画册要签名的人又来了,她只好无奈地放我们走,我们离开的时候,只见展厅里别处的参观者正在紧张地从包里掏画册,准备抓住这个机会要她签名。太好玩了,只觉得展厅里的合力分力在把她拉来拉去。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我们后来找了个茶社坐下来谈胡宁娜的画,这个茶社在上一次胡宁娜参加一个群展,展出部分的八十七神仙卷时,我们就来过,徐乐乐先在微信群里召集,说看过画一起谈谈。我问胡宁娜是否到场?胡宁娜反应说:好像是在问案犯是否到场。我笑死了,笑她自投罗网把这个词安到自己头上。
她有许多类似的故事,具体的内容我一时想不起来,胡宁娜经常以别样的盲点和别样的慧眼,自造一个陷自己于不利的漫画式困境,这困境每每让我想起来,会一个人笑半天。我只能以这次的故事来分析,明明是一个普通的朋友聚会,她为何不往众星捧月的情境上想,却把我们想成陪审团?虽然是玩笑,也有真实的苦恼吧?也许在她看来,我们各自会用既定的标准去判断她,而她在一切标准面前都会自矮一截,所以就主动投案站到挨审的位置上了。
胡宁娜生活中的惶恐与失败总是被人们忽视的,人们喜欢与她同喜,却想不到与她同悲。一方面是她性格中的大条给了她一个终极的逃生门——“烦不了”,另外就是她天生的光明会把悲剧情绪的宣泄口,指引到喜剧出口,变成笑料出来。说实话她这种天赋让我极为羡慕,当她在一个司空见惯的情境中置入错了位的感觉,就能使这种情境被刮目相看——而正是这刮目相看的情境而非习以为常的情境向我们揭示了生活的真实,这种陌生化,就是创造的源泉啊,这种创造,才能够疗救现实的创伤。而胡宁娜画了那么多的画,这种才能到现在还没有充分伸展开来呢。想想吧,一个人已经办出了偌大规模的个展,却还藏着一个潜力无穷的宝库没被人注意,这人是多么的牛!当然这是以后的事了,谁知道她努力了多年去实践正确的人生、是不是为了在一个更大的框架内营造一个巨大的错位,为她的漫画天赋积累素材呢?
不多谈了,接着上面的玩笑继续说,从此我们就被称为判官或陪审团了。看展览时,“案犯”曾几次想尾随陪审团,听听案情讨论,均未遂,每次都被火眼金睛的革命群众捕捉而去,午饭时分,更不知被席卷何处,所以我们在茶社讨论时,胡宁娜未能到场。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功课——体验八十七神仙卷(局部) 

关于胡宁娜其人其画,徐乐乐老早总结了八个字,叫:“无法无天,墨守成规。”她本来想到的是文字上更对称一些的“中规中矩”,王吉鸣感觉程度不够,她们一起使劲想,几乎同声说出了“墨守成规”。胡宁娜高度认可这个说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用这八个字阐释她的作品。
墨守成规是指她接受传统训练的态度,虔诚且固执,她一生对水墨传统至敬至畏,以至于2016年完成的《功课:体验八十七神仙卷》竟还被她当作画展的引子,看来她是把自己永远放在入门做功课的位置上了。
无法无天是指她的顽童天性,在画展尾声那幅《记忆之门》的大画里,有着近乎狂欢的表现:天马行空的想象,即兴的创作,想画什么就画什么的自由……这是胡宁娜性格的家园,这个家园永远活泼多姿、天真烂漫,如果是一个成人,他在返回故园时会有陌生荒凉感,成人的家园是不那么容易返回的,那是向死而生、穿透人生的过程。而童子的乐园,是可以回避人生的,那些被人生规矩约束得不爽的童子,到这里放一会风、撒一回野就能恢复元气,就像希腊神话中的安泰,地母之子,他从来不会感到疲劳,因为他的身体只要一接触到大地就能吸取大地的力量。胡宁娜画中的这类乐园被称作梦幻系列,虽然千变万化、却万变不离其宗,始终是她身体的坚实大地或背景,供给她勤勤恳恳的劳模人生以源源不断的力量。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记忆之门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梦幻系列——记忆而过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梦幻系列——问与答之舞

老的八字方针的确很准确地概括了胡宁娜生活与绘画的特征,不过在新的时空条件下——美术馆那么大的空间,141件作品纵跨四十年的时间,观者会获得另一种眼光,如姚红所说:“看老胡画,观众的既定标准多半作废。”王吉鸣还提出了场馆与画展的关系问题,她说:现代场馆正是为胡宁娜这样的作品量身定制的。那种以雅为至尊的、力量往内部走的中国式的美,那种放在手上细品才能品出味道的手卷,在这样的场馆里,魅力是很难显出来的。所以还是胡宁娜的老少皆宜阴阳同体的画放在这里最合适。于是,新八字方针出来了。先是王吉鸣提出了四个字:洪荒之力,徐乐乐意犹未尽,又提出了赤诚之心。以下是徐发在微信上的“批文”:
“王吉鸣有四个字给老胡,洪荒之力。我接:赤诚相待,或者赤诚之心也行。不错啦,没说赤膊上阵,客气啰。
“一点多进展厅,人不多,(仍然有人——每一隔间2人左右)匆匆走一圈,时快时慢,第一感觉:老胡,就要这么大的空间才能盛下(容下)。举例说:三月画会展览,老胡同样的作品会显得粗犷扎眼,在这里,巨大的空间下,一个比一个抢眼,互相映衬(文雅了,互相抬着混),形成强大的气场,两个字:派头!
好玩的是,个性鲜明强有力,却不强势,不压迫任何人,嗯?为什么?想想,就是我那四个字的意思……全然坦诚,一览无余,相比之下,八十七神仙大卷简直可称雅致,我以前纠结的眼睛前后大小等等的微妙差距,完全无必要。
“站在展厅中,我甚至抖呵呵地想,哎呀呀,我可没有老胡的气派……”

