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左手二指的冤屈——练琴日记10  

2014-06-14 05:48:28|  分类: 练琴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8月17日

从昨天开始,我兴致勃勃地启动了手指的形象工程,并把改造的重点放在了弹练习11时左手的二指上。

练习11,是为将来弹四五指的颤音作准备的,左手的二指在下行时一直空着,当四五指反复用力时,二指的指掌关节也跟着紧张,紧张的表现就是将手指勾着向上昂起,指掌关节则挺得像个鸡胸,每多弹一个小节,它就更挺一些,样子极其难看,也极其无辜,好像在下行途中四五指一个接一个地说着笑话,害得它不可遏止地往后笑翻。于是它多么希望你们不要再说了,同时盼望着能有一个机会让它向前弯一弯腰,可是琴谱上没有安排一个音给它弹,它只好继续非自主地挺着,作为手指力量调配不当的标记和替罪羊,正如无所事事的人常常成为社会情欲的非正常出口一样,它被顶在无法正常释放的、越聚越多的紧张所挤起来的波峰上,直到一曲弹完,肌肉的紧张四散撤去,它才随着波峰嗒然降落。练习12的上行部分也是这样,好在练习12的上下行转折处还有一个音让它弹,勾起的二指像个冤屈的人,一路仰天求雨不成,口渴难熬,终于爬到高音区,有一个小水潭让它俯下头去,可怜它的鸡胸挺的时间过长,气别在那里,仿佛需要咔哒一声,让二指翻过鸡胸,才能亲吻到属于它的音,虽然这个音近在指下,我总觉得到达的路程比较长。

因为我曾在不到半个小时的练习中就成功地纠正了小指的不良姿态,我以为这个二指也是不难纠正的,谁知它的姿态我竟然无法控制,因为它是标不是本,治它就等于治标不治本,没有用的。

那么小拇指不良姿态的改变,我算是找到了本了吗?如果要归功于手腕角度的改变的话,这个办法是我碰上的,也不是我找到的。因为当手腕偏向小指一侧的时候,大拇指就远离键盘了,所以我一弹练习8与练习9,大拇指总像一个等待面试的学生,以为喊到自己还早,散落在考场外面望呆,谁知已经喊到它了,来不及扑将进去,还是迟到了一小会儿。我不得不考虑让手腕摆成公正的姿态,就这样一石二鸟,同时解决了两个手指的问题。

写完了上面一段,我就去上瑜伽课了,路上继续想,这样的情况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是很常见的呢,我们往往为某一件事情的不公平而焦虑(如小指的问题),无论用什么办法开解自己,心理都不能平衡,或者费了很多力气去寻求解决,却事倍功半,甚至事与愿违,因为我们找到的只是一大堆表面的原因,不知道还有深一层的原因。但是有一天,我们忽然发现有另一个不平衡冒出来了(如大拇指的问题)——这也是肯定存在的,深层秩序的紊乱决不会只出一个表象,这个新的表象与那个根本原因之间的关系可能要简单直白一些,就像警察遇到了一个犯罪痕迹很明显的案子,很容易就抓住了罪犯,于是把这个罪犯犯下的其他案子、以前没能破的案子也破了。

这种解决问题的过程,其间的神秘化因素,令我想入非非,不过我不太喜欢最后想到的那个破案的比喻,虽然它在道理上比较浅近,可情绪上只有黑白两色,未免太单调了。而我正在学会从问题不能马上解决的困境中,感受到间接化的愉快,仿佛我与困境取得了某种默契,我知道它在向我暗示,有一个隐藏的情欲、或因果关系,正在地下运行,于是我四处张望,搜寻从地平线上冒出来的异象,在我的眼光中,很多事物因为这个悬念的存在变得意味深长……我快步在街上走着,不觉得自己在走,要过地下道了,我仍然觉得自己是浮着的,赶紧收敛心神,自从我有一次在过街天桥上心不在焉一脚踏空滚下去,我总是全神贯注下台阶了。

 

2006年8月18日

继续观察和研究自己的手指动作,我忽快忽慢地弹练习11,看看在什么情况下,左手的二指会变得松弛一点,有时我将手心弓起来,为了给二指提供一个谦恭的背部,便于它礼贤下士地靠近琴键,而它一副牛不喝水强按头的犟样,就是不肯把脖颈顺水推舟地伸下去。有时我将左右手比较一番,用右手作个榜样(右手的底子比左手好,小时候非正规地拉过手风琴,跟键盘的关系算是老一点了),我想用右手的现在时来证明左手的未来时,希望左手的二指终有一天,会垂下它那神经质高昂的头。

一边反复试探,到处碰运气,我一边会心血来潮地想,琴上生活是多么有意思啊。

这种快乐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2006年8月19日

昨天,当我在重复练习的间隙,即单独把左手再次放到琴键上试弹练习11的那个瞬间,我忽然感到心里涨满了充盈的兴味,好像一朵心花绽开,撑满了整个空间,我可以把这种幸福感保留在记忆中并将它无限延长,以为自己从此就把练琴当成幸福的事了,然而事实却是,幸福感只是一阵潮涌,说退就退了。我不能只跟左手的二指玩,今天,当我从第一首练习曲开始,让自己用双手,比较正式地弹的时候,我因为自己的期待而感受到压力,而在弹的过程中,则因为问题太多而无所适从。

期待是因为,我每天都要从第一首练习曲弹起的,越是前面的曲子应该弹得越熟越快才是,现在从表面上看,熟也熟了,快也快了,可是在这种熟和快里,有速度不均匀的毛病,有左右手不整齐的毛病,有手臂跟着紧张的毛病……一大堆毛病,这还是自查的结果,如果让钢琴老师来看,还不知有多少呢。

有些独立性比较差的手指,一抬高就快不了,我就没让它们抬高,只让它们在琴键上交替划拉一下,就像进家以前在门口的擦鞋垫上擦一下,擦出声音来就行了。这么取巧造成的后果是,速度稍微一快,那些划拉琴键的手指更加被忽略了,它们仿佛被健壮的手指架起来脚不沾地地飞跑,声音便错得一塌糊涂。

现在,越是前面的曲子,越弹得差,真让人糊涂。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