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钢打铁铸的城池(下)  

2015-04-19 16:49:48|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电视节目,说国际上有一个2014年刚发表的认知功能筛查表,敏感性很高,100个人中有86个人查出来是准确的。表中包含三条,一是延迟记忆,给你看五个词语,如天鹅绒、红色、菊花等互不相干的五个词,过五分钟,返回来问你,看看能记得几个,记得一个给1分,一共5分(在这延迟的五分钟里,会问那几个老头老太别的问题,而不是给他们机会让他们重复记忆那几个词);二是视空间记忆,问你现在是哪一年,哪一天,星期几,你在哪个城市哪个房间,今年春节是几月几号等等,这道题6分;最后一个是语言功能,让你重复出题者的一句话,比如:狗在房间时,猫总躲在沙发下。1分。45岁以上的人群就需要筛查,总计12分,如果总分在8分以下,就要到医院去检查了。
还有一个筛查的量表,不需要问本人,问家人就可以了,也有82%的准确率。
一、是否在同一天重复问同一个问题,说同样的话,讲同样的故事?
二、是否多次出现不识年、月、日、钟点或白天黑夜,或者一天中多次参考报纸或日历识别日期?
三、不考虑身体状况,是否有付款或处理财务困难,或者存在家属出于担忧帮助处理财务的?
四、方位感是否下降?
这四个问题,只要有一个回答“是”,就有轻度认知损害。
我妈一天内多次重复说同样的话,几年前就这样,照医生的说法,几年前,她就需要去看病了。
我妈自然是不肯去看的,但是假如我坚持,这个问题也应该得到解决。早在两年前,就有人对我说,你妈妈其实是个病人,你应该带她去医院看病。我记得当时听了这话,心里一沉,并不是不认同,而是“病人”这个判断一旦说出口,就有一种猝不及防的重量,好像王母娘娘的梭子一扔出来,立马把我妈划到了银河那边。如果是那样,其实倒也清爽,病人与非病人之间有一条鸿沟,隔着这个鸿沟,我总不会跟她争论不休吧?她脱离常规和逻辑,坚持错误的记忆和认识,我总不会着急上火一定要纠正她吧?我会随她错去,只让她顺着看病吃药的路子走,她是她,我是我,不擦。可是两年过去了,我态度上的隔离带一点也没形成,我妈妈的记忆力又下降了不少,她自己不承认自不必说,问题在于我为什么不能取得那种正确的态度呢?难道我对那些跟我妈斗嘴斗气、夹缠不清、牢骚痛断肠的日子还不能坚决地摒弃,并且还很眷恋吗?
某天跟朋友聊天,朋友对我说,你妈妈算不错的,90岁的人,能有这样的记忆力不简单了,她还没有最麻烦的两种毛病,一种是疑心病,老是怀疑人家偷她的东西,怀疑人家要害她,第二种是一不留神就往外跑,跑到外面又走失,让你到处找,还要打110,急也急死了。
朋友说的这话我很要听,当即感到很大的安慰,感谢她把我妈还回到常人的队伍里了,这让我有了知足之感。据我所知,她母亲生前带给她的烦恼比我多多了,因为记忆力下降,她母亲自己放的东西找不到,就有了被盗妄想,得到的照顾记不得,进而有了被害妄想,因她母亲曾经是一个很能干的人,所以在处理方法上还煞有介事地搞出报警、保护现场、等待公安破案等等名堂。几年中,气走了38个保姆,朋友说她家成了保姆接待站和家政培训中心,铁打的营盘流水的保姆,她则成了“家政培训师”、“居委会主任”、“法治现场主持人”、“刑侦侦察员”、“心理辅导员”等等。
朋友的儿子也参加我们谈话,小伙子是学心理咨询的,谈到我妈妈,他说,像这种脑萎缩的病变不是心理干预能解决的。他忽然用专业以外的话语来描述这件事,说按照民间的说法,老人这种状况已经属于魂魄不全了。我想象着自己面临的局面:我成天打交道的是一个魂魄不全的身体?身体的一切功能都正常,但是说出来的话是机械不变的?乖乖,这么一种不完全的存在,似乎是所向无敌的,其触碰到什么,什么都要跟着僵化,不跟着僵化,不变成毫无感觉的石头,就会很痛苦,最后,为了免除知觉上的痛苦,也要变成同样不完全的存在才行。但小伙子又用佛家的说法,说:你妈妈这也是在度你,增加你的修行。我心想,哎哟,他怎么那么会说话啊——我妈妈是在度我!这句话真像春风,瞬间让我的郁闷变成了感恩。
不过,我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态度来继续我的修行:我到底是用职业化的对待病人的态度来对待她、以留声机的机械方式、以规范化的和蔼表情来回答她重复提出的问题,还是可以从耐心回答升级到不耐烦、以一个正常人的喜怒哀乐来保持对她的刺激呢?对于我妈的要强性格来说,这种刺激是否可以提振她用脑的积极性呢?
现在,我妈随时随地记笔记,还经常复习她的笔记,她也想减少问我的次数,因为我不是一个随时随地对她开放的人,相反,我经常向她暗示的,是我的封闭性,我妈不明白跟她同处一个房间的我,却有着在另一个空间里生活的愿望,她看不到我一边担心着她的来犯,一边瞅着空档在文字世界里捕捞语句的苦心,她的侵入是不由自主的——在她的思绪里,一旦想不起来什么,就立即要来问我,不能有半点延误,因为她的完美主义,不能容忍自己的世界有片刻的缺损,也因为这个年龄的老年人已经自私到没有精力为他人着想了,她会反复问着一直走到我的电脑前面,有时就遭遇我的不理和反感,然后我们俩都不愉快,我想这一次次的不愉快至少提升了她反求诸己的意识,她经常记事、动手写字,都对延缓大脑的退化有好处。
我这么说,似乎在为我的非职业化的态度做辩护,因为我天生是一个排斥职业化的人,从前上班的时候,干活拿钱,我也是比较任性的,假如某项工作不能让我实现完整的存在,我就会想法辞掉。我也承认职业化的态度对双方都是一种保护,可这种隔离性的保护,能体现亲人关系的真实性吗?也许,我还是只能以血肉之躯去对抗钢打铁铸的城池,使那城池还保留着活生生的开口,不至于萎缩成他人再也进不去的世界。

ps:上面写的只是我自己的心态问题,究竟要不要带我妈去看病呢?有人建议我妈妈吃一种盐酸美金刚(易蓓申)的药,我上网查了一下,好像是针对中重度老年痴呆症的,我妈没那么严重吧?我很怕一旦进了医院,就遭遇过度治疗,反而扰乱了她的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