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带母亲去看病(3)  

2015-06-02 01:01:49|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4日,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地把我妈带到了脑科医院。挂了老年精神科的专家号,要在诊室外面等一个多小时,医生才上班。我妈看到脑科医院那么多人,说:怎么有那么多人来看神经病啊?
我已经听到好些老年人跟脑科医院有势不两立的误解。朋友姐夫的母亲有忧郁症,不吃饭,“钢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吃!”别人说哪儿不舒服,她立即也说自己哪儿不舒服,而且毛病比别人严重。朋友姐夫便托熟人把他母亲送到脑科医院。他母亲就在车上骂那个熟人:你个绝八代的,你把我送到那种地方,你不得好死。我还有个朋友的母亲,有严重的被盗妄想、被害妄想,实际上也是因为记忆力下降,痴呆了。我问她为什么不送她母亲去脑科医院?她说我哪有这个本事啊?我要叫她去,她会反过来说,你自己才要去脑科医院!似乎人们觉得身体有病不算丢面子,脑子有病则大失尊严。脑子有病,脑子进水了,在很多时候也是一种骂人的话。我们的民间环境缺少那种科学理性的背景,让脑子有病的人获得平等对待。
在诊室外面,有一家人排在我们后面,也是儿子和女儿,推着自己的父亲来看病。那老头儿坐在轮椅上,双目炯炯,拿着自己的片子,不声不响看着众人,他的眼神,像儿童一样,无所用心的专注。我说,老爷子看起来好好的嘛。他女儿说,到了这里,倒好了,也不闹,在家里闹得吃不消,尤其是到了天黑,他也不睡觉,不停地折腾,闹死了。他身体还来得个好,声音大,吵得全家不得安,我们还有孙子要带,都累死了,没有觉睡。我说,你们住在一起?她说,他跟我弟弟住,他这么闹,我还不是要以他为中心,两头跑嘛?我弟弟实在没办法,就说叫警察把他抓起来,能吓唬他安静一会儿。此时他父亲不停地掏口袋。女儿就说,不要掏了,给你掏掉了。然后悄悄对我说,过年亲戚孝敬的压岁钱,我们把钱掏出来,放个空红包在他口袋,让他掏去。说着一笑,一片牢骚中,也有愉快的时候。
这家人的儿子问我妈来看什么?我妈用一种略带委屈的语调说,我儿子女儿说,我记忆力下降。她的样子精精神神,临出门前还抹了点口红,与那老爷子的儿子对答如流,多少岁,做什么职业,等等。那先生简直视我妈为奇迹,说:你肯定能活到100岁,到时候我要讨你一杯寿酒吃。我妈说,好,借你吉言,我到时一定请你。那先生对我们说,这么神气的老太太,你们带她到医院凑什么热哄啊?记忆力下降,哪个记忆力不下降啊?我和我弟弟就笑。其实不消他说,我妈的状况也是值得儿女自豪的,只不过,我们大概也遗传了她的完美主义,希图她始终让我们自豪。这个诊室外的插曲,迅速地消解了“神经病医院”带给我妈的屈辱,她想不到在这个地方也能受到欣赏和赞美,觉得很高兴。后来我们进了诊室,这家人没等叫他们的号,也硬挤进诊室里,要看我们的热闹。
轮到我妈看病了,我抢在她前面讲给医生听:一天里重复问同样的问题,说同样的话。短期记忆力最近一年下降得厉害。智力也下降,学简单的东西都学不进去,认知功能有损害。
我妈在一边听着,开始不服气了。她对医生说:我有些时候是会说重复的话,但是我面对一个坐轮椅的老伴,他什么都要靠我,我也90岁的人了,心情不好,我就想找人说一说,也是合情合理的吧,有时候就多讲两遍,我女儿她们就嫌我重复了……我生怕我妈又把问题引到忧郁症上去,就插话说:你重复不是因为……“心情不好”几个字还没出口,医生止住我说,你不要讲,让她讲。我眼看控制不住看病的方向,只好随她去了。
