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一周记事(下)  

2015-10-26 13:47:18|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五。
昨晚大概是风平浪静的一晚,我今早去了,没人说什么。我爸的精神也不错。
中饭时给他戴上围裙,我让他把两只手拿出来,他把一只手从围裙套头的那个圈里往外伸,我说错了,想抓住他的手臂要他退回去,他突然脾气上来,不让我干涉他,自己用力一伸,把围裙的带子挣断了。我把断了带子的围裙给他看,申斥他,他还横眉怒目,很不服气的样子。
给我爸吃过饭,看见太阳不错,我决定把他那两层湿头套换下来洗。他下巴的皮肤好像书页沾了水一样泡泡囔囔的,压皱的褶子也更密集了,去掉头套,他又显出了美好的唇形与方下巴,我竟然觉得陌生,已经看惯他裹着头套的孙悟空式的尖下巴了。我爸见我仔细观察他,大概也想到自己现在变得这么难看,表情甚为委屈。但是也没有办法,稍微给他晾了晾,他在放松的一瞬间又咳嗽又打喷嚏的,我也不敢给他的下巴多放风,赶紧给他换上干净的头套套上了。
给他箍那个小头套的时候,我爸会叫,我得狠着心才能把尼龙拉扣扣上。如果重新给他戴头套这个动作不使他痛苦,我倒不怕麻烦,愿意拆了套,套了拆,好歹也让他有个放松的时候。刚才给他拆下来放风的这一刻,我自己都感到好舒服。
头套箍好后,我爸要小便。工作人员把他抱上马桶。他已经不像在家的时候还能站着小便了。腿的力量进一步退化。小便过后,工作人员给他一张卫生纸,我爸拿着就往嘴上擦,我们俩都笑。好不容易他才明白该擦哪儿,擦完了,工作人员又把垃圾桶打开让他扔纸,他拿着半天不扔,不仅不扔,甚至让我担心他想去垃圾桶里拿纸了,我赶紧抖着他的手腕对他连声说“扔掉扔掉”,这才扔掉。我爸的智力水平已经退化成这样了,没有情境识别能力及对情境的反应能力了。

星期六。
早上饭送得迟了点,别的老人都吃完了,我一去,刘教授就说:老爷子饿了。没说别的,看来昨晚平安。
中午,我一去就看见我爸把双层头套都扒在下巴的下面。我赶紧给他兜上去,他摇头抗议。
今天中午的饭尤其稠,偏偏我爸吃一点就要睡。不让他睡,我看见他先打了一个小哈欠,眼睛眯了眯没打出来,后来在我去给他添水的时候又打了一个大一点的,可惜我没看到他张口到底有多大——我已经看到他张开嘴了,却没能立即收住我已经做出的转身动作,我照样转身而去,等我意识到想回头再看时,他哈欠的后半段已经消失了。因此我难以判断是头套的约束力量起了作用,还是他的哈欠本身半途而废或由于他自觉到不能打而半途而废。据我的经验,我有时哈欠已经打出来了,才想到自己在打哈欠,因此靠自己的意识来阻止是来不及的,但是假如哈欠的动作能瞬间作用到头套,头套提醒了意识,意识再约束张嘴动作,是不是有可能呢?总之我失去了这一次有惊无险的观察机会,是非常可惜的。
我爸这顿中饭睡睡醒醒,我催了好几次才吃完了。给他把围裙摘下来的时候,套头的那个带子无意中刮到他的耳朵,他就叫了一声。我想到以前他刚刚戴一层头套的时候,耳朵后面曾经破过,现在双层头套勒住耳朵,靠耳朵固定位置,那耳朵是不是又有问题了?我轻轻地翻了翻他的耳朵,想看看耳朵背后怎么样,他不让碰,一碰就叫。看他困得那个样子,只能让他维持现状先睡午觉了。此刻正是他会打哈欠的时候,头套也不能下。不过我新的惦记之心又起来了。我想,其实可以在他觉睡足了,精神好,不会打哈欠的时候,给他把头套下掉,让他的耳朵和脸上的皮肤都有个休养的时候。我就在下午3点半,他午觉后去看他,只见他还是闭着眼睛,一副困倦的样子,我只好回来了。

