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意识的遗迹  

2016-01-14 13:40:02|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我爸同住颐家小站的刘教授前几天对我说,你爸爸的意识还是挺清楚的。她的证据是:当她跟我爸说,你是中央大学毕业的,我是南京大学教书的,南京大学的前身是中央大学,所以我们俩算是一个学校的。当她跟我爸说这些的时候,我爸点点头,很高兴,还跟刘教授握握手。
我爸现在的意识状况常常被人做出如此这般好的理解,因为他掌握了一种随喜众人的反应方式,不论问他什么,也不论跟他说什么,他都点头,如果对方有亲切的表示,他也会很高兴地与人握手。一般人都会认为他认可了他们说的话,只有我,会用试错的方式,同时问他两个相反的问题,让他的点头变成笑话。
这当然跟他的视听障碍有关系,但也跟他对外界事物不再关心有关系,以前当他听不清我们说的话时还会有焦虑,还会主动问一问,把问题弄清楚,现在则完全丧失了这种企图。照理说,既然不关心就可以不理不睬了,可他的态度却不是关闭的,他用一种接纳的态度——或者说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消化了他与世界的隔阂。按照我爸以前的脾气,你们在我面前讲这些让我听不清的话,是会气不打一处来的,可是多年的障碍磨练了他,他对自己进不去的世界已经没有了怨恨和嫉妒,他心平气和的放弃,让自己和他人两相宜——严格地说,他只是放弃了世界内部的种种羊肠小道,友善地退到了外面,囫囵地与世界相处。这或许就是意识的退却路径,意识无力在那些羊肠小道上纠缠了,遂大而化之,化而大之。
当然,他的随喜态度也还是遗留了一些差别,我妈对他有高要求,他还是会抗拒,会闭眼不理,对我,也不是时时顺从的。我每天早上坚持给他看写字板上关于掉下巴的正计时和倒计时天数,他先是用手推挡表示不看,我继续坚持,他也就看了。渐渐地,我感觉我的形象在他面前正与外人等同,他礼貌待我,说明我正在被他的意识化入无差别的芸芸众生的一片混沌,只有我妈一个人,还清晰地屹立在他有分别的感觉中。
有时我送饭比较晚,我一进去,其他老人就会说,来了来了,饿了!着急了!我的出现就像点着了烟花的捻子,由远到近丝丝地冒烟起反应,却唯独燃到了烟花根那儿熄了火。我进去时,正看到我爸拿着空碗,用空勺子挖空气,可直到我站到他面前了,我爸也没有放弃空碗,把希望转向我,他视若无睹地看着我,眼睛里无丝毫涟漪。颐家小站的工作人员喜欢逗他玩,虽然他与人沟通有问题,可他那婴儿般无邪的眼神使他显得讳莫如深,年轻人想知道他脑瓜子里究竟想什么,一个姑娘装作抢他的饭,还用嘴发出吮吸的声音,希望引出我爸进一步的反应,年轻人的努力落空了,我爸还是视若无睹地看着,任你抢,任你吸——我不在乎。
我后来想,这是因为我爸的视听世界在消失,我们在视听世界里制造的动静,很难激起他相应的具体反应了。我妈的独特性,在于她会给我爸制造触觉上的动静——尽管我反感我妈老是去拨他弄他拍他,我怕这些举动造成他掉下巴,可是我妈这些难以克制的举动自有她的道理,她是出于不甘心而竭力撩动我爸的生命力。我发现,在我爸反应最迟钝的时候,当我把装着吃食的杯子放在我爸面前的小桌板上,把他的两只手也放到小桌板上,仅仅一寸的距离,他都不知道双手合拢去拿杯子,必须要拿着他的手触碰到杯子,他才会端起来往嘴上凑。有时他闭着眼睛打瞌睡,我把杯子送到他嘴边,他也会张嘴去喝,就像婴儿吃奶一样,闭着眼睛照样吮吸。
因为他常常向右指卫生间——只要面前有人,他就要对那个人指着右边,意思是让你带他去卫生间。如果没人,他就自己转动轮椅往右边去,我爸目前所做的唯一主动的行为就是这个了。他这个意识太重了,始终压着右边,我决定给他调整一下座位的方向,先把他的轮椅转180度,让他往左边看、向左边指,结果他还是指向右边。难道他的意识已经如此僵化,不能调整了吗?刘教授说,我爸的左右都是通道,都有卫生间,严格地说,我爸指左指右都没错,她建议我转90度,这样我爸的右边就不是通道,而是一排橱子了,看他是否往橱子那儿指。果然,我爸真的向橱子那儿指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发现有个明显的障碍挡着他,让他指不过去了,于是他便调整了方向,改为向前指,这个调整显示了他意识上还有一点弹性,让我有所安慰。
其实,他这个逢人就要求上厕所的意识,近两个月来已经起不到任何有效的作用了。我在伺候他上床时亲眼看到,他在真正小便之前,会没有任何预示就尿出来,而应他的要求给他上厕所时,则常常是白上。婴儿也会不声不响地大小便,但是婴儿没有他这份关于上厕所的意识上的紧张。我常常想,难道一个成人一生形形色色的意识,最后不是化为白纸一张,而是要残留一份“小便要上卫生间”的意识遗迹吗?这个遗迹代表什么?它既然没有功能性的意义,也许只有象征意义了,象征着作为一个成人的羞耻心以及维护自尊的企图?大概是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