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带母亲去看病(2)  

2015-05-30 06:40:14|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春节,大约因为人多事多,我妈一时头脑混乱出的错,以及诸多不听人劝的事迹,让亲戚们大感意外,回去后,他们这方面的神经依然绷着,听到看到相关的信息都会提供给我。我小姨看到一个电视节目里分析了一位女士,说跟我妈的情况蛮像的,特地记录下来告诉我,我把她记下来的照录如下:
1、原因:敏锐、能干、完美、惯受称赞。
2、测试自律神经,调节神经。
3、表现:失眠、烦躁、强迫症、计较、固执、主观、记忆力下降。
4、药物干预。
5、心理干预:拆解完美主义,不计较成败得失,放下面子和执着,面对和承认有病。
这种摘录式的记录,没有叙述的语流作铺垫,只有相反相成的跳跃逻辑,第一条那些美好的条件,成了第三条那些烦人表现的前提,这种悖谬的关系,却在瞬间让我们看到人生的全景,软化了我们的心灵。
我对要不要带我妈去看认知损害的病犹豫不决,并把这种纠结写在《钢打铁铸的城池》那篇博客的后面,我以前的同事在我博客上留言,说她父亲也是脑萎缩,常年吃一种叫安理申的药,现在头脑清醒,整天玩电脑。我立即打电话给她,详询情况,并且见了她父亲。
老先生今年84岁,把他吃的几种药讲解给我听,药理作用讲得清清楚楚。同事说,她父亲现在的状况,让她觉得他各方面都还是一个令儿女敬佩的智者。而七八年前他曾中过一次风,那时见着老战友都没什么反应了,出门也不认路了,现在好了。所以在她的感觉中,只要治疗及时与得当,早期的阿尔兹海默症是可逆的。但她父亲对这个病的认识我认为更客观,他说脑萎缩是不可逆的,只能延缓,延缓的关键一要供给大脑足够的营养,比如他吃的银杏叶,是活血化瘀的,血供丰富,大脑才有营养,脑萎缩才缓慢,二是要经常锻炼脑子,关心思考时事啊,手指梳头啊,等等,总之就像对待身体的其他部分一样,营养和运动,一样不能少。我问他安理申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他说吃了七八年了,没有什么副作用。我从他那儿拿了一份说明书,回家仔细看了一下:“多数不良反应为轻度、一过性反应。……停止治疗后,疗效逐渐减退,中止治疗无反跳现象。”这两点尤其让我满意,我总算从对精神类药物的紧张和戒惧中缓过来了。
有了同事父亲的榜样作用,我又开始动脑筋要带我妈去看病了。虽说安理申不让人紧张,可它毕竟不是感冒药,可以自己去药房买来吃。这可是精神科的药,总需要经医生看过病,医生说能吃才行。可是我妈一口回绝了,去年才白花了700块钱,今年又来了。我问同事,有没有熟悉的专家,可以很好地跟我妈解释必须要早看病早治疗。同事说:找专家是后一步的事,第一步你妈要肯去医院才行。首先,你们怎么着也要把你妈弄到医院去,拍个核磁共振的片子出来,有了片子,再找专家看不迟。
我想,我是没有这个本事。今年春节,我妈尿道感染,人已经很不舒服了,我小姨我妹妹全家那么多人劝她去医院看,她就是不去,总觉得吃点我小姨的消炎药,就扛过去了,后来还是我小姨我表妹去药房咨询买了药给她吃,她才好的。我哪有本事把她弄去脑科医院呢?