星期天
今早刘教授没说什么,值夜班的小姑娘主动学着我的方式来给我爸喂早饭。她告诉我,爷爷昨天晚上叫了小半夜,他先是弄头套,她去一看,头套给他弄到了鼻子下面,整个嘴唇包在里面,给他扒回原位后,过一会再去看,头套又扒到下巴下面了。除了弄头套,还有些莫名其妙的要求,一会是脱裤子,一会是穿袜子。我爸睡的是一种可以测量生命体征的床垫,小姑娘有时就去记录一下心跳脉搏之类的,我爸就问:血压、多少?小姑娘只好很费劲地向他解释,让他明白没有给他量血压。
我说,他就是喜欢这样问,你就告诉他“正常”就行了。这是他以前在家养成的习惯,我一度很密集地给他量血压,最后判定他的血压不高,给他停了高血压药。从此他对自己身体的关注,就停留在这个水平线上,只要触动了对他的身体有所检查的开关,都会变成“血压,多少?”这个机械的问题反应出来。
早饭后,我说检查一下他的耳朵后面。那姑娘看了看,我们都没看到什么,也奇怪,今天她怎么翻他的耳朵他都不喊疼了,我原来还设想把他的头套下掉,给他按摩一下,热毛巾敷敷脸,看来也没有必要了。
我把那个小而紧的头套带回家自己试了一会,发现我弟弟买的这个头套,那进口的面料贴着皮肤十分的舒适,耳洞勒在耳朵上,也没有不适感。弹力很大,拉伸很流畅,这既是它的优点同时也是个缺点。当脸部肌肉放松的时候,它确实能紧紧地约束着向下悬垂的重力,可是一旦张嘴打哈欠,它因为拉伸的流畅性,并不会因为更加紧绷而产生额外的约束力,也就是说,它对意识的瞬间提醒作用是微乎其微的。我本来还想,我爸的耳朵疼也有好处,一打哈欠,那么紧的头套会把作用传导给耳朵,耳朵一疼就自然制止了哈欠,就像我肋骨断时一咳嗽就疼,偏偏就不太咳嗽一样,可我戴着头套张嘴,耳朵那里并不感到勒得更紧。因此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头套的作用基本上是防君子不防小人,也就是说,没事的时候,用不着张嘴的时候,它兜得你很紧,让你感到很安全,有事的时候,真正要张嘴打哈欠的时候,它也无可奈何、任你胡为。不过有一点还是有区别的,那就是头套兜到下嘴唇的边缘,要比扒到下巴以下好,后者那个位置,张嘴自由,一点牵制也没有,前者多少还有点牵制作用。不过我戴头套的时候,咽喉处勒得难受,甚至要吐,我爸好像没有这个反应,头套毕竟是按照他的头径和头围买的。
自己试过以后,我觉得以后给我爸戴头套没有那么多心理障碍了,以前一给他整理头套,他就叫,摇头,吓得我不敢动他,以为有多难受呢,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受。这样我反倒可以经常地给他放松,然后再戴上,不怕折腾他了。
中午送饭时,一看,他的头套变成小的在里面、大的在外面了,据工作人员说,今早量血压时,他把两个都褪下来了,他的耳朵后面还是疼,他们给他抹了点药膏。我给我爸把头套拿下来,给他刮了刮胡子,下巴部分有点红也有点潮,刮时他叫了一声,我就不敢刮了。之后,我又给他里大外小地套上,大的那个用我弟媳妇加工缝上的尼龙拉扣扣着,当时很紧,才三个月吧,又嫌松了。
又是周日的晚上,不愿多想,可今晚一旦上医院总要多费些周折,我控制自己不想,心事按照往常的波幅推进到这里,也要额外地多跨一道坎。

星期一
好了,一晚过来了,没有电话。早上去,看见我爸换了棉毛衫,原来是昨晚大便在床上了。不是拉稀,就是糊涂,没喊人。我写了小黑板问他,他点头,也不知道明白没有。早饭后,我看他不困,就把两层头套都解下来,给他脸上、耳朵后,还有脖子,都按摩了一阵。还好,除了耳朵背后有点红,基本上没有什么。
中午去,看见他只戴着一层头套,那个小而紧的头套扔在桌子上。我问工作人员,他们说他是他自己拿下来的,大概是嫌紧,难受。工作人员对我说,阿姨没事,白天我们都看着呢。我说你看,他吃饭吃了一半就睡着了,打哈欠我们看不住啊。
给我爸吃完饭,我在小黑板上写字对我爸进行了一番教育,他点头,我又给他把小头套勒上了。替他调整位置的时候,看我爸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觉得不忍,又把小头套解掉了,等我出了门,又有点后悔,想回去再给他戴上……不能写了,就这一个关于头套的心思就这样来来回回地没个完。我不可能控制事情的全部,老天如果要折磨我爸和我们,它总能找到缝隙……

这就是我爸一周的日常,这一周没有上医院,我之所以想要写下来,一是因为具体的细节我一直没跟我弟弟妹妹通报,细节知道得越多,牵挂越多,何必呢?可是我大弟弟昨晚还是来了电话,除了关心这一周有没有掉下巴以外,还问晚上睡觉叫不叫、下颌关节疼不疼等等。我心想,那我还是把那些细节写出来吧,这样他也不用打电话问了。现在不管白天晚上,电话铃一响我就紧张,就怕是颐家小站来的,通知我爸又出什么事了。一夜过来没有电话,到了早上我就感谢生活、感谢命运,感谢又让我平庸地度过了一夜一天。
我也不知道平庸地度过这一天有什么好感谢的,这样的生活毛毛拉拉,琐琐碎碎,反反复复,七七八八,没有希望,也不绝望,却让人离不开也弃不掉,还主动地往里投入。我没有觉得受不了,我只是讲不出来这是一个什么滋味,五味杂陈?淡而无味?总之我的心里没有晴天,只有愁眉不展的阴天。也许我想写下来的第二个原因就是,我想通过文字造成一种间离作用。因为被这个世界的毛刺挂住,很难进入其他的世界,一周以来看书进展缓慢,几乎没有收获。想写点别的什么,心思不全也不净。这样的生活就好像那种腈纶毛衣穿旧了起了很多的小绒球,我一天到晚地摘,摘了又起,摘不完的小绒球,一想到这些就觉得是张爱玲的意象,那种无聊的吸引力,充斥在我们的生活里,可是要写这种生活,我写不到张爱玲那个份上。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