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阿里之行(39)——在古格遭遇的兴亡史(下)  

2016-11-06 20:13:28|  分类: 阿里之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已经写下了一些有兴味的闪光点,这足以组成我的古格了吗?不,还有一个地方让我印象深刻,我把它看作古格时空经纬的交汇点,在这个点上既看到古格的地理,又看到古格的历史。那是从山顶往后走,应该是西北方向吧,好好的一脉相连的山忽然断开来了,你还能看到对面同样高的山,你的心理是连续的、向前延伸的,正因为有这样的视野,那猝不及防一脚踏空的凶险,才会在想象中让人胆战心惊——虽然现实中的断崖是有提醒的。断崖很深,据说是古格国王为了防御来犯之敌有意挖断的,结果风水上就有了这种说法,说他挖断了龙脖子,阻挡了敌人,也给自己带来了砍头的结果。
这个断崖不仅隐藏着命运的谶语,还以它斩截的节奏契合了古格王朝灭亡的速度。人们把古格和中美洲玛雅文明、意大利的庞贝古城相提并论,说三者都是在文明鼎盛时期突然遭到了灭顶之灾。古格的灭顶之灾让人们费解。我在网上看到很多写古格的文章都热衷于讲述这一点(也都是你抄我,我抄你,不求甚解地讲),大概这一点更能彰显古格的价值吧?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千里迢迢拜访的地方具有神秘感。我也不能免俗地抄一些在下面,不过我的抄与别人的抄目的不同,我是一直想破那个神秘感的,于是强迫症一样地不放过任何讲古格的材料,看得我又恨又烦,还是忍不住不看,生怕那些大量抄来抄去的材料中隐藏着点滴的不同,最终我认为古格的灭亡并不费解,至少,我让自己想通了。所以我得把看与想的结论写在下面,我希望这些固定的文字,足以解除古格兴亡史中漂浮不定的诱惑,我想从此划上句号,再也不要被那些材料重复吸引了!实在头大!读者也可以不看下面的文字,免得跟着我头大。
关于古格的灭亡,多数的说法是因为那场与拉达克的战争,同时也是因为古格内部世俗贵族(国王一家)与喇嘛首领(国王弟弟)的矛盾激化,他们分别代表着外来的天主教势力与原有的藏传佛教势力,最后是王弟暗中勾结了西面邻国拉达克打败了国王,同时也灭掉了自己的国家。但是一场灭国的战争,也不至于把号称十万之众的古格子民都杀光吧?硝烟散尽的古格王国为什么会逐渐沦为一座庞大的废墟呢?关于战争,还有一些细节上的不同说法,比如,古格城堡是怎么破的?有的说古格本来是攻不破的,冬季来临,拉达克人本来已准备退兵了,但此时王弟对重病在身的国王的劝降却成功了,国王提出,只要拉达克撤走军队,他就可以交纳贡品。拉达克王要古格王走出城堡,像属臣那样亲自呈交贡品。但古格王一走出城堡,他和他的全家就被抓获,押送到拉达克的首府列城,投入监狱。还有的说是拉达克军队驱赶古格的老百姓在古格的半山腰修建一座石头楼,他们想把这座建筑修得和山顶一样高,然后拿下古格。百姓们被强迫着日以继夜地干活,凄苦地唱着歌,歌声被国王听到,他不忍心百姓受难,遂做出了结束战争的决定,自己跳下了悬崖。两个传说前面一个看起来更现实,后面一个因为歌声而死非常凄美,它从审美的角度通往天意,就像那断崖从风水的角度通往天意一样,让我觉得它符合更高的真实。这个传说还让我想起了项羽之死,项羽也遭遇了四面楚歌的打击,他最后总结自己的灭亡是天亡我,非战之罪,司马迁不同意,认为项羽不知自省,但是古格的消亡,我却以为真有老天插手的因素。
