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起不来”将定义我爸新阶段?  

2014-08-30 22:52:12|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应该从昨天说起。昨天下午,我到仙林的尚东当代艺术中心,又看了一遍潘东篱的画展,7月19日开幕那天我已看过,有一类像白日梦的画当时看得不够耐心,我知道这画展将延续到9月2日,就在心里记着,一定要重新来看一遍。怕展馆不开门,就麻烦姚红帮我联系管钥匙的人,姚红又请这管钥匙的小伙子帮拿潘东篱的画册给我。她电话短信来来回回忙乎了一串,一切安排妥当,又告诉我她很快就赶回家,她的家就在仙林,想着我看完了就可以到她家坐坐,我也挺盼着跟她聊天的,但是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放弃这个近在咫尺的诱惑,看完了画就速速回家了。

其实我也不是有什么预感,最近我爸的情况,虽然在下降通道中,下降得还算正常,当我窜出去做瑜伽或会朋友时,让我妈一个人守着他我也没有太不放心,只是在外面超过了三小时,尤其是到了我爸晚饭后可能要大便、同时又要洗漱泡脚这个多事之时辰,我就会心不安。但不安归不安,有时与难得一见的朋友相聚,也会硬着头皮忍过这个不安,然后庆幸平安没事。不过昨天我的决定真是太对了,包括我在回来的路上,原想着从地铁上早下一站,走路回家的,最后也放弃了。当我拿钥匙开门时,听到家里的动静,知道我回来得可真是时候,我爸正在洗手间门口,背朝着外,像是从里面退出来,他应该转身面朝外,扶着助步器走出来的,现在因为他不合理地背朝外,助步器就围在他身后,不知道能起什么作用,他的两只脚还留在洗手间里面,人的上身已退出来了,我妈只好在他身后全力抵着他,不让他向后倒,他自己的两只手也是死死地扒住门框,但眼见着他的脚退不出来,斜在那里也撑不起来,他的上身就要往地上坐了。

我妈不停地说,他的两条腿完全没用了。她虽然这么说,还是想让我爸先站直,恢复到正常的姿势,然后再去坐轮椅。我却没指望我爸的腿使上劲,因为在这种时候,我爸的肢体会有一种奇怪的记忆,顽固地坚守错误的本体感觉。我现在也记不得当时采取了什么方法,总之不管是拖是拽,我的第一目标是把我爸安全地放上轮椅。他的脚不听指挥,不会往回撑,他的手下意识地死死抓住门框不放,我只好指挥我妈搬他的脚,松他的手,在把我爸拖上轮椅的一刹那,我们三人都松一口气。

昨天这件事我其实也没放在心上。因为这种情况以前也时有发生,过后我爸的姿态还是能恢复正常。但是到了今天,从早上五点起床喊我,他就说“起不来”,后来上卫生间洗漱,先是我看着他,后来我妈来看他,我就去烧早饭,不知怎么搞的,他就在洗手间摔倒了,大概因为这种摔是在我妈没抵住的情况下发生的,属于下跌抵抗型,所以也没把我爸摔坏,他也没有像以前摔跤时那样大叫,我妈也没叫,但是我能从他摔倒时所发出的那种猝不及防的声音氛围中听出来,发生事情了!那种声音,具有不可控的节奏,能产生一把揪心的力量,当我心一紧时也许还没摔下来,所以我从厨房冲过去的时候,还抱着能在我爸落地前把他接住的希望。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不过我现在处理我爸的摔跤问题,操作程序已经相当娴熟。

我迅速拖过一把小椅子,因为凭我的力量,不可能一把把我爸抱到轮椅上,只能分阶段来,我把我爸拎到一个高度,让我妈把小折叠椅塞到他的臀部下方,让他坐上,然后我连人带椅子拖到洗手间外面,拖到轮椅前,我和我妈一人一边,再把我爸拎上轮椅。但是正当我要这样做的时候,我妈说,他还没有洗脸漱口呢。我说就让他坐在轮椅上,用脸盆端到他面前不也可以吗?可是我妈不甘心改变常态,我到此时也没对我爸站不住的问题高度重视,所以又随我妈的意见,把他从小椅子上拎起来,让他站在洗脸池前漱口了,之后我继续去忙早饭,结果我爸漱口漱了一半,再次摔倒。

午饭前,我妈通知我爸吃饭,他需要从沙发上起来就地转个身,移到轮椅上,我们一如既往地都没看着他,结果他又一次摔倒。一天摔三次,我对我们的神经之麻木也觉得奇怪了,似乎我们就是不能立即把对我爸的注意力之经纬编织得密集起来,导致一个又一个的大漏洞。接下来的一天,哪怕他瞬间站一下,我也要护驾了,不护也不行,因为他从坐姿变为站姿时,他总说“起不来”,他也的确是起不来。

如果说“起不来”这三个字将定义我爸的新阶段,那么既有的生活形态将有大变化。我妈心情极差,午睡之前,她不断地要我爸尝试这样那样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方式,因为如果我爸自己不能站起来,万一他要小便,就没有办法,虽然尿壶放在他面前,可他不会坐着小便,必须站着,而大家都要睡午觉,没有人帮他。我听我妈在那儿劝得没完没了,不得不把她赶走,我说中午我来管他。

我妈好不容易走了,去睡午觉了,我爸却不安分起来。大概一个新定义,的确能给人带来新鲜感。整个中午,我爸喊得不歇火,每一次,都向我诉说“起不来”,我问,你要起来干什么?你是要小便吗?他说不要。我就走了。最后一次他又把我喊来,要我帮他起来,这次总算想出一个理由来了,说是吃饭。12点才吃完午饭,1点钟又要吃饭了。其实我有点知道我爸为什么反复叫我,我妈说她吃不消了,要把我爸送养老院,我爸此时就指望我能负担起他,他不自觉地要反复试验我能否抵御他这个“起不来”的问题,就像有人什么地方疼,偏要反复去按那个地方,考验自己忍受的极限一样。

就在我爸我妈反复针对“起不来”这个新定义做考量的时候,我被这个定义刺激起来的兴奋度或思维的活跃程度也不比他们俩差。我首先试验我爸的轮椅能否推进卫生间,直接到达马桶前,这样就省得我爸用助步器走那一段路了。从晚上他洗漱的实践来看,他在卫生间的走路都得我和我妈两个人架着他拖他走。其次,我拿一个高凳子放在洗脸池下面,看他能否坐着漱口洗脸。这两个举措都很勉强,当我和我妈费老劲让他在卫生间实现“自理”的时候,我想,要是养老院,恐怕早把他归到卧床不起的那个级别里去了。

但是我们现在仍然希望我爸还会有反复,从“起不来”再恢复到“起得来”。我也并不想太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