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动作图纸  

2015-11-12 17:56:19|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公拿了两条裤子给我妈,一条要换拉链,一条有点开线,说要上缝纫机打。我妈已经许久不开缝纫机了,90岁的人了,要把那个老式缝纫机的机头从它的肚子里挖出来,上皮带,底线面线地穿起来,再手脚并用地调动它,这动作不算小,跟我妈现在偶尔做的零星针线活不匹配。她如今只给自己招一些拾遗补缺的小活了,不像以前,动不动就发动一场大规模的装饰战,从自己家的椅垫椅套窗帘沙发套,一直做到儿子家的女儿家的,还能做到武汉的姨妈家里去。那真是她的缝纫机大展拳脚的光荣年代。直到六年前,她还在大做特做,用缝纫机帮我老公整理了一堆衣服裤子,我老公这辈子没摊上能干的老婆,总算有个能干的丈母娘可以依赖一下。这种依赖未免变成了盲信,这次拿两条裤子给我妈,他竟一点也不觉得,我妈与缝纫机的关系早就不同以前了。以前缝纫机是她亲密的仆人,连个抹布也上缝纫机打一下,现在缝纫机变成客居在家的客人了,能不麻烦它就不麻烦,零星的针线活她情愿用手缝,手缝的程序毕竟是清晰的,穿线就是对付一个针眼的事,缝纫机的面线和底线则混沌得多了,那曲折往返的线路是怎么走的?凭空在脑子里想,对于她那正在萎缩的大脑来说,似乎变成一个想不透的乱麻了。可是当我老公无所顾忌、极为流畅地把活儿交给她时,我抢着替我妈拒绝也来不及了,不管跟缝纫机有多隔膜,被人需要总是老年人的荣耀,加上我妈对女婿求做的事多少有点逢迎,她爽快地接受下来,只问我老公什么时候要,老公说,随便什么时候,不急。
我妈哪是能放松不急的人,当天中午就没睡着觉。尽管她也想不急,上午还照样看报纸,可午睡时躺在那里,这一点不急的事到底变成潮起潮落的心事了:一会惦记好久不弄缝纫机了,迫切地希望与实物接触以检验自己还有多少熟悉度;一会又惦记有没有合适的拉链可换,要起来找。又想着黑线还有没有,要起来看。我说,你这个年纪,多一件小事也是负担,以后你不好拒绝,我替你拒绝,你自己就不要做好人了。我妈说,你拒绝,我还是会烦。
我妈第一天就换好了拉链,第二天早上就打好了开线的裤子,还把缺的扣子,坏的裤脚都补周全了。缝纫机虽然想的时候隔膜,摸到她手上却逐渐亲切,随着动作的开展,那曾经是她延伸的手脚——那在静态的想象中一度萎缩僵化的缝纫机——又活过来了。
然后我妈就搜寻还有没有需要打的,我找出一条裤子有一点开线处,我妈拆了自己一件旧衬衫的领子要打个反。换白线的时候,她看到那个控制面线松紧的地方有一根挑着线的弹簧丝伸在那里,觉得不太对头,就把这一处的好几个零件拆了下来,想重新整理一下。
我不知道她在弄这个,直到她说“坏了,我不知道怎么装了”才过去看,只见她手指黑黑的,桌上放着各种零件,她说,我拆下来的时候怕弄乱,还按照次序放的,现在我也搞不清是什么次序了,缝纫机我以前是很熟的,随便拆,都能装上去,这下完了,装不上去了。她忽然有一种闯了祸、归不了位的慌张感。
我说,我也不懂。不过不要紧,等几天,等邻居周末回来,她家也有一个老式的缝纫机,看看她的就知道怎么装了。我妈说,完了,这又是个心事了。
我也知道我妈等不到周末,她洗过手,准备午睡了,想想不甘心又去装一下,我笼统地看着一堆零件觉得无从下手,看看我妈装的,倒从不合理的地方窥出点门道。其实不复杂,总共就那么几个零件,可以通过排列组合加排除法来安装,首先,装在最里面的应该是那个锥形弹簧,因为只有它装得进去,其次,装在最外面的应该是那个小螺帽,只有它可以旋动,以调整面线的松紧,然后是四个片片,我妈说,有两个应该是背对背的,线要绕在里面。我就按这些已知条件装上了,我妈把线穿上,说可以打了,就是绕线的动作不顺,应该是这样绕(她做了一个动作),而不是这样绕(她又做了一个别扭的动作)。于是她拆下来,把几个片片整体地反了一个向装上,说,这就顺了。不过跟我以前的感觉还是不太一样。我说,这应该是最接近你的动作图纸的方法了,就是它了。至于跟你以前的感觉不一样,是因为同样的事物离散后再重聚,顺畅的感觉中总会掺杂一些别的,都会不一样的。
我妈过了一会问我,我是怎么想起来要拆这个的?我告诉她以后,她说,我脑子真是坏掉了,换白线就换白线,我干嘛要没事找事干。我说,你现在经常会做匪夷所思的事。过了一会她又问,我真是想不通,我为什么要拆这个?见我不回答,她自问,我笔记上有没有记呢?就去翻笔记,说没有记。我说,才发生的事你当然没有记。我妈说,我是什么时候把那两条裤子打好的?今天早上才好?那我是今天才拆的?我说,是,你把笔记本拿来,我回答你一句你记一句,否则一会又忘了。记下来你就踏实了。
最后我妈告诉我,记了四行。一连串的事件总算被她按时间顺序连贯地扑在纸上了。这次我没有不耐烦,只觉得那些被我妈扑不住的事件,扑住了又飞走,像纷乱的蝴蝶,又像断行的诗句,诗就是这样不连贯的,记忆的缺失,有时也能显现出美感。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