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训练程式本质上的深意和温情——练琴日记11  

2014-11-08 23:42:52|  分类: 练琴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8月24日
好几天没有记了。最近的情况让我有诸多反思。
虽然我在谈论指法的时候,提到过学生应有的意识,然而我并没有让自己成为一个学生,我还是以一个自然人的态度来对待钢琴训练的。我的意思倒不是说,我一定要上个什么班,或者找一个老师教,而是说,我没有像学生那样,听命于一个特殊的、不容分说的训练程序。关于手指的姿势,每个手指都要高高地抬起,这本是琴谱上开宗明义的第一要求,我却把它移到了练习15以后。因为自然人对待陌生的事物,往往首先被它的叙事性所吸引,我们听故事,首先关心的也是情节,初弹哈农,我的全部注意力都落在了手指如何不出错地、把一首练习曲从头捋到尾,至于姿势是否好看,那是下一步琢磨的事。就好像我们学习造句,先学会主谓宾,把句子的主干造完整,再往里面加定状补,然而这种做法的后遗症正在使我大走弯路。
也许任何训练程序,我们都不应轻易变动,它是一种代代相传的的经验积累,是前人走了很多弯路以后给后人列出的路标,它告诉后人:有些表面上看起来绕远的路,实际上是最近的。不过这只能是潜台词,在教育过程中,为了方便传递,需要删繁就简,将啰里啰唆的、不能一下子被说清的内容,压缩成“一定要、千万要记住”的简单要求,仿佛教育一定要牺牲形式上的亲和力,变成失去血肉、抹杀千万次体验的迂腐程式,才能实行。然而,教育的威望不会因此丧失,稍后就会有一个反脯的过程,来还原这程式的初始面貌:那些不知道有潜台词存在、从而离经叛道的被教育者,(或者如我这样,没想来学习,只是以一个自然人的身份随机闯入这个系统——天哪,我倒是来干什么的,来搞体育锻炼的?)总之那些对正规程序不重视的人,在吃了亏以后,就会用自己活生生的体验,去浸泡那干巴巴的程式,从而使这种程式本质上的深意和温情,呈现出肉眼可见的形式,扩展成一个个具有个性化色彩的有警戒意义的故事。
我以前想得很简单,只要从我已经达到的速度上往后退一点,把音符之间拉开一点间隙,把正确的手指姿势塞进去就行了,现在我才发现,塞不进去,它们不是定状补,而是钢筋混凝土中间的钢筋,假如浇铸在里面的是没有支撑力的细钢筋,现在想换标准的粗钢筋,是换不进去了。
这让我想起我的空间脑概念。以前,在不正确的姿势上成百上千次的重复,已经形成了空间脑的一种经纬,假如我在某个练习曲中,出于当时的权宜之计,对于四三四三的指法,采取不抬起三四指,而让它们依次反复地划拉过键盘,以使它们在速度上不拖后腿,那么在空间脑的痕迹中,这一组音符的组织关系就是由几个浅的手指印加上另外几个深的手指印组合而成的,在既定的速度中,手指按照这样的组合,可以自动地完成弹奏。但是现在,我有新要求了,要求手指一律高抬快落,搞得四三四三的指法有点像大舌头讲话绕不过弯来,为了迁就它们,我特地将整体速度放慢,大家都慢慢弹,这时——想不到的事件发生了,不仅仅是三四指的指端与琴键的接触让我感到多余而且不适(以前的划拉式弹法已经习惯倒不觉得了),还因为全体手指在失去了原有的速度、失去了肌肉在速度中的兴奋感,而代之以不习惯的另一种步伐后,就像换了个环境一样茫然不知所措了。它们之间的横向联系,你弹过该我弹的那种自动性,荡然无存,正如小跑步时,两只脚不用脑子想就可以自动交替,手臂的摆动也是和谐的,变成正步走以后,则很容易走成同手同脚,甚至不会走路了。而我这时也没有重启时间脑的指挥作用,时间脑也挡不住这种突如其来的雪崩,只见我弹一个音错一个音,错得我晕头转向,我尚没悟出这是怎么搞的,错愕之中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型,重新来过时,我又回到了当初那个一心追求情节、只求不错的状态,也忘了纠正手指了,也恢复了原来的速度了。这么一恢复,又都一切恢复。
