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偷袭式屏蔽,雾霾式管理——网易你可别累着  

2016-11-18 18:54:49|  分类: 记事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11月6日被我发现,到今天有十多天了,我的480篇博客正在轮番遭遇着屏蔽,屏蔽最多的时候日志总数能从四百八变成三百七。不过该行动是不声不响悄然进行的,我全然不知。因为当我需要进我的博客时,我总是沿着自己独有的输密码登录的小门进去,从小门进去看到的情况,总是一派光风霁月,所有的博客都安在,也没有哪一篇的额头上贴着404或创可贴。
如果一直就这么蒙在鼓里,倒也少一窍地傻安乐,不幸的是,偏偏有朋友打电话来,说想重看《阿里之行》第38《在古格遭遇的兴亡史》的(中),问我怎么把那篇撤下了,是不是我又要修改了?我说,没有呀,我刚才还看到的,(中)明明在的呀。此时我忽然想到朋友的路径跟我不同,她是游客,不用登录的。果然,我也不登录进去,(中)真的没有。
根据以前的经验,我想绕道去乐乎(LOFTER)看看有没有。这个乐乎也是博客里的一个平台,我一直不懂它在博客里另辟蹊径是干什么的。我每发一篇日志,系统就自动替我往乐乎里发一份,反正不要我忙,我也随它去。每过一阵,这个乐乎还给我的邮箱来一封信,告知: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收到了17次关注、喜欢等互动。有时是19次,有时20几次,每次数目不同,并叫我快去查看,我查看了一下,也没有具体的评论,几个心形的符号也不足以鼓励我去重视它,直到我发现它跟日志的屏蔽标准不一样,经常日志这边关起来的,它不关,我才想到它的可贵存在,并通知朋友也去那边看。
但是这一回,乐乎不同了,我赫然发现怎么有好几份通知的,原来,从11月5日开始,乐乎也开始屏蔽我的文章了,不过它不是偷袭,它是有通知的: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njliuliming 中的文字 阿里之行(38)——在古格遭遇的兴亡史(中)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地使用LOFTER。
同样的格式和内容,在11月7日、8日、10日,又连续通知我,《折腾在生物学与统计学之间》、《芙蓉闹剧与人工甜味剂》、《兔子的内关穴》、《我亲爱的膝关节 》、《疾病的叙事体系》等等8篇文章被屏蔽。
也有不通知而屏蔽的,比如《生命八卦》的最后一篇,我记得很清楚的《方寸肌肤的演义》,在乐乎里就找不到。其他还有什么,我记不清楚,也懒得查。
此时我心里是很有底的,像我这种在传统媒体里打磨过多年的人,笔下多么有数,自己还不知道吗?还“请修改”,我修改什么?理也不理它。为了更“合理地使用LOFTER”,我随手把《阿里之行》38复制了,分别在日志上和乐乎上又发了一遍。
过了一天,我朋友在微信上告诉我,(中)看到了,怎么(上)又没有了?我只好又从游客路径进去,这才注意到日志这边不是一篇两篇的问题,也不是十篇八篇的问题,而是大比例地遭禁。单《生命八卦》一个分类就从80篇变为45篇,差不多关掉了一半,《练琴日记》也屏蔽得奇怪,总共18篇,三分之一不见,而且是整整齐齐的,从11消失到16,这就不像是靠检索敏感词来封的,总不至于敏感词的分布这么的集成一团,这么的不自然吧?
我感到很隔膜了。不知道施行管理的究竟是人还是机器,怎么做出来的事既不像是机器做的,也不像是人做的呢?日志那边大规模的屏蔽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场无目的的技术事故,乐乎这边倒不像事故,它有一条条的正式通知,走着执行公务的程序,好像真的是在进行审查,可惜它有关违规的判断,却显示了它有神经方面出事故的征兆,又像是免疫系统出了问题,过敏到胡乱攻击正常细胞。举个例子,《兔子的内关穴》,这篇小文最短,我愿意把它重新发出来给大家看看,这种文章也能找出违规的地方,那本事恐怕比文革时期从鞋底上的花纹里找反标的本事还要大了。
以前在传统媒体,什么稿子能发,什么稿子不能发,那界限在媒体人中间虽然会有蹭线或避线的对待上的分歧,分歧的双方至少都清楚界限在哪里,有些界限编辑记者看不清楚的,负责审查的领导也要让你看个清楚。现在倒好,没有共识,你认为毫不违规的,对方认为违规,“规”又何在呢?也没有讨论商榷的余地,因为双方像在演京戏《三岔口》,彼此连对手的影子都看不到,只能黑灯瞎火、摸来摸去地交手。故而对方只要捞到我哪篇文章,哪篇文章就遭殃,说它“草菅文命”,一点也不过分。而我这些被草菅过的文呢,在复制时代不要说像猫一样有九条命,只要愿意活,九万条命也不止,弹指之间我就让它春风吹又生了,结果,就在同样的地方,它又堂而皇之地活下去了。这又恰恰证明了管理者的今是昨非,自己打脸。我甚至可以用打游击或捉迷藏的办法来挑衅:你删得有理,请一以贯之地接着删啊,怎么又不删了?
