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忽然觉得惊心  

2015-10-19 00:02:14|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我去颐家小站给我爸送早饭,那时大约七点半吧,发现我爸的下巴有点朝前,虽然由一个最紧的头套箍着,他的嘴没有张得很大,还能把下嘴唇朝里包着,碰到上嘴唇。我还是觉得怀疑,他这算掉下来还是没掉下来呢?问小站的工作人员,她说好的吧?我说不对头,他这个样子,我冷汗都出来了。那姑娘立即安慰我,阿姨别紧张,也没听爷爷叫嘛。我说,是啊,这点很奇怪。以往只要一掉,我爸自己是最有数的,立即就叫唤了,这次他为什么不作声呢?看见我拿着搅拌杯来了,还伸手准备吃早饭,好像没事人一样。我试着让他喝一点,那半流质倒是给他咽下去一点,但也有一部分从两边的嘴角流出来,连续喝了几口,我爸终于冲我摇头,把杯子推走,用手托着下巴。这个动作表明,他的下巴确实是掉下来了。我把头套解下,想从外面揉一揉他的肌肉,看看他能否自己活动上去,但是没用,没有头套,他的嘴巴立即张大了,我就还是给他兜住。
我原打算自己送我爸去医院的,虽然当天上午跟别人约好了有事,也打算推掉了,可是小站的小王还是一副责任在肩、义不容辞的态度,我就还是去办我的事了,我也想让自己放松,逐渐适应交给年轻人代劳的状态。小王说,复上去以后给我电话。我说,复上去应该没问题,你要是忙,忘了打电话也没关系。然后我就走了。但是在我算到他该打电话还没打时,我的心里忽然慌了,会不会复不上去?我爸这次掉下巴没喊人这个情况,到了此刻,才忽然暴露出其中暗含的危险因素,因为我无法确定他是什么时候掉的,万一他半夜就掉了呢,他最近连续麻烦人,或许有了负罪感,就不喊人了?那样一来,掉的时间太长,就复不上去了。我在网上曾经看到,复不上去肌肉就会痉挛逐渐变得很疼,那我爸岂不受罪死了?这样一想,我心里忽然翻江倒海地难受起来,以前我爸老喊人,我会不耐烦,嫌他折磨人,现在他不喊人了,我又情愿他折磨我,否则内疚会让我受不了。
昨天下午我弟弟和弟媳妇去看我爸,我爸从头到尾就跟他们说三个字“安眠药”。他们好不容易才听懂,我也没有深想。安眠药我们是备了一盒在颐家小站,因为大约十几天前,我爸晚上睡到11点以后就不睡了,不停地叫,住在小站里还有别的老人,耳聋的老人不受影响,耳朵灵敏、睡眠又轻的老人,就给他吵得一夜都睡不成,人家也理解我爸不是故意的,说他大概像不懂事的夜哭郎一样,没有理由地叫。但人家心脏也不好,夜里睡不成怎么行?我和我妈再三嘱咐我爸不能叫,结果第二天他又叫了一夜。那几天我都怕送早饭,去了不知道该怎样给人家赔不是。我只好在小黑板上写给我爸:“你夜里叫,害别人不能睡觉,我们准备把你推到外面去。”吓唬他一下,我以为他无动于衷,结果他是懂的,居然双手合十,对我说:“错了。”工作人员看了笑,把我最后那句话擦掉了——他们有他们的规矩。我同时还拿了安眠药去,让工作人员半夜看情况给我爸吃。但一粒都没吃过,因为从那以后,我爸就没叫了。这几天我爸累得要命,睡觉应该不成问题,要安眠药干吗?到了今天下午,我妈给我爸送香蕉酸奶汁,他又跟我妈说安眠药。我就有点惊心了,我妈还说,我爸不像往常一样闭眼睛了,始终睁着眼睛,不停地哼。晚上,我又去了一趟,看见我爸把双层头套那个比较紧的扒到下巴的后面,我给他重新箍好,他就摇头,说疼。问他是因为头套太紧疼,还是下颌那里的肌肉疼,也问不出来,我就给他去掉紧的头套,用手给他轻轻地按摩下颌关节处,看来这么按还是有用的,他坐着就睡着了,口水流下来,我再给他把那个紧的头套箍上去,他也没有感觉,又和工作人员一起把他弄上床,他就像婴儿一样任人摆布,此时我的心里充满了怜悯,不知明天他还会不会疼、会不会再说安眠药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