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我爸走得好急  

2016-01-18 01:10:46|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爸走得好急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17个小时,从发病到离去。爸爸,你走得好急!
头一天吃晚饭还很正常,几次夜尿也正常,到了早上7点,突发急性脑梗塞,抽搐,没有意识,送到医院抢救,医院下了病重通知书,我还不太紧张,心想即便死神要带他走,怎么着也得下个两三次病危通知,才能奏效吧?何况我爸以前,不管什么病,包括晚期癌症,都能干净利索地好起来,这一次,因为他92岁了,我不敢指望他恢复到发病前的状态,但往下走一个台阶,从能离开床,到卧床不起照样活着,应该是可能的。因此,距离远一点的弟弟妹妹那里,我连电话都没打,想等着抢救见效再说。我只是打了个电话给周末将要回来的大弟弟,我们商量了一下治疗原则,即避免创伤性治疗,采取保守治疗。结果医生建议我打那种溶栓的针,五千七百块钱一支,这种针只有在4.5小时内才能打,对治疗梗塞是最有效的,当然风险也是最大的,因为溶栓可能造成出血,百分之一的人出血会送命。因为我爸送医比较及时,我不想浪费这个优势,就同意溶栓,结果另一个医生来找我签字时,又反复向我申明风险,我给吓住了。我说我们家人商量是保守治疗,这算保守吗?这医生一愣,说保守治疗是非溶栓,难道某医生没跟你说清楚吗?正为难时,刚才那个某医生来解围了,她说,溶栓是保守治疗中最积极的办法。我听她这么定义就放心了,我说那就溶吧。他们还替我犹豫:要不你再打个电话商量商量?我说,不必了,这种两难问题是永远商量不清的。
我爸最后倒是没有出血,但是他心肺肾各方面的器官到底衰竭了,他的力气经不起这番折腾了。早上经打针吸氧看着他逐渐好些,到了下午,血压就开始降低,我和我妈在下午两点半的探视时间去看他,他血压只有78/44。换个胳膊量,上来一点了,到我们走的时候是95/58,不过我和我妈喊他,他完全没反应。医生又来跟我讲了一通可能发生的危险,又叫我签字。心脏科的医生也被叫到神经内科来会诊。到了半夜,他颈动脉的脉搏摸不到了,心跳也没有了,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抢救,医生告诉我,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此时还有心跳,完全是人工按出来的,只要做心肺按压的手一停,他的心跳就是一条直线。我看到一根气管插在他的嘴里,把上嘴唇都顶破了。医生让我看看,还有没有必要抢救下去,并给我看他的眼睛,告诉我瞳孔已经散大。此时我爸以及他的周围一片狼藉,我惟愿尽快恢复他的安宁和形象。
我爸就这么走了,没有磨他自己,也没有磨我们——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等待他新一轮的磨了,却搞得我猝不及防地轻松了,我上海的姑妈也是走得爽,兄妹俩都是这种风格。我以前曾揣测过,不知我爸的离去会是什么方式,我再也想不出来。因为他的衰弱按天看,似乎不明显,一个平缓的下坡,挺让人放心的,最让人放心的是他能吃,食量未减,肠胃通畅。我妈也说,我爸身上没有致死的病,好像可以一直这么活下去。谁知一条坦途会出现断崖式下跌,我爸这17个小时义无反顾、马不停蹄,也不曾醒来回望一下,就像他年轻时在十米高台跳水,他简直是纵身一跃就下去了,这种骤然的分别没有让我觉得是真的分别,我的身心机制依然沿着惯性在那个坦途上运行,第二天早晨我起来要给我爸送早饭,忽然想起不用送了,见不着了,眼泪就在这种小的岔路口不请自来,纵然是解脱,分别还是难过。不知还要重复多少次这样的小分别,才能完成我与我爸的总分别。


  

我爸退休回来后,每天的活动就是写字抄书,这是他70多岁的时候写的。我用扫描仪扫得边上的字有点变形。

我爸走得好急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我爸走得好急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这副对联不知是他的哪位学生送的,虽然溢美,倒也对上了我爸的两个爱好。

我爸走得好急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