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一根羽毛的平衡  

2013-10-15 03:13:33|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给我发了一个链接,是一段视频,亚洲女平衡大师用数根树枝表演平衡绝技,从一根羽毛横放到一根树枝上开始,这根树枝再横着放到另一根树枝上,“十”字形架构变成“艹”字再变成“#”字再变成“#”的延展,她接连不断地从地上取起更长的树枝(手够不着就用脚勾上来),去承接前面搭好的,直到庞大的架构放到一根竖在地上的树枝的尖端上,女大师就可以走到旁边接受鼓掌了,然后,她做了最惊艳的一个动作,拿掉了那根羽毛,顿时,整个架构失去平衡,所有的树枝散落在地。

大概是图方便吧,杨把这个链接发到我最新一篇博客的评论栏里,因博客写的是我爸拉肚子的事,我先还以为她发的是医学网站或养老网站的链接,告诉我治拉肚子的良方或服侍老人有什么经验的,没想到是这么美、又美得令人屏息的一段表演。说实话,发了肠道袭击那两篇博客,我对几个地方的文字是不放心的(写的时候就比较吃力,勉强写通总觉得文字笨笨的没讲清楚),以往发上去还会再改再更新,这回却不想改,因为不想回头看。也许我在题材上挑战了自己的洁癖,心里有点惶惑,没有把握,但我还是坚持写了,我不相信文字会有什么禁区不能去,它应该什么地方都能去,我没有把握的,其实是我有没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

我爸前天坐马桶,怎么都无法从马桶上站起来,往常他都是靠助步器,此刻助步器就立在前面,放远一点不行,靠近一点也不行,手撑着把手不行,手撑着下面一格也不行,手向后撑马桶圈、重心移不到前面去也不行。我站在旁边,想伸手到他胳膊下面,搀他一把,举手之劳,就可以了,可既然他自己没有放弃努力,我还是宁愿花点时间等他努力到尽头。我建议他去撑矮一点的泡脚桶,我把泡脚桶移近他,把助步器给他从正面移到旁边,这一移,他只能用一只手扶助步器了,另一只手向后去撑马桶圈,我刚想说,这样不行,身子是斜的,他却颤颤巍巍站起来了。原来斜着反而容易站起来!我当时只觉心头一亮,有阳光照进来——这话真不是形容,亮起来了我才发现心头那团乌云,是刚才看他左试右试,看他看得出神不知觉自己有忧思在心头凝滞,悄悄地抑压在那里的。我爸从不能自理的低谷开始向可以自理的方向反弹了,我的成就感不在于帮他找到了方法,而在于我没有毁掉他试验成功的机会,差一点,我只要一伸手,他就失去这个实现自理的机会了。

前些时候,我爸进洗手间还会掩上门——这是他自理的标志,哪怕他五点多钟起来,我们还在睡觉。我要是醒了爬起来,就会有意无意地去给他把门推开一些,我怕他万一在里面摔跤,助步器倒下来把门抵住,我们无法及时进去救助。当然这样的情况没有发生过,只有一次,他关门挡了自己的道,他扶着助步器吱呀吱呀走到门后面,才发现门开不了,只能吱呀吱呀往后退,我在门外,担心他退不好,一点点等着门缝扩大,到我可以挤进去时,我立即挤进去帮他开门,有了这次经历,他才不大关门了。

虽然我屡屡做开门这个动作,我还是挺尊重我爸的关门意识的,所以我从来没有用话语去强调要他开着门。有时,遇到他走路不稳、需要我跟在后面,我看他进去后企图转身,这堂吉诃德的高贵追求使我真心想嘲讽他,嘴边已经有这句话等着拦他了:你都这样了,还关什么门啊?不过这句轻