我一时灰心,打算放弃对手指的新要求,原样练下去了。
可原样练下去,实在没有意思,尤其弹最前面几首练习曲,我极不耐烦,一心想早点结束,于是越弹越快,快了才发现,原来的弹法的确受限制,在琴键上划拉的手指,有时会划不了两次,有时会划个空,甚至在琴键上跌一跤,我不知道正规的钢琴弹法中有没有这种在鞋垫上擦鞋的划拉式动作,但我知道,即便它有抒情的潜力,它在叙事的速度上也是没有前途的。
现在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快,快不了,慢,也不行,不改变弹法的慢,没有意义,改变弹法,又发生雪崩。两个多月的练习,脑中已经修建了代价不菲的路网,不料竟是豆腐渣工程,它占了路基,你却不能用它走车,我拿这个鸡肋怎么办呢?

2006年8月25日
我原来以为,空间脑一旦形成,成为我们自动完成某些动作的下意识的基础,那么这个基础应该是稳定的,它的展开靠的是成千上万次的重复,应该不会展开了又缩回去。假如这一点是可信的,我们对某个动作有了绝对的把握,运动员怎么会对神秘的状态那么烦恼呢?
事实上这个空间脑既是可信的,又是不能依赖的。我自己的体会是,组成空间脑路网的因素,极其狭隘,狭隘到超出你的意料。当你很有把握弹一首曲子时,哪怕有一点改变,包括你注意力的一点改变,都会让你失去自动完成动作的可能性。比如我弹练习12下行第一小节的后六个音,如果手指不用那种振奋的、活泼的状态弹,几个手指就会不知道谁先谁后。因为当初练习这个曲子的上下行转折,很费事,加上手指需要用力地张开,就把兴奋状态编织进去了,后来弹得有点熟了,我就不想那么情绪高昂了,谁知在这个非兴奋的状态中,因为我抽掉了高昂这根经线,手指们原有的、也应该说是薄弱的组织联系,便遭到了破坏。
所以我现在很理解女排教练们,为什么要让女排姑娘接扣球,接到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还要接,就是要让你的身体在疲乏到极点的情况下,抽掉了力气的大部分经线,还有自动完成动作的惯性。此外,还要参加各种大赛小赛,也是为了让各种各样的外界的、心理的因素参与对你身体的训练,扩展与丰富你的空间脑里的经纬。这样,万一你再碰到意想不到的情况,凭着你密集的路网基础,稍作调整就能把偶然的断裂应付过去,甚至把这个偶然因素变成一种开辟新路的冲击力,达到超常发挥。在这种地方,强大而厚实的、备十而用一的基本功是必不可少的,侥幸和运气也起一些作用。
我今天开始弹练习16,发现没有什么难度,单练它不过瘾了,就继续往后翻,把练习17、练习18一起练了。看来两个多月的练习对于掌握曲子的情节还是有帮助的,不过我对这点已没有什么成就感,哈农的情节,毕竟不复杂。
在弹了练习18以后,我随意往后翻,只见再过两个曲子,就可以进入第二部分了。在“第二部分”的大字下面,有个副标题:为专门练习打好指法基础的高级练习。奇怪,第一部分也有副标题么?我一向不知道,连忙翻回去,还真的有,它是:使手指灵活、无拘束、坚强有力、动作平稳、用力均匀的准备练习——每一个形容词(后面还带着顿号),都像老师的教鞭一样,一下一下,使我产生被敲打的反应,使我惭愧。
更惭愧的是,练了半天琴,到今天才看清目的。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