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手指的思维——练琴日记1  

2014-04-26 14:59:53|  分类: 练琴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明

这篇练琴日记,很可能读者会没有耐心读到底,所以我得事先声明它之经验的不可靠性,它实质上是一篇练琴迷路日记。因为我在练琴的过程中,常常会对岔道发生兴趣,我会摸到一个岔道上去,做出自以为是的结论,请不要轻易相信,如果还愿意往下读,你会看到我又从岔道上摸回来了。

 2006年6月24日

今天有一个强烈的愿望,要把练钢琴的感觉文字化。先补记这件事的缘起。

应该就是这个月的9号吧?星期五,李告诉我,她就要到一个钢琴班上课了,地点就在我家附近的一个琴行里。她要我在她下课以后去琴行,因为她家搬得比较远,从此以后我们就可以把琴行当成约会地点了。我去了,她还没下课,老师正在给她补课,讲五线谱。我也从旁听了一下,只记得说,有高音谱号的那五条线,最中间的线上的豆豆,是多来咪发索拉西的“7”。

李要我也参加这个班,说每周一次,16节课,才200元。我赶紧摇头拒绝,生怕拒绝得不果断,就要讲出理由来。我有什么不参加的理由呢?没有。我若是参加,实在太顺理成章了:家里有儿子不用的琴,上课地点又近,还可以会朋友,而且我一直肯定自己将来是要学琴的。但是我又有什么理由立即就学呢?似乎也没有。万事俱备固然重要,东风也是很重要的。

李说,触动她报名的,是她们单位的一个会计,学了两年居然能弹克莱德曼的《致爱丽斯》了,她想她要是学起来,不会比别人笨。李就是有这种好强的心性,我对这种刺激基本不敏感。因为在我的经验中,大部分的快感是与一种隐私相联系的,即便展示给别人看,也是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才能展示,否则一定出错。现在我不知道我的东风是什么,我只有一个念头:时候未到。

我前段时间喜欢在家里搞卫生,每天重复做简单的活,心里很安静,也不觉得枯燥。我总算理解了那些出家人,当他们烦透了,出家到了清静地方,每天扫地,挑水什么的,恐怕也在享受内心的宁静吧。只是我那些使劲擦油污的动作,局部而紧张的小小来回,肌肉闭着气,绝不同于在山清水秀的寺院广场挥舞大扫帚的舒展与协调。所以我也很难保持一种持久的安心。

跟李见面的第二天,我把搞卫生的重点从灶台转移到了钢琴,自从儿子不弹以后,我们只在头两年坚持请人调琴,后来简直就不管了,搬家后调了一次,至今也四五年了。我虽然不理它,它的颓丧还是有刻度地映在我的心里,有刻度而无刺激,在钢琴罩的下面,我随它默默地消沉着。李的事,到底敦促我去看一看它了。我掀起琴盖,摸了摸琴键,声音一塌糊涂,琴键也有按下不起来的,我想是不是手指敲打一阵就好一点?我取来牙膏,把一根根琴键擦了一遍,又把琴盖擦得像镜子一样,七摸八弄,侍候了好一阵,居然很想弹它了。遂把儿子用过的琴谱找出来,大眼瞪小豆一番,一个曲子也不认识。

我不愿意弹歌,因为绝不指望从自己的弹奏中享受声音美感,再说琴也没调音。我基本上还是搞卫生的初衷,希望干活,做动作——弹琴的动作总比擦油污的动作有点秩序吧。我试着不用谱子只弹音阶,过去陪儿子学琴还有点印象,知道双手弹多来咪发梭拉西,一会儿是这个手的中指跨拇指,一会儿是那个手的拇指钻无名指,一会儿左手换指,一会儿右手换指,弹了不到两个8度,就觉得脑子里指挥交通的红绿灯乱了,不行,太复杂了,简直走不起来,不能形成最起码的行进速率,自然也达不到让兴趣自动生发、获得自我报偿的底线,我很清楚这一点至为关键,如果不能从内部找到循环相生的动力,是没有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的。

最后,我还是凭印象,锁定了哈农。哈农最前面的练习曲,不需要手指有很大的跨度,也不需要姆指与其它手指颠“三”倒“四”,它跨度固定,左右手旋律一样,每个练习曲只有两种弹法,先按照一个规律重复十几遍地上行,再按照一个规律重复十几遍地下行。这个弹法对我而言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它能最大程度地为我节约识谱的脑力劳动,每个曲子,我只要分别数一数上行和下行各一个小节的豆豆,其他的只要在琴键上依次类推就行了。不动脑,只动手,手指攀援在这样固定而重复的音阶里,只觉得现世安稳,一切有靠。

