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牛皮吹得太早了  

2015-12-21 19:56:15|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我刚把《草木皆兵倒计时》发到博客上,就接到我妈从颐家小站打来的电话,口气很慌张,说你爸出事了。我心想他能出什么事,不就是掉下巴吗?这次与前一次,只间隔了九天,我几分钟前才把维持月均一次的牛皮吹出去,几分钟后就来了现世报,不禁苦笑,是我一不小心轻敌了,以为只凭一个月的成功,就有资格去和那神秘莫测的发病几率讨价还价了。
昨天下着雨,又是星期天,白白地推到附近医院,没有医生,又打车到市立第一医院,我妈也觉得这是一次艰难的就医,一直心不安。不过她不承认她是这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人。我说,为什么我爸出事总发生在你在他那里的时候?我妈说,那上一个月我都在,他不是也没出事吗?我说,所有的上午、中午,你不在,从来没出过事,你在的下午,有可能不出事,也有可能出事,说明他出事跟你有关系。我妈说,跟我有什么关系,他的下巴是我拉下来的啊?我说,你不用拉,你只要让爸爸不安静,他就会掉。我妈说,我怎么让他不安静了?他根本不讲话,我跟他讲他也听不见,他讲什么我也听不懂,我们之间根本就讲不了话。
我说,你每次回来都抱怨爸爸跟你没话讲,你天天抱着这个愿望不能满足,你怎么可能安静?所以,你下午最好不要去了,你每天跟我一起送中饭,看一下爸爸就回来,下午茶我来送。
我妈说,那不行,那我不放心。我说,我还不放心你呢,你在那里呆着,就是一个不安定因素。我妈说,我不安定?告诉你,我今天下午一去,就看见他头套是拉下来的,我讲了他一顿,给他把头套戴上去。后来他又拉下来,又是我给他戴上去的。告诉你,我不去,没人负责,随他乱拉头套。
我说,他拉头套不要紧,心平气和给他戴上去就行了,暂时不戴也没关系,他的下巴其实跟戴不戴头套没关系,但是假如为了头套跟他起冲突,导致他激动,错乱,他的下巴就会掉。我妈说,既然没关系,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买头套,戴头套?
我们俩围绕着同一样东西头套、同一个概念安静,讲了半天,怎么都讲不到一起去。当我颇有信心地以为我跟我爸之间会有量子级别的相通,故而能用我的状态影响他时,我忘了我爸还有一个纠缠者,那就是我妈。不过我妈跟他不是量子纠缠,他们是宏观世界里的纠缠,这种纠缠是近距离的,其效果却与量子纠缠相反,共同来源的微观粒子不管相距多远,都能瞬间相通,宏观事物不管距离多近,最终是不通,而且距离越近,越是应了那句话:他人是地狱。
今天早上我问了昨天的目击者,她们告诉我,是因为我妈反复问我爸,老指卫生间干什么,这个问题以前她也问,我爸不答就算了,昨天不知为什么,她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我爸哪里答得出来,大概闭眼不理,我妈一急,手就上去了,我爸下巴就掉下来了——这种克制不住动手的情形也许是正常的,年纪越老,越像小孩子似的容易有肢体冲突。回到家里,我用这个细节问我妈,我知道她不会承认,很可能她自己也忘了。果然如此。不过她的不承认富有创造性,她灵机一动地说出了一个对立的细节,她说,是我爸总想摘头套,她去给他套,我爸抓住我妈的手就扭,劲大得很,恨不得要把她的手扭骨折了。扭手攥手的事以前在家里发生过,我妈将其换了时空,说得言之凿凿,自己很相信。
我拿她没有办法,下午她坚持要去。我弟媳妇让我多嘱咐我妈,可是嘱咐有什么用,我妈不可能不按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做事。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