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无痛式感觉剥夺  

2015-12-17 15:55:28|  分类: 生命八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4年,著名的物理学家、量子力学的奠基人之一、诺贝尔奖获得者薛定锷(E.Schrodinger)出版《生命是什么?》一书,提出了“生物以负熵为食”的名言。薛定锷说:“要摆脱死亡,就是说要活着,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环境中不断地吸取负熵。我们马上就会明白,负熵是十分积极的东西。有机体就是赖负熵为生的。或者更确切地说,新陈代谢中的本质的东西,乃是使有机体成功地消除了当它自身活着的时候不得不产生的全部的熵。”
几年前,我是从王小波的小说里知道熵的,对于这个概念多少有点陌生,遂径直穿过热力学第二定律,将它理解为无序。这种无序,是不可逆的,不是生物链那样首尾相接的圆圈,而是一条直线有去无回。办公室里的打印机每天吞吐大量的打印纸,不一定需要打印的,也不假思索先打出来,然后扔进纸篓,成为不能再用的东西。回收不过是人类自我安慰的勉力而行,一张纸要经过多长的回收路,消耗多少能源才能变成再生纸啊,然后,又是一眨眼,又坠入无序之中。
我每天忙着把那些打印了一面的、散乱在桌上的将要作废的纸收起来,以备自己打印之需,我使它们从无序回归为半有序,让它们多发挥一次承载信息的作用,这么做也可保全那些还没用过的纸,自认为这就是在吸取负熵。当然我抢救这些纸并没有什么经济上的计较,在巨大的生活方式的浪费面前,这点九牛一毛的抢救有什么用呢?我只是力所能及地维持着自己心中的一个原始的生物链,使它不至于在感觉的层次上断掉。
很多人都会用“烦不了”来脱卸自己与大千世界的联系,能源危机?烦不了,等危机到我,我早就不在了。然而这样的丧失感觉当真不会损害自己的生命吗?
前几天看本报《国际周刊》刊登的《黑暗的审讯艺术》,谈到最令被囚者痛苦的是感觉剥夺和单独监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剥夺感官刺激会产生压力,压力会变得无法忍受,他们会越来越渴求物理和社会刺激;有些人则产生错觉、幻觉和其它病态结果。
封闭环境中造成的感觉剥夺会迅速地使人痛苦,开放环境中造成的感觉剥夺则是无痛的,因为有无数花样翻新却越来越粗糙的刺激在麻醉着人们。表面上看,我们这些“烦不了”的人活得轻松自在,不背负人类的责任,实际上就像锅里翻炒的菜,因为总是图省事不从底下翻,底下的大感觉已经糊到板结,只剩面上的小感觉还在那里自鸣得意。自己跟自己已经不是全流通了,岂不就是疾病的开始?正如崔建的歌里唱的:“你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2003年12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