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五线谱:另一个国度的语言——练琴日记16  

2014-11-16 22:38:34|  分类: 练琴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弹曲子以来,最让我感觉头大的,还是五线谱,那简直是语言上的独立王国,与看英文还不同。英文我看不懂,但眼睛不会产生发堵的感觉,那些不知其意的单词,对头脑是障碍,对目光不是障碍,我的目光可以丝丝缕缕地绕行在字母之间,不管是否念得出来,眼睛总是可以完成其描摹形态的任务的。五线谱则不行,它那标准化的一模一样的点线,像一片不通气的铁幕,让眼睛的接收活动无从介入,无从开展,也无从区分。黑点的具体位置,不像字母形态那样一目了然。那么,眼睛可以因此不看吗?也不行,我最受不了的是,眼睛得白白地盯着它,悬着力把它端着,要等待负责数数的那部分脑细胞开动起来,去数清楚那一根根的线,一边数着一边比较着,否则,就不能把这黑点变成音符的信息接收进来。而负责数数的这些脑细胞恰恰是很不愿意启动的,又不是小学生时代,它们很烦数数这件事。眼睛也很烦在直接的观看中间——在一个获取当下的现量意识的时候,插进一个属于分别意识的数数行为,所以,我也是不得不催着赶着,把分别意识鞭打着赶进来的,如果不让它把眼睛从接收信息的困境中解救出来,我不知道要与五线谱瞠目相对、咫尺天涯到什么时候。
当然,这独立王国也是分人对待的,有些人只要一对眼就可通行,好像有默契的后门关系,我则需要公事公办、经过麻烦的数数程序,数一次还不行,这次清楚了,通过了,下一次照样疑惑这到底是什么音,又要重数。如遇到加线上的豆豆,更是“悬”疑重重。我想,那些看熟了五线谱的人,大概早已忘却了现量意识与分别意识扦格抵触的阶段。而对我来说,这个阶段好像特别的长。
因为认谱是这么一件让人不耐的事,所以,如果老师不教,我自己是绝不会主动啃一首曲子来弹的,只有老师教了,老师先给我们弹奏过一两遍,这首曲谱的感性底牌就被泄漏了,声音这道悦耳的光改变了它的生硬面容,使它露出可亲的微笑来。虽然回到家让我独自面对,它又是崇山峻岭一样让我觉得无路可走,但对音乐的记忆在前面诱惑着,我还是愿意起步的。叹口气,定下心来数,先确定第一个是什么音,继而一小节一小节地往前摸,我要用一两天的时间来摸,在琴键上重现那微笑——这个过程越到后来越有吸引力,不过要当心这笑容里的诡异之处,要搜索每个角落,那里可能埋伏着一个升记号或降记号,这些记号在老师示范的时候被我们的耳朵所忽略,会在我们还课的时候,给我们以袭击。一首曲子摸到最后,我把谱子一一下载到手指的动作记忆里了,这时,假如停下来自问弹到哪里了,或者任意指一个小节让我认谱,我又会忘恩负义地认不得了。
除了认谱困难,更烦更难的是唱谱。我早先自以为聪明,以为唱谱是多此一举,还想着可以省下这道工序,老师却认为唱谱是必须的,但是还课的时候老师不要求唱,所以我从来不唱,也不练习。我总觉得,唱谱像一种言不由衷的行为,很别扭,听老师唱得那样怪诞却那样顺溜,我简直觉得我和她不是在一个国度里长大的,母语如此不同。
因为不唱谱,我也从来背不得谱子。长久以来,我一直有个误解,以为唱谱是将五线谱翻译成简谱。近来我才知道,这个理解是错的。唱谱不是将五线谱翻译为简谱,而是用“多唻米法索拉西”来定义五线谱,虽然用了与简谱里同样的“俗名”唱出来,它并没有成为简谱,它还是五线谱,区别就在于它的每一个音的唱法都是绝对的,“多”永远是“多”,“发”永远是“发”,可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简谱的音则是可变的,相对的,如果谱子上标明F大调,我就知道,谱子里的“多”其实是C调的“发”,谱子里的“发”其实是C调的“降西”。但是,拿着简谱学唱的人,是不必管什么调的,他只要把相互关系唱准,就可以把旋律学会。
我是上小学时学的简谱,几十年用下来,已经非常熟悉那七个音符在听觉上的相互关系,这种关系反复运行,成了潜伏在我身体里的高效应用程序,一支曲子听到耳里,不由分说,率先行动的就是这些程序,它以条件反射的速度迎上去,不等我看清曲子的五线谱唱法,曲子的旋律已被简谱的程序劫持到手,像绑匪给人质套上黑布袋一样,瞬间便套上简谱指定的相互关系,使它按这个模样呈现。比如我听到《斗牛士之歌》的旋律,立即就会唱出“索拉索咪咪,发咪唻咪发咪”,可按照五线谱的唱法,应该是:“多唻多拉拉,西拉索拉多拉”。我的手指也是这么弹的。更为荒谬的是,哪怕这个旋律的桃子完全是由五线谱栽培出来的,结果还是一样。先是手指按照五线谱找音,把音一个个找全了,弹全了,接着是把分散的音符弹成完整的句子,接着手指反复练习,耳朵反复听,终于把旋律听会了,这时候,抢桃子事件就发生了,只要是被听觉记录在案的曲谱,再唱出来,“多唻多拉拉”的五线谱唱法就被偷换成“索拉索咪咪”的简谱唱法了。
