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微光闪烁的世界——练琴日记5  

2014-05-13 08:54:53|  分类: 练琴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7月10日

今天继续弹练习14,果然如昨天所预料的——天哪,难道我辛苦总结成文字的成果,就像《圣经》里说的多采的果子一样,到第二天就变质吗?当我想着那种格局——四指为中心,一指二指是被疏离的——我并没有从这种清晰的意识中得到什么帮助,加上手指移位的混乱,简直是错误百出。这再一次说明了,只有模糊的意识能与手指保持着接触,只有从虚无状态里有所浮现而又没有从身体里分离出去的非确定的存在——不上不下不明不暗的存在,能暗中护佑着我的身体去表达想要表达的东西。想想看,真正有用的行为规范也是暗藏在身体里,不需要明示的呀!

其实我对这一点是有足够警惕的,可我还是忍不住去抓住一种明确的认识来指导自己,直到失望地不再指望它了,在接下来的练习中,我总结出的那种认识已经退化得面目模糊、似是而非了,我才发现,它又能起一点作用了。

但是这个作用是否就一定来自于它呢?假如有人问我:你确定?好像智力竞赛现场的主持人那样问。

我将不能确定。这个曾经有过的作用,它有可能已经化到某个新的模糊的意识里去了呢。

 2006年7月11日

继续折腾在我的格局里……

我相信,这些练习曲的格局,正在用它那潜在的无限性,对我构成灭顶之灾。

我感到自己描述得越仔细越明确,越偏离了它的真实形态。我所写出来的,只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条件下,由手指的操作勾勒出来的一部分,这一部分的微光从黑暗中显现出来,随着手指的组织状态的改变(或者并不随着我的自身因素的改变,仅仅是时间的改变)微光又会重新隐没到黑暗中去。当然,还会有新的微光浮现出来。当然,也还会再隐没。

也许还是古人省事,“此中有真意”之后,来一句“欲辨已忘言”就完了,“忘言”是必然的,莫非他连辨也不辨了?而我这些辨了半天辨出来的“言”呢,归根结底也还是要归于“忘”。

但是这样的经验,这“此中”的“真意”,又是多么值得我表达啊。如果不是亲身体验,我会以为基本功的练习永远都在茫茫黑夜中,是盲目地按照规定的程序,在死一般的黑暗中,熬着,熬着,直到破茧而出,天光大亮,成就一身功夫。

这种看法当然也是有道理的,它是一种身在亮处的看法,就像从外面看蝴蝶在蛹里的变化,什么也看不见一样。明确程序的照耀,老师的明眼,局外人的旁观——这些显在意识的光亮,自然会将蒙昧的、未经训练成熟的身体,看得黑暗一片。

但是假如我熄掉了意识的大灯,回避了外在的眼光,我就会生活在一个有微光闪烁的世界里了。因为闪烁带有偶然性,更有相遇的欣喜。我感到琴键下面潜藏着每一首曲子的完美形态,当手指的组织混乱、僵化紧张时,那琴键上仿佛乱马踏过一样,暗藏的“图纸”便毫无迹象,但是假如手指在反复的练习中终于碰对了一点路,那暗藏的“图纸”便能立即显出一点光影,微光通过手指的媒介,直达心灵,这大概就是“通透”、“澄明”这些形容词的得来之路,虽然是短暂的和局部的,其所产生的不同凡响的幸福感,却足以启发我们身体的悟性。“欲辩”就是悟性的启动——那是什么光?总要认一认的,“欲辩”是追根究底的力量,决定了悟性举一反三的扩张潜力,“忘言”是以“言”的牺牲为代价,标志着悟性这一次的启动的完成,悟性是不能执着于“言”的,忘干净了才能保证悟性毫无负担地接受新的微妙信息、持续获得“欲辩”的活力。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