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诗歌之翅在远处鼓动  

2015-04-30 08:39:03|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想要找一个确切的说法来形容我看到的情景。那天下午,我抄了七八首唐诗给我爸,我爸拿在手上,刚看了两首,我妈把药拿来了,他吃完了药,又看了两句,晚饭来了,吃了晚饭,碗撤走,接着又是脸盆、漱口缸,他面前的小桌板上,东西来来去去,稍有空隙,我爸就向我要那张抄诗的纸,我妈一来,就把他那张纸拎到旁边,先还是无意识的,拎了几次,忽然不耐烦起来:“好唻,那么用功干什么?九十二岁了,还想高考啊?”但是我爸不管,继续见缝插针地要我把字纸递给他,他要看。
我也特别热衷于为他“牵线”,我仿佛觉得,在他的心与那张纸之间,有一条脉动的弹力线,就算我不拿给他,那张纸被我妈拽开以后,也会自动飞到他面前,我能感到他与自己少年时的记忆相拥抱的急切心情——这些唐诗,都是他十来岁时反复念叨的老朋友,相识到现在,八十年了。
这般欢乐的场景,发源于更早的一个下午,我弟弟和弟媳妇来看他,弟媳妇提议跟我爸一起背唐诗。她念第一句,念得很慢,两个字两个字的:“朝辞——白帝——彩云——间……”等着我爸接第二句,可我爸只是专注地看着她,像学生从老师的表情里找答案,不过他的眼光要比那种不着四六盲目猜答案的漠然的眼光聚焦得多,因为他有一种内在被触动的、积极想要寻找的渴望,但回忆的路径尚未显现,他不知往哪儿走。弟媳妇看他念第二句无望,又开始两个字两个字地往外漏:“千里?……江陵?……”她那启发的尾音,让我爸看到了被岁月压扁的诗歌翅膀微微扇动了一下,又扇动了一下,可是那翼底之风太微弱了,信号还是传不过来。“一日——还。”第二句终于被我弟媳妇念完了,只见我爸脸上那有所悟的亮光面积扩大了,眼光也更热切了,他那活跃起来的眼神让我们觉得记忆之墙正在显影,他正在紧张地、全力以赴地迎接第三句,就像篮球运动员接球一样,第三句已经传出来了,可是他的回忆速度还是慢了点,来不及,当第三句的翅膀倏然张开的时候,他没能跳起来捉到它,却在它的影子中,与它的确切形象擦肩而过,可是这第三句的行进之风却掀起了重重帷幕,打开了岁月的隔阂,“两岸猿声啼不住,”当第三句由我弟媳妇念出来以后,我爸感觉那就是他同步发出的心声,诗歌已经在他心里活了起来,他看见第四句了,于是他迫不及待地发布:“轻舟——已过——万重山!”他气喘吁吁、口齿不清地念出来,这首七绝的尾巴总算被他抓住了。我弟媳妇像小孩一样欢呼起来,我爸也像小孩一样笑,我们都替他松一口气,好有成就感啊!
为了让他更便捷地与唐诗相会,我一口气给他抄了好几首。但我发现,省去了诗歌之翅在遥远的地方一扇一扇的神秘诱惑,我爸的成就感也没有了,重逢唐诗的兴奋状态也不过维持了晚饭前后那么一会儿,到了第二天,那张纸就失去了魔力,逐渐变成我布置给他的作业了。每次督促他念,他还不耐烦,总是皱着眉说自己不行。
直到春节家里来人,他才有了积极性,没事就拿着那张纸在准备,可亲戚们来来往往总在忙,等晚上闲了坐下时,我爸已经上床睡觉了。总不能让我爸白用功诶,我实在逮不着机会,只好在最后一天,大家挤在厨房吃饭时,我爸的轮椅挤不进去,我只能让他呆在走廊上表演念诗,念了几首,亲戚们齐声赞扬,我知道他们什么也没听清,可是他们都很凑趣地负起了倾听和欢呼的责任,这样,我总算把成就感归还给我爸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