我不知道这是否关系到听觉的安全感,它必须以自己的功能为依靠,来建立它的唱法体系。一般的人都没有绝对音高,但听得出相对音高。五线谱的音符是根据绝对音高唱的,在键盘上弹一个音,靠我们这种没有绝对音高的听觉是确定不了唱什么的,只能靠视觉,看看在哪个键上,才知道怎么唱。这个音符如果唱“西”,降“西”与升“西”也同样唱“西”。在五线谱的体系里,音符之间的关系是不恒定的,比如,“西”和“拉”之间,在上述《斗牛士之歌》里,“西”是降半音,它与“拉”之间只间隔半音阶,而在不降“西”的曲子里则间隔全音阶,关系的不恒定,使得一个个音符像独生子女一样孤立,它只能纵向地一一对应着五线谱或键盘来认,而不能依靠相对音高彼此攀附,不能从这个音符出发,横向地、根据固定的跨度唱出另一个音符,这种不连续性,在旋律进行的连续状态里特别别扭。而简谱是为了让我们学唱简单的歌设置的一种便捷的工具,“咪发”之间和“西多”之间是固定的半音阶,其余的音符之间是固定的全音阶。假如一首曲子里“西”要降半音,“西”和“拉”之间在这首曲子里的关系成了半音阶,听觉就会很不习惯,它会指使简谱中阶差恒定为半音阶的“咪发”去套这个“西拉”——让“西拉”变成“咪发”,其余随从变更,从而把音符之间阶差不恒定的一套唱法转换成阶差恒定的唱法,这样就顺了。若是曲子复杂一点,到了某一部分,变调了,比如说不降“西”了,原来的套法就不合身了,在短暂的不了了之和不知所措之后,它又会用“咪发”去绑定新的半音阶,虽然这么变来变去的唱,让简谱失去了一以贯之的理直气壮,可在旋律进行时不需要看谱,也不需要看键盘,只需要用听觉中的相对音高来建设唱法,显然是更独立、也更便捷的。
它越独立,越便捷,这种唱法就越自动,不用我费一点脑力,自动就在我脑子里替换着唱起来。起先我听之任之,不以为意——它爱怎么唱怎么唱,我练的是弹,又不是唱,岂知到了后来,因为这唱的意识老是私运着另一套音符,与手指下运行的音符不是一回事,手指虽然能弹,它是凭着动作记忆和键盘位置的熟悉度去弹的,可它不能不受影响,音符意识的上空总是似是而非,疑云重重,一片蒙昧,使得手指就像一个在黑云压城的气氛下闷头走路的人,永远达不到与五线谱息息相通的澄澈状态,它已忘了五线谱当初的指点,不知道自己弹的到底是什么音,照理说,手指越熟练,对谱子也应该越熟悉,可我恰恰相反,南辕北辙,手指越熟练,把谱子丢得越远,旋律越熟悉,对五线谱越生疏,我想,我之所以弹简单的曲子也会出错,与此也有关系。假如隔一段时间不练,某个地方的动作惯性冲不下去了,手指就彻底懵了,此时,要么重新看谱子找音符,要么在键盘上一个个地试,弹下去听听对不对,黑键白键的,常常要试三四个键才找对。
这就是早期不把基本功练全面的报应。假如我在手指摸索琴键的同时,能一遍遍地练习唱谱,在训练手指的同时也训练舌头,就不至于到了可以背谱的时候,不仅背不出五线谱,还让简谱的唱法乘虚而入了。
懊丧之余,我下决心试一试唱谱。有一天,我一边弹一支熟悉的曲子一边看着五线谱唱,但是不行,整个过程就像是感官之间的一场大战,拉锯战,拉锯得离心离德:视觉指导下的唇舌行为遭到了听觉记忆的强烈抵抗,也干扰了手指动作的纯净状态——手指把音一弹出来,就调动了听觉的旋律背景,在这个记载着简谱的背景上,五线谱的唱谱就像是胡说八道一样,加上这种有意识的“胡说八道”并不熟练,一句没唱完,就被抵抗得烟消云散了。我还不甘心,还想继续尝试,这时,因为分心,加上唱谱的速度慢,与手指的速度不匹配,手指就开始出错,弹不下去了。总之,在这个过程中,正确的唱法和弹法纷纷败下阵来,最颠扑不破的就是那自动进行的不合时宜的简谱逻辑。
因为它是潜意识,就算我唱谱熟练了,也只能掩盖它,无法抽掉它,与潜意识斗争弄得我有点身心俱疲。唱会了还要脱离谱子背,那些高高低低的黑点白点,怎么背啊?我只能像打腹稿一样追忆弹某首曲子时,手指在键盘上的轨迹,再从键盘位置确定旋律中音符的唱法。让旋律在脑中盘旋,调动对手指轨迹的视觉记忆,在这个基础上,训练出舌头的动作记忆。这个过程相当于是当初看谱子找键盘练习弹奏再逐渐听熟旋律的逆过程,同样是很慢的,而且只能单独练,就像拖后腿的一门课要单独补一样。
我设想,我补这门课也就是鸦鸦乌,能补多少算多少,虽然我渴望五线谱在键盘上一统天下,不被干扰——那是多么澄明的景象,但对我来说,这时候才下功夫也许是太迟了,我知道了它的必要性,也就知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