我妈得到医生撑腰,又开始有理有据地为自己的重复辩护起来,她倒也没有往控诉我的方向走,只是诉自己心情的苦,可还是让我感到不自在,好像我们的家庭纷争,需要医生这个仲裁者来解决,旁边还有不相干的一家人在观看和旁听。我感到我妈这种寻求他人仲裁的举动让我和她的尊严同时受到了侵犯。因为我一向不屑于对任何人解释我和她相处中的误解,我也确信我妈的内心对我的内心没有误解,所以我们的争执从来没有留下任何芥蒂需要靠言语来化解,更没有留下让外人介入的缝隙。可是这一刻,我们的地位双双下降了,就像电视上那些分坐在主持人及评判专家的两边、互说是非的一家人,我妈妈诉苦,也让我产生了解释的压力,这个想要解释的冲动更反过来让我羞愧:何至于啊——我何至于需要他人来评判我的道德水准?隐私的公开从来只能有一个面向,那就是面向深层的自我或者说是上帝,也就是说,只有在深刻的自省中才可以公开。我没有想到我妈随手拈来她的逻辑,竟轻轻松松把我置于尴尬的境地。她这个“重复有理”的逻辑,完全是当下情境的激发,当她在家里,自处于强者地位时,“重复有理”是不成立的,因为那时她根本不愿意承认讲话重复,当你提醒她这个讲过了,她似乎听而不闻,仍然坚持把开了头的讲到底。可当她被放到弱者位置上时,她得到了以退为进的启示——先认下重复,进而把这一点瑕疵演变成负荷之下无奈的叹息,应该得到宽容和理解,不宽容不理解的人才是应该受到指责的。看来我妈适应情境并利用情境的能力真是相当的强。事后我想,这也是我咎由自取,是我把我妈置于病人的位置带到医生面前的,我让她成了弱势的一方,成了需要争取同情的一方,于是我妈才获得了顺势演绎的机会和灵感。好在医生有他自己关注的重点,他毕竟不是居委会主任——我也丝毫不担心这点,只听见医生说了一句,他们不耐烦不是因为你讲的内容哎,是因为你讲过唻,你讲重复唻。听医生这么讲,我松了一口气,还好,看病的重点还围绕着阿尔兹海默症,没有偏离到忧郁症上去。
旁边那家的儿子说,这个医生太有耐心了。要是我,早把他们赶走了,你们来干什么啊?没病找病嘛。
医生反驳他,都像你这样,有病就不能早发现早治疗了。
接着医生开始了对我妈的测试:让我妈跟着他念了三个互不关联的词:国旗,皮球,树木。医生说,你记着,等会我还要问你。然后问她,100块钱花了7块钱,还有多少钱。我妈用一种“这种问题还要问我”的表情说:93块嘛。国家主席是谁?我妈扬声说:习近平哦。今年春节是几月几号?我妈在2月18和2月19之间稍微想了一下,确定在2月19日。在旁边那家人的赞叹中,医生又问了几个问题,我妈对答如流,表情也越来越骄傲,忽然医生反过来问她,我刚才让你念的那几个词是什么?
这时我接了一个电话,回来以后问我妈,你记得几个?一个也不记得吗?旁边那家的儿子说,连我都记不得。我妈说,我压根没注意,谁知道他还要问这个。
我问医生:能不能吃安理申?医生说,得查了才知道,于是开单子,核磁共振和心电图。我弟弟把交费的单子严严地收着,不让我妈看到。我妈医保卡里的医药费迅速刷光了。心电图立即可以做,磁共振则要排大队,要么第二天上午来,要么等三个小时到5点40分。我和弟弟商量了一下,好不容易出来一次,索性把需要我妈妈亲自完成的项目做完,之后取结果和拿药我都可以代替了。否则第二天早上还要动员她出来,夜长梦多,晚上她肯定要看发票算账,一看没病找病花了近千元,我又要听她唠叨了。
我们就到附近的乌龙潭公园里坐着等。因为我妈不服气那道让她考不出来的题,我就另外出了三个名词让她记忆。结果她只记得一个,后来记得的这个也丢了。她的瞬时记忆还没问题,我念几个无规律组成的数字,从四位数到八位数她都能瞬间复述出来,最后念了圆周率3.1415926535,十一位,大概因为我念得比较有节律,她也能够复述。
我妈在里面做脑部的核磁共振时,我在外面的医生背后站着,希图得到点只言片语的信息。那个年轻的医生操作了一阵片子,果然对我说了:这90岁老太太的大脑真年轻啊,不说跟60岁的比,起码不比80岁的差。
我立即把这话如获至宝地告诉我弟弟。我弟弟说,先别告诉妈妈,等明天正式的结果出来再说。我一想,也是,真正脑子好的大概很少到这里来拍片子,医生也许见惯了有病的大脑,所以觉得我妈还不错。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