章渡的直觉是:“下午去看老胡的画,感觉是四海之内皆兄弟,大画有细节,小画有趣味。”还给了胡宁娜一个“东方巴洛克”的头衔,章渡一向快人快语,常常一语中的,她的说法一出笼即得到好几个人的认同。

我在这里负责拼凑各位的看法,并加以理解。这后八个字似乎是冲着胡宁娜的身心状态来归纳的,她之所以表现成前八个字,后八个字是内在原因。因为有洪荒之力,才有无法无天的冒险,因为有赤诚之心,才能唤起冥冥中存在的善意善力,护持着她的安全边际,还把她一路送上了成功的舞台,尽管一路上歪歪倒倒,让旁观者悬着心。在这16个字的交相辉映下,我们也许更能理解展厅里形态各异又“四海皆兄弟”的作品。
比如八十七神仙卷,它可不止是墨守成规的产物,原作是不大的,没有画成壁画,胡宁娜画成那么大,还要补充很多关于发髻和服饰的语焉不详的细节,这个举动同样是无法无天的产物,不知道深浅,等到画开了头,才知道自己的胆子有多么大。最后她能稳稳当当地画完,不仅仅仗着她的洪荒之力,也仗着她的赤诚之心,她对每一件事都有负责到底的精神,而且不是虎头蛇尾地敷衍到底,是善始善终地坚持到底。
再比如那幅《记忆之门》,也不仅仅是无法无天的产物。这里我直接转述王吉鸣与姚红写在微信上的说法。王吉鸣说:那张画是很大的,但一点不给人压迫感,相反呈现出和谐自由清爽大气的韵律,这种成熟对画家及其画作都是很难得的。如果一定要比较的话,1979年临敦煌的画里有的兴奋度与敏感度在这里略微弱一点。   
姚红说:临敦煌、临埃及的画,很好看,元气饱满,夹带了一点造型生动的私货。但大形式是古人已经扛下来的。而老胡自己的“四海兄弟”满墙满厅地跳荡。直到《记忆之门》有非常好的节奏的会师。个人世界魅力已经不容分说。所以,老胡以后画大画可能免不了呢。
韵律的成熟,节奏的会师,这应该也是多年来浸淫在训练中、不断碰壁不断领悟所获得的控制力吧?
十六个字里两两相对地分别占据着两个极端,这方向相反的力量如果运用得好,好比拉开的弓,拥有饱满的张力,但是也有两种力量相互打架的时候。这也是胡宁娜画展的与众不同之处,及特别热闹、特别吸引人之处,在展厅里,我们看到那水准是一浪一浪地升降,忽然好得不得了,忽然错得不得了。
王吉鸣和姚红都说1979年她在敦煌临摹的那批画好,有神韵。色彩好看。姚红还不断地指出画中具体的人物,造型风趣、刷刮,是胡宁娜夹带的“私货”。虽说是临摹,同样的原版与各个临摹人的关系是不一样的,所以临出来的也不一样。北魏壁画一启封就不是原来的样貌了,时间把它抽象化了,斑驳、毛、虚,细节流失,上面一层线条刚出土时还有,出土不久就失掉了,只剩色块,色块又因风化而变色,白色变黑色,这些缺损和虚化,徐乐乐想很写实地临出来,却自觉临得越像就越不好看,胡宁娜则不断地琢磨着将那些缺损补齐了、虚处画实了,结果特别好看。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以上两幅都是在敦煌临摹的北魏壁画。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在埃及的临摹作品

胡宁娜自己说,北魏壁画她天生就喜欢,婀娜细腰,色块洋气。她认为自己天性中缺:雅、淡、冷、少、虚……虽说有这份自知,可她多年来墨守“取长补短”的教导,不屑于“扬长避短”的捷径,在选材上不挑剔,按照“应该”的套路走,结果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惜把自己的局限暴露无遗。可即便是错的,也是那十六个字在发挥作用。所以看到这样的画,我们一边摇头,一边还是觉得她可爱。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美丽的雪花女神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天问之舞——这几幅色彩多么好看,可也有在色彩上撒野撒到不讲理的地步的。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希腊的传统换岗仪式,人物造型一看就让人产生体感。

胡宁娜是一个本色画家,凭着本能的指引走到现在。洪荒之力和赤诚之心是重要的,助她一路东摸西闯建立自己的绘画语言,但假如没有艺术的种子、才能的种子,有洪荒赤诚也白搭。展览开头有一幅胡宁娜六岁时画的《解放军叔叔挑水图》,这是一个很有艺术敏感的开端,有人说,直接可以做动画片里的造型。有人说,解放军叔叔的头颅很饱满,很扎实!胡宁娜自述,她幼时在院子里打完群架,回家就是画画。许多画她爸爸都当宝贝收着,交给她以后她没当回事全扔了,只剩一幅她爸爸题了字装了镜框才没扔。作为军旅画家的爸爸这样评价这幅画:造型归纳对,又注意细节,还画了军衔,和水桶中的水向外跳。
看胡宁娜画展《协奏曲》散记(非最终版本,勿转成微信)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从六岁就显露的才能里我们还能看到什么呢?这个展览是个总结,但远非终结,胡宁娜还有很大的未知,让我们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