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手指的形象工程——练琴日记12  

2014-11-10 18:18:50|  分类: 练琴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8月26日
诸多问题,除了已经描述过的,还有以下几种:
1、琴谱上要求,每天要把第一和第二首曲子连起来弹四遍。我仅试过一次,简直是重体力劳动,弹到第三遍我还歇了一下,因为手臂紧张得不能持续。为什么我的手臂会这么紧张呢?更让我不解的是:明明我的右手比左手强,为什么右手臂比左手臂酸很多呢?
2、左右手步调不一致,表现最甚的是第五首练习曲的下行,只要我想弹得快一点,它就集中体现出手指肌肉双重的不可控制,右手是快,左手是慢,主要发生在每小节的后四个音,前面四个音,左手是五四五三的指法,老早还要用“瘸弹法”的,现在早用不着了,现在可以弹得不摇不晃一本正经了,右手是一二一三的指法,高抬快落也没有问题,但接下来,分歧产生了,左手四二三一,四指就像有个门槛绊了它一下,它非要带动其他几个手指鸡飞狗跳地弹那四个音不可,而右手二四三五呢,则像湖水中的涟漪,一浪一浪地矮下去,手指越抬越低,落下去越来越轻,表现出玩忽职守的漫不经心,尤其五指,根本不费力触键,它的触键不过是前几个手指的动作的余波,就这余波也舍不得延伸到位,搞得四个音跟糊鬼似地,囫囵一卷就缩回来了,五指这边一缩回来,一指马上(下意识地)接上,弹下一个小节……两只手各自发展自己的恶性循环,左手更加扑腾得厉害,也更加跟不上,右手的五指越滑得快,好像刹车失灵,一指这个油门就越踩得凶,赶着手指往前奔,似乎只有到达终点才能解决它的失控问题。我只有干着急,除了让速度降下来,我找不到协调它们的关键。
3、当左手的四指五指(有时也包括三指)交替触键的时候,它们除了将二指排挤成叫天天不应的样子,对待一指也像对待在野党一样,把它支得远离琴键,这在练习7和练习14的下行中尤其成问题,即便我命令一指靠拢,它也不愿放松地靠拢,它就像腋下夹着书本一样,指根靠紧,指尖外翘,一旦需要它落指,它要把外翘的指尖在空中绕一个圈才能落进来,而为了让它落进来,三指和四指会情不自禁地侧身回避,其实都用不着的,在相邻的琴键上相继落下,谁也不碍着谁,它们完全可以像右手那样坦然,减去这些多余动作。但我无计消除双方关系中的这种“个涩”(别扭)。

2006年8月27日
今天没什么可说的。既然有问题,就得练。

2006年8月28日
练琴依旧,问题依旧。

2006年8月29日
继续乏善可陈,继续练着。

2006年9月4日
好几天没记了。
练琴没有什么进展,每天打开琴盖以前,想到又要老调重弹,便有隐隐的厌倦从心境的海平面上遥遥升起,不过不等这种浪潮从远处涌来消灭我的行动,我已经打开琴盖了,接着便弹起来了。习惯像一个麻木的人,我们全靠这个麻木,支撑稳定的生活。如果靠情绪来支撑,那会什么样?无型无款?也许是的。
有一个模糊而玄妙的问题,老早有的,现在也不知是解决了还是没解决。我先记在这里。我刚开始弹练习1时,弹得很慢,而且很用力,假如我用一只手弹,我的另一只手、包括我的腿、膝盖,全体都会跟着绷紧,如果用两只手弹,我觉得自己每弹一下,都要用呼气把力量倾卸给琴键,琴键在这么大的激励之下,也不过发出勉为其难的响声,我却需要呼气呼气再呼气,让力量给予给予再给予,当时我有一个忧虑,弹快了以后怎么呼吸呢?可是现在,每分钟60拍,并没有这个呼吸的问题,我奇怪的倒是,当初怎么会有这个问题呢?我简直想象不出产生这个问题的基础了。