五一假期期间,我就跟我弟弟、弟媳妇说到同事父亲的事,以及我的打算。我一边说,我妈妈一边在旁边反驳我。弟媳妇帮着我辩论也没有用。弟媳妇还说,她最担心的是,妈妈某天一个人出去,回来就认不得路了,她现在口袋里应该放个卡片了。我妈说,怎么会?用不着。我怎么会认不得路?我说,你现在时间的定向力已经有问题了,空间的定向力早晚也会出问题,你自己不知觉,我们又不能阻止你出去。我弟弟一直不作声。我们又谈东谈西的,谈到别的事情上去,等到他们快走了,我弟弟忽然一锤定音地对我妈说:等五一后上班,5月4号,我开车来,带你到脑科医院去。你不要说没事,去看了再说,就这么定了。我和我妈都没料到我弟弟这一着,从来谈我妈的病都是空谈,不了了之,现在忽然有了这么明确的措施了,我妈企图作一些委婉的拒绝,比如“你5月4号不要上班吗?”之类,可我弟弟不容她质疑,他的意见里还包括,带你去看过了,也可以向小姨、舅舅、还有澳洲的表妹交代了。
我妹妹曾说,我妈妈重男轻女,听儿子的话,不听女儿的话。我妈妈说不是,她没有重男轻女。我也觉得不是,但她对待儿子和女儿的态度确实有差距。我正在琢磨这差距应该怎么定义的时候,我妈想到了一个准确的词,她说,她对待儿子比对待女儿客气。这个词用得真对,所以儿子决定的事,她不好直截了当拒绝。可我弟弟走了,我就惨了。那个晚上,我妈妈不停地跟我申述,她根本不需要到脑科医院。我就历数她记忆力下降的事实,她有的不承认,有的赖不过去了,就想大事化小,说90岁的人了,记忆力差一些很正常。我说,当然,你现在不仅正常,你还很不错,可是你要活100岁呢,为了你今后的生活质量和尊严,你要延缓自己的记忆力下降,所以要让医生看一看,吃点药。我还告诉她,我同事的父亲吃了七八年的药,现在头脑好使得很……等等等等,可是我阻止不了我妈的反复申述。我说,你看,这就是你一定要去看病的症状,你一个晚上重复的话讲了多少遍了?而且你重复了自己还记不得,这就是认知功能有损害了。我妈说,那我以后不讲就是了,我不讲重复的话了,你们不要带我去看病,我没有神经病,我不要到神经病医院。我纠正她说,是脑科医院,没有人说你是神经病,你只是记忆力下降。虽然我在纠正她,可是此情此景却让我联想起专制强权让一些不同政见者被精神病的景况。相反的本质,其表象如此相似,不禁让我惶惑,我妈如此强力的抗议,她话语里的逻辑自成系统,好像正义真的在她那边似的,她的反应好像一面镜子,映照出我不讲理的面目,让我的自我感觉很不好。我一边对我妈心生怜悯,一边给她搅得头大,最后不得不往我弟弟头上推,我说,你有意见,跟你儿子讲去,不要跟我讲了。此时也很晚了,大家都睡觉了。第二天,我看我妈打电话,心里正在疑惑,难道她真要给我弟弟打电话?果然不是,她是给我弟媳妇打电话,她总是拣好说话的人先说。这个电话大概打了有一个多小时,我弟媳妇终于也扛不住了,让她直接跟我弟弟讲。我妈才讲了两句,忽然不讲了,一副没滋没味的样子走过来。我说怎么啦?我妈说,他把电话挂了。我不禁好笑。过了一会儿,我的手机响,是我弟弟。问我,妈妈没怎么样吧?我说还好,没怎么样,她从昨晚到现在也讲了不少了,大概也够了。我把我妈昨天晚上说的“我不讲重复的话了,你们不要带我去看病”告诉我弟弟,说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这家儿女想把老妈怎么样呢。我们俩在电话里都有点好笑又有点犹豫,但随后我又坚决起来,我说,不管怎么样,这次一定要带她去检查一下,全靠你来顶住了,你要维持你不好说话的神秘感。我弟弟说:我5月4号中午12点半到。我说,你开车到了,妈妈肯定不好意思拒绝了。我只要再熬两天,她有不满,就让她宣泄好了。
我们就这么私下商量好了。5月3日,我弟弟又来问我情况,我告诉他正常,计划照旧。我们就像做地下工作暗中交换情报一样。这天晚上,眼看第二天就要去医院了,我妈转换了反对的角度,她不再拒绝去医院,而是设想,她坐在医生面前,讲什么?她有什么不好?她不过是面对老伴,心情不好而已。我说:你不要讲自己心情不好,否则医生又要给你开抗忧郁的药了,你就讲你记忆力下降。我妈说:那医生会说,90岁的人了,你还要多好的记忆力啊?我怎么说?我说:这是你自己的话,医生才不会讲这个话呢。可是一个晚上,我妈反复地绕,都无法从自己的逻辑里绕出来,她一再地试图记住我的嘱咐,不讲心情不好,只讲记忆力下降,可是她却一再地回到要讲心情不好,不讲记忆力下降的圈子里去。
我终于很不放心起来。给我弟弟发邮件,告诉他要警惕我妈误导医生,我们是去看阿尔兹海默症的,不要变成看忧郁症了,抗忧郁的药不能吃。发了邮件还不放心,想想我弟弟不是一个肯跟医生啰里巴嗦的人,到时候还不是医生开什么药,他不声不响全拿回来了。我就决定,让我老公在家看着爸爸,我跟我弟弟一起陪我妈去脑科医院,去不去看病要靠我弟弟,怎么看病还得靠我。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