 

2006年6月25日  

昨天写了那么多,所记的都还不是促我动笔的东西,我原本希望没头没脑就开始的,比如:哈农练习曲,第1首,怎么怎么。为此还选定了日记的形式。可一旦落笔梳理自己,就不由得顺着瓜返回去摸一摸藤,仿佛不如此,就不能确认这个瓜是不是我要的那个瓜。现在我放心了,这藤是对的。这藤——这弹琴的心思,虽然来自朋友的发动,可它“之”字形地绕了一个弯,它不在音乐的诱惑下、也不在展示自己或娱乐他人等较为直接的诱惑下开端,却转道搞卫生,然后,被手指与钢琴的接触开启,它忽然受孕,开始结瓜。

头一天,我大约只练了一刻钟,就心满意足地收场了。哈农练习曲第一部分的第一首,将五指与四指张开的练习,五指和四指隔一个键弹过去,其余的手指与音符一一对应,顺着弹就行了,我觉得很容易。不过我的左手小姆指常常能把它的第二指关节弹凹下去,除了指端那一节是屈的,立在琴键上,整个手掌靠小姆指的那一侧都直了,完全消失了弓形。我只能停下来,缓解一下这种鸡爪子般的痉挛。

第一首是每天都要练的,每次开练,我都要在开端重复几下,让五指和四指之间伸展伸展,适应这个跨栏的距离,然后才能持续跨下去,照理说十几天练下来,应该起步就能跨了,今天我就省略了开头的准备动作,上来就跨,努力往下冲,谁知冲到了第三小节,还是接不上气,必须停下来,反复一下。此外,我以为第一首练得最多,可以加速了,不料只要一加速度,左手就一塌糊涂,尤其是下行时,左手的五指、四指、三指、二指依次弹奏,会因为我的五指四指的无力,累及一片,好象高粱地里的庄稼杆依次坍塌下去,发不出声音。右手速度当然是比左手快的,有的时候用右手提振左手,能有一点效果,双手在意识空空的情况下,靠着肢体天然的联动作用,左手居然也能超越单独弹奏的水平,可是两手的差距不能大,否则适得其反。有一回我的右手对左手实在不耐烦了,只管自己快下去,我想让它慢都慢不下来,好像刹车失灵了,可怜左手连滚带爬,结结巴巴,几个手指从纷纷倒地中滚出来的声音好像呜咽,真正成了哀鸣,笑死我了。

 

2006年6月26日

从开始练琴的第二天起,我就把时间加到每天半小时,现在已增加到每天1小时了——越来越当个事了,看样子还有继续延长的可能。因为十几天下来我已经弹到第8首了,曲子多,速度慢,常常反复停顿,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我大约两天就加练一首新曲子,也没有刻意的安排,似乎不这样进展就不行。如果老练同一首曲子,质量提升照样很慢,常常是今天弹得还不如昨天前天,死练下去,更加无效,也不愉快,不如喜新厌旧,去开辟下一个曲子。

第二首,以练习三指和四指为主。可我发现左手下行时,三指四指倒没有不正常的表现,二指却很不正常,它非常迟钝,总是不能及时到位,其实它的任务很轻松啊,不过是以三指为中心的左右摇摆,指法是三四三二,它完全可以像右手的二指那样,不动声色就完成了,可它却悬在空中,紧张地勾着,不知在想啥,我要有另外的手恨不得推它一把了——快弹呀!发什么楞?

也许正是在这个时候,我冒出了手指思维这个概念,真的,我不懂得它们,我的思维左右不了它们,我不知道在如此简单的任务面前,该通过什么途径,营造什么环境,使它们轻松地克服障碍?还有,每当前面几个小节弹得对、弹得好,我正要嘉许它们,鼓励它们用同样的动作往下重复的时候,它们偏偏就停下来了,停下来也不过1秒钟,彷徨一下、重新寻找一下位置,确认一下动作,就又继续了,我想它们并不是累,可为什么要用这1秒钟的停顿,破坏弹奏的完整性呢,难道它们也像某些朴实的土著人那样,在运送货物赶路的时候不愿意一直走,说那样走会把灵魂走丢了,必定要阶段性地歇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