我相信,管理方如果是人的话,我这么做很可能激起他的恶意,本来他是没有恶意的,例行公事而已,我一挑衅,他就非把你封得没有出头之日,像我们这种不懂后台管理的半网盲,你能拿他怎么样呢?博客搬家?麻烦的是你自己。
说起来,我其实也挺讨厌我这个样子的,这大概就是网络时代颇为时髦的那个“吃瓜群众”的样子吧?不明真相地围观,看热闹不嫌事大,有人把这种看客姿态比作鲁迅先生笔下的“看杀头”,认为很可耻。可是自从我发现博客上的这一场事故以后,我就找不到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在乎它吧,显得很弱智,因为它既没有理性也没有情绪,你兀自愤怒,白白变成一个不合时宜的疯子,岂不活该?岂不可笑?再说你抗议也是白抗议。不在乎它吧,好比眼看一只闲不住的手,在你家里翻腾来折腾去,你不反应,你就不仅变得弱智,你还变得麻木无感,日久天长,你就和对手一样,成为既非机器也非人的一种东西了,这当然也是我所不愿的。
于是,在这种两难境地中,我就被逼到只能当可耻的吃瓜群众的份上了。这大概也是道路的指引,因为我只有离开博主的位置,从游客的道路进去,才能看到真相,如果坚持不离开博主,固然可以有一系列的自信,却不知这自信正在变成自欺,到时候估计连自信和自欺都分不出来了。当吃瓜群众至少还能吃瓜子,还能用眼睛看,也还能挑衅一下,把对手的作为“人”的恶意给逼出来。在我看来,对手是个恶的人,到底是个活的,只要是活人,就能找到相通之处,就能找到与之周旋的趣味。总比是个半死不活的非机器又非人,把你也拖到半死不活的境地,那种窒息感,真是不能忍受的。
对了,其实我这个吃瓜群众,还是挺体恤对方的,怕网易累着,我曾经诚意地告知,《生命八卦》这一组文章,都是十年前在传统媒体上发表过的,经过了严格的一审二审三审,须知该媒体一直居于主流位置,发行最多时达到200多万份,要是有问题,那可是逃不过党和人民的眼睛的。这个意见提上去,过了几天,我发现80篇《生命八卦》放出来79篇,看来管理方的确有看得懂人话的成分。与这些文章一道释放的,还有其他分类里的某些篇,但是其他分类里随即又有别的文章被陆续地关进去,每天上午和下午都有新的失踪事件发生——可见审查工作不是一阵风,而是持续进行的。现在只有《生命八卦》,连续几天79篇在外面不变,有点像是平反昭雪、尘埃落定的样子了,至于剩下一篇作为不能平反的抵押品(就和反 右的终极结果坚决要把章罗扣死在右派帽子底下一样),我也能理解。
截止到我发这篇博文,《我爸我妈》少了25篇,总篇数少了65篇。《练琴日记》里11至16那一把顺子都放出来了,改为2、4、6、8、9关进去,我很遗憾为什么要关9,不关10呢?10也没有关过,把10关进去,就是一把偶数,岂不是更匀称些?设计意识有一点还是没坏处的吧,因为看客逐渐无聊会越来越计较形式的。我没提防的是,《骑马之境》那么久远的文章10篇也给关掉了4篇,那也都是传统媒体发表过的哎,但是我也懒得体恤他们了,愿意审就审去吧,像我这种没有影响力的博客,也要花这些精力,太没有成本意识了,连我当吃瓜群众都开始舍不得自己的关注成本了,每天要从游客路径进去查看,也才十来天,我已经不耐烦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