2006年9月5日
济南的朋友韩,说她有个极好的弹钢琴的朋友老曹,她让我有空去济南,可以跟老曹聊一聊,也可以让老曹指导我一下。
也许我的确应该让老师的目光照耀到我独自摸索的隧道里来。但说句老实话,我也不是太在乎走弯路的,反正我在练琴上是个没有目标的人,不管绕到哪里,只要在走着,自己觉得还有点好玩,就行了呗。
今天我将手指在桌上敲一敲,发现左手的五指居然比右手的五指敲得响,我一直以为前者的力量不如后者,原来并非如此,主要是右手的五指不会用指端敲出声音,它用指尖外侧斜着敲,其实是嗤,一嗤就嗤到前面去了,哪有什么劲?人的五指分开,本来是扇形的,两侧手指的角度与琴键的角度尤其不顺,大拇指自有它的办法,小指是最尴尬的。我的右手小指能把琴弄响,原来不是靠它本身的力量,它所做的,不过是占住那个该弹的位置,手臂在为它暗中使劲,这股劲输送得那么自然,那么主动,瞒过了我的意愿,它无偿奉献了那么久,如果不是一首曲子连弹几遍以后,右臂外侧的肌肉,酸胀得像石头一样沉重,我真不会怀疑到它。
它真是惯坏了小指,怎么才能让它在旁边歇着,不要再帮忙呢?我顺着手臂往手指看去,也看不到该在哪里立个闸门。
最后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右手臂既然找累,那就累死它。就像我有神经衰弱的毛病,有一点小事就会烦得睡不着觉,以前我不敢想象,当很多烦心事堆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神经系统能不能受得了,它怎么能不崩溃?我却没有想到机体真到了这样的时候,烦到无路可走之际,会自己解放自己,能把所有的事统统蒸发掉,使精神的过饱和状态转为不饱和状态,等精神获得了必要的休息以后,烦心事已经自动地作了删除,大的烦心事会卷土重来,小题大做的事就算了。
我也决定这么对付我的手臂,手臂酸胀到极点,我就像铁面无情的教练,不理睬它已经鼓胀得无法出力了,我不允许手指们停下来,右手的五指在后援断绝的情况下几乎按不响音了,它仍然低着头勉力去按,但是指掌关节一带像打了麻药一样,变得厚了起来,就像穿着厚厚的护心盔甲一样,笨手笨脚,挪不动步。四指跟在后面,起先嫌五指拖累它,可紧接着它也跟着变笨了。

2006年9月6日
“累死”政策继续执行中。
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有时也挺好玩。不过今天在手指的形象工程之外,有了点新的向往。
我弹了几天的练习19了,仍然不知曲子怎么唱,我对曲谱情节的兴趣,竟下降到连8个音的谱都懒得记了。作为补偿,另一方面的兴趣便趁空发芽了。星星弹琴的那个细节——眼睛一看到谱子,手指就知道怎么弹,当初曾给我留下了向往的种子,现在我也希望自己,能把眼睛接受到的信号直接转交给手,不要经过唱谱,就像眼睛看到红灯,脚就自动踩刹车一样。
我产生这个想法,根子大概是为了回避认谱。弹琴弹到现在,不知为什么,我对认谱乃至于唱谱一直没有热情。我除了能一眼认出在高音谱号后面蹲在最高一根线上的音符是“5(索)”以外——它就像山顶上多出来的一块飞来石,孤独而招眼,其余的挂在谱线中间的那一片芸芸众生的音,如果不用手指像上下台阶一样地数,我几乎不认得。就像蓦然见到乡村某个人家一大群长得差不多的孩子一样,分不清谁是谁,也不觉得他们有个性。好在我弹的是哈农,只要会唱上行与下行开头两个小节就行了,剩下的只是在不同的台阶上复制,有一阵,我也企图训练我自己,手眼一致,眼睛看到哪个小节,手就弹到哪个小节,结果不行。因为都是一样的关系,视觉很快就可有可无了,飞掉了,我无法让我的目光紧贴在音符上行进,它总会不耐烦地挣脱,待我重新把目光“按”上琴谱,为了搞清楚手指弹到哪里了,又要费半天事。
当我用手指一根根数着线时,我是用简谱的音唱出来的,后来我想,我干吗要唱出来呢?五线谱这个系统,让所有的音符都具有绝对的位置,是天然地为西洋乐器而生的,它和钢琴之间应该可以直通,我把它翻译成简谱来唱,犹如把英文翻译成中文再来记忆一样,岂不是多此一举?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个豆豆是“发”还是“索”,我只管它们中间相隔多远,然后让手指的相互关系去对应音符的相互关系,对应以后弹出来的曲调,让我的耳朵听到,自然地就会唱了。这是不是省了一道工序?

