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终于等来了挑毛病的信  

2014-11-22 19:04:34|  分类: 文字爱好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初发了一篇博文《诗意的法则与现实的法则》,是看了毛姆一本书后的读后感,写得还算满意,自己挑不出毛病,于是去挑战王吉鸣,让她挑,不仅要挑出来,还要用书面表达(当然最好是挑死了也挑不出来)。王吉鸣这一阵特别忙,可不得不先去看了毛姆的书,再看我的文章,等了半个月,总算等来了她“一封终于发出的回音”。

 

刘丽明:
       呵呵,真的不好意思,让你等得急。其实再怎么忙,还没有时间读你的文章吗,只是你提醒要读完那本书再看,还要书面交流,这就麻烦了许多。书读起来还是蛮快的,也很快乐,毛姆的文字顺溜而多讽,只管跟着他“笑天下可笑之人”,蛮爽的唉。当然,因为热爱詹姆斯,有时会有不忍,但总的感觉所叙述与描绘离现实情况不会相差太远,还由此想起谁谁谁写张爱玲的,谁谁谁写钱钟书的,都写到他们紧张或慌张而显怪异的模样,这些传递了活活的模样,不管是带有贬义或出乎善意的,特殊之人总该有点特殊之处嘛。把书读完了,没有敢直接上你的博客,而是等到手边的事做完,因为害怕万一比较复杂,就会把脑子吃住,云山雾罩的闲不下来。
       言归正传。先看到题目,精神为之一振,好角度,把两人的特色抓到了。匆匆读完,两大段,深入其里,把毛姆抓得紧紧的,也把詹姆斯吃得透透的,然后依旧赞叹题目。之后,会想你写的,想我自己的,然后又来读你的,只是这一回有了想不到的转变,很确定地不说你的题目好了。如果说以现实的法则加之毛姆还算八九不离十,但是与之相对,用诗意的法则来涵盖詹姆斯,觉得万万不能。何以言之?原因在于这个二分法太简单了,如果詹姆斯不是以现实为基础为法则而仅仅是诗意的(你的文章里已将这一点写得清晰而有味,非常好),那他在文学史上还能有如今的地位并以如此的重量深入人心吗?以我看他俩,莫如说一个是理直气壮且身手矫捷地以冷眼看世界,但这双眼睛虽然犀利却是普通的,常规的,因此很容易让读者与之对上眼合上口,却不大能杀渴;另一个则仿佛眼睛里安装着透视仪显微镜,人所皆易见易知易感的常常不足以引起他的兴趣,而特别喜好将神经的触角语言的锋芒深入到每时每事在人心人脑甚至人的骨髓里跃动的细胞中,非要是这个层面发掘出的题材素材才让他兴奋。所以我更愿意把詹姆斯看作一个小说艺术的探险家,人类灵魂的捕手,不惜往人迹罕至甚至不毛之处寻觅矿源,哪怕它们为很多人所不领情不肯接认,毛姆说詹姆斯写的常常是生活中不存在的就属于这类,只是作为一个作家,这么说显得大胆却露了怯,以此推论,他如果知道二十世纪普鲁斯特、卡夫卡、乔伊斯是世界排名前三位的作家,即便在棺材里也会睡不安的。时至今日,依旧有不喜欢詹姆斯的作家,依旧有读不懂詹姆斯的读者,就像前面讲的小说三巨头,他们的作品恐怕也是名声和销售量和阅读者不可等而同之的。但是像毛姆这么自信满满的话语很少见了,伴随着心理学以及神经等各类科学的探索与发展,无疑对小说的开疆拓土产生了大影响,虽然毛姆关于小说就是说故事说好故事依旧合于大多数,他认定的“真实生活中发生的事件并不意味着它适合作为小说题材。生活中充满了不可思议,而小说对此是拒不承认的”也没什么错误,可他的自我确认感还是局限了他的眼光与想象力,让他过于理直气壮地拒绝神秘隐秘的、幽暗的、理不清剪还乱的种种素材,这就很难以与人性的复杂多样性多层次多方位相匹配,何况在抵达它们的路径上又有着无限宽广的情节安排人物构建话语形态等等,《丛林猛兽》里的男女主角的思想与行为在现实中肯定不易找到原型,却不影响活在当下世界的寻常人被他们的不寻常而感叹激动,甚至诱发着读者发现在自己的生态里,冥冥之中时出时没的某种命运魂魄,发现在自己内心的隐秘处或大或小似有似无存着一个“丛林猛兽“。由此可以肯定,詹姆斯笔下诞生的世界能够激动我们,能够怄到我们,首先是他根于现实且入得深走得远,当然也在于他不惜生发诗意为“短的是人生长的是苦难”之存在增添一抹亮色。
       话说到这里似乎还没有完,但先就这样,留点什么当面叽咕吧。

                                         王吉鸣2014年11月18日

王吉鸣:
看来给你布置书面作业真是太有必要了。对于你的意见,大大赞同,十分感谢。不过关于《练琴日记》的题材问题,你上次说你想出来了,但还没有写。        刘丽明2014年11月18日

刘丽明:
       我昨天才把邮件发出就知道错了,因为主题不是“回音”,而是“作业”,后来还想,我要是一直做你的学生是不是会多些长进,然后又觉得那我不是要苦死了,以你的特质,怕比周扒皮逼得还凶,这不是又来催了吗!乖乖,还是让我一味的懒下去吧。刘老师,容我过些天再交那个作业噢,谢谢。
                                                               王吉鸣2014年11月19日

王吉鸣:
你自己的信里也说了,读第一遍,觉得我的题目好,抓两个人的特点也抓得紧。如果我不要求你作书面表达,你大约就是打个电话表扬我一番就算了,难道你会读第二遍,然后继续思考,写出这些意见吗?而且这不仅是对我文章的评论,还准确地评论了毛姆和詹姆斯,写得真是好啊。所以我当周扒皮是很有成就感的,因为你的特质,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藏”,就欠我的“扒”。
题材问题不催你,韩青在我《练琴日记》的跟帖里也涉及到了这一问题。等你远行之后安顿下来,再慢慢把你想到的写下来不迟。
                                                                               刘丽明2014年11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