考古学家们有一个推测,战争造成的屠杀和掠夺,不足以毁灭古格文明,纵观札达县的地理环境,现在的象泉河决不是当年的象泉河,沙漠化程度十分严重,当年能养活10万之众的绿洲,今天已所剩无几了,只剩下了土林和戈壁,这种地貌形态的变化,或许正是古格消失的真正原因。
公元9世纪,吐蕃王朝灭亡后,两派王妃及王子混战,西藏进入长达400多年的分裂局面,其后裔的一支战败逃往阿里,娶了地方统治者的女儿,成为阿里之王,该王在晚年把领域分封给三个儿子,其长子占据的区域后来发展成拉达克王国,700年后与古格算是同宗相残,次子占据的区域后来被并入古格;幼子占据了象雄国,成了古格王朝的开国国王。王朝到17世纪结束,前后世袭了16个国王,在西藏地区一直是势力最大的王朝。
看兴亡史的大致轮廓,古格轮回的线路其实很清晰,其兴其亡的特征与前面的吐蕃王朝很相似。王朝的兴衰都与佛教的兴衰同步。统治者立足之初,借佛教教化子民,在佛教基础上与其他国家交流,就像吐蕃王朝踩上佛教的踏板快速地崛起一样,古格的托林寺成为藏传佛教的中心后,该王朝的文化艺术、经济贸易也跟着繁荣。可是,当佛教势力过度被倚重,强大到与世俗政治集团在利害上不相容的时候,世俗政权就扶植和利用其他的宗教势力并开始灭佛了。吐蕃王朝是它们的原始宗教本教始终不甘心被佛教代替,古格王朝是让葡萄牙传教士带来的天主教争夺国教的位置。这其实既是权力之争,也是资源之争,佛教兴盛,大兴寺院,大量的老百姓入寺为僧,打仗的人和从事生产的人没有了,国家被抽空了,头重脚轻,没有力量养寺院和僧人了,加重的税负遂导致奴隶暴动,王朝的末代统治者则因灭佛遭人恨而被杀,吐蕃王朝的朗达玛就是遭僧人刺杀而死的。托林寺的墙上有谴责他的诗,他灭佛灭得恶形恶状,死就死了,古格王则因为留下的这座废墟和传说赢得了我的同情。在阿里地区,我想老天也许早已悄悄地对古格下手了——由于沙漠化的侵蚀,周边的国家都很眼馋古格王朝占据的象泉河流域——这里发达的农牧业,引得他们不断地挑起战争以掠夺产品,这是外患;佛教寺院占据了大量的人口和草场,这是内忧,因此国王压制佛教势力、逼迫僧人还俗是在所难免的,然而他挑战了这个王朝几百年来灌输给人民的信仰,终至于四面楚歌、颓势难挽。
如今,见证古格千年以前的辉煌的,主要是遗址的规模,那是一系列数字,在不同的资料里,数字还不一样,城堡的高度都是300米高,分上、中、下三层,依次为王宫、寺庙和民居,占地面积则有18万平方米、72万平方米、和100万平方米三种说法,房屋洞窟数、暗道数也不同,估计是不同的考察队囊括的范围不同吧?最早来考察的是1912年的英国人麦克活斯·扬,他从印度沿象泉河溯水而上,发现了这里。我最羡慕的是他,假如他有考察报告的话,我猜测他所写的一定不是数字,而是感觉,是对于绝世之美的惊艳。1985年西藏自治区文管会组织的考察应该是科学考察的开始,72万平方米,就是他们实地测量的总面积,其调查登记的各类房屋殿堂的遗迹为445间,窑洞879孔,碉堡58座,暗道4条,各类佛塔28座,洞葬1处,武器库1座,石锅库1座,大小粮仓11座,供佛洞窟4座,壁葬1处,木棺土葬1处。 其实后面这些名称和数字对于我们这些观光客来说只相当于一个省略号,我们看到的,只有一点鳞爪,好比露出海面的冰山一个尖,于是每个写到古格的人,都觉得自己的观光所得,配不上古格遗址的伟大,出于对厚重的追求,我们需要抄上那么多的数字和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