2006年9月8日
今天这件事,无趣得很。我懒得记它,可是又不能不记。
弹练习20上行的时候,我的左手小指的第二指关节又凹下去了,不仅左手如此,右手的小指在下行的时候也变成这样了。一个消失的毛病,曾经想让它重现给星星看的,怎么都现不出来,以至于我只能推测造成这个毛病的原因,是手腕歪了(16、17日的日记,写到了这件事),虽然是推测,我当时自认为是不错的,因此在我手腕并不歪的情况下,该毛病再现,令我十分沮丧和失望。
练习20,不仅四五指要张开,各指都要张开,我的手指张开的最大限度就是8度音,多一点都不行,在这个曲子里可谓竭尽全力了。
我后来发现用不着这么剑拔弩张,音符是一个个弹过去的,弹过的手指可以立即放松,有了这样的意识以后,奇怪,即使我的手指还是张开那么大,小指指关节也不再凹了。
看来还是生怕手指间张开得不够,一种意识上的紧张,拉紧了指掌关节的肌肉,使它不能呼吸造成的。以前出现这种毛病也是担心左手的四五指张不开,后来这种紧张消失了,练习20一来,带来了更大范围的紧张,毛病又出现了。
原来手腕的歪并不是该毛病的原因,只是一个凑巧与它一起出现、又一起消失的现象,我把一度有过的并行关系理解为因果关系了。
可是在那种误解中,我产生了关于困境的一些想法,那一番误解真是误得很值。而今天这个正解,就事论事,索然无味,就像魔法师揭出底来,所有的神妙光辉立即熄灭。

2006年10月3日
转眼变成10月份了。将近一个月,只练琴,没写日记,并非练琴没有乐趣了,它只是减少了智力上的乐趣,却增加了一种单纯而盲目的动作上的快感,我就像那些爱美的女人,每天给自己化妆,不厌其烦地费去1个小时,对手型手指的反复雕琢,总算有了点效果,那些过于唐突的棱角、张牙舞爪的造型,已不显得那么生硬了,比如我的左手四指,以前每逢它落到键上,其他几个手指就会像仙鹤一样,摆出不胜惊讶的姿态,张开两个翅膀、缩起另一只脚,中指伸着头颈俯望琴键,仿佛在向站立的四指打探消息,什么时候可以落下来呀。有一些曲子,比如练习8,以前我把它的格局形容为“奔涌”的,这个词曾帮助我的手指迅速地掌握了曲谱的造型,之后便留下了一个后遗症,我老是把它弹得宛若跳远,前面两个音滚地龙一样地朝前冲,然后“嘭”一下跳到后面两个音上,中间仿佛隔着火坑,其实完全不必这样,用平常心正常地跨步就可以了……这类问题在我不断的修饰中,都得到了改善。
不过主要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虽然不那么严重了,比如我的右手臂可以支持的时间大大延长了,但它还是不合理地酸胀,我仍然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关键。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