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动作记忆给我长治久安的信念——练琴日记18  

2014-11-19 10:19:39|  分类: 练琴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3月31日
我大概有一两年没有摸琴了。钢琴课停得更早,2010年的夏天就停了。钢琴老师换地方开班,不在原来的琴行教了,李和我给她教惯了,打算过了暑假再去找她,结果整个暑假没有练琴,从此就拉倒了。我起先还隔三差五地练一练老师教过的曲子,后来想要把有限的精力集中到写作上去,索性也就不摸了。
尽管不摸,每次剪过指甲以后,总会想起练琴这件事,并且会暗自度量一下琴艺的退潮痕迹,那标记仿佛就在手臂上,一道道往下走,节节败退的潮头,起先还发出这样的呼吁:“再不弹要忘光喽。”希望把潮头保持在高位,后来不作保持想了,呼吁就变成哀叹:“肯定已经忘光了。”再后来,想象着那曾经卷起过浪花的曲子如今已无踪无影地沉没到幽冥的键盘底部,不禁有了一点好奇:“还能恢复吗?”——那潮水的泡沫有朝一日还会再一次爬升到我的手臂上吗?
我家人对我买了琴不弹,白白占着那么大一块地方颇有微辞,因为我也不是绝对的没有时间,练琴的动作成本又低,走过去掀开琴盖就行了,为什么我就不弹了呢?他们不能理解状态之隔。以前我弹琴的时候,我家人会随便走过来问我什么事,他们不觉得我是在另一个状态里,我弹得那么磕磕巴巴的,对听者来说,太没有封闭性了,他们只看到有无数的缺口可供进出。可对我来说,一座没有建好的房子哪怕四壁洞开,也是心有所属的,不相干的人纷至沓来,无视我那拉着虚线的封闭性,是令我不快又无奈的。同样,我现在不练琴也是因为心有别属,暂时移不到琴上,但是对于手指记忆的好奇心,始终维持着我的兴趣底线,只要契机来临,兴趣得到发动,我就会去掀琴盖了。
前天参加女画家的三月花会,看完画以后,坐在外面聊天,有人说到朱新建画得那么多,他怎么不嫌烦的。喻慧说,他的手动起来有快感,不画就难受。徐乐乐说她自己,未画时不感觉有快感,画起来才越来越有快感。又有女画家说到写意画,状态不稳定,这就刺激画家不停地去试验,寻找对状态的把握。
这都是难以言传的东西。回家以后,我把以前写的《练琴日记》找出来看,惊讶自己竟有那么大的耐心来为这些做言传。

2014年4月12日
今天剪过指甲,想也不想,直接去掀琴盖。
真的是忘得光光的了。我想起2008年秋天,我和李到一个朋友家去玩,那时我们学琴正处于密集期,每周都要还课,我们就利用朋友家的钢琴交流一下练习的情况。另有一个朋友,以前大概也是练过琴的,这情景唤起了她的亲近感,她也要弹。好像是想弹《梁祝》,这是她曾经弹得很熟、可以背下来的一首曲子。可是当她坐上琴凳,那首曲子就像跟她隔着玻璃一样,看得见,摸不着,她一个音也无从弹起,那曾经属于她的琴声全都尘封在键盘底下了,她坐在那里怅惘,其咫尺天涯的无奈给我印象很深。
现在我也落到这种景况中了,不过我没有她的失落感,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而且我前所未有地觉得五线谱很亲切,它是我追忆逝水年华的唯一开口与路标。
我所要恢复的曲子,在前几年中也曾忘过又恢复,几度反复之后,恢复的速度显然增快了许多。同时我想利用这种忘掉重来的机会,纠正以前的错误,弥补以前的缺失。
有一首曲子《明澄的溪水》,一连串的三联音,第一个音是保持音,我以前没保持,我不记得还课的时候老师有没有指出过了,总之,钢琴课停了很久,我自己一个人弹,始终弹的是错的,并且错得很熟练。后来我们几个琴友一起玩的时候,李发现了这一点,李让我纠正,右手拇指保持在那里,不要抬起来,到三联音的末尾,为了进入下一个三联音再抬。看起来只是一根手指的微妙改变,但我整个就不会弹了,我的拇指与其他手指已经形成了此起彼落的关联方式,要换成此不起彼便落的关系,这是组织关系的改变,不是说变就能变过来的。好比一个两条腿都能轻快迈步的人,突然要他适应一条腿沉滞地拖在那里,他全身肌肉的用力方式都要调整一样。我后来就不弹这首曲子了。这次重新学弹,我一开始就注意弹保持音,逐渐会弹了,可还是不熟练,会弹错音。有一天,我忍不住好奇,按照以前那种错误的弹法试了一下,发现,我等于是恩赐了手指们一个回老家的机会,它们顿时像活了一样,获得了亲切的自由,弹得快速而不出错音。
还有的时候,当我慢慢地看谱子摸键盘摸到某个地方的时候,忽然手指的动作记忆从遥远的深处萌动起来了,这时就有了两个方面军在长征路上会师的效果,五线谱从明的方向来,虽然枯燥但是稳定,手指从暗的方向来,充满偶然性和意外之喜,双方会合,使乐曲的呈现不仅加快了速度,还让人有心跳加快、激动幸福的感觉。
看来肌肉的动作记忆是比较可靠的,以前练过,即便丢下了,忘光了,也不算白练,只要花时间,是可以恢复的。这点确信给了我安全感,我又放心大胆地丢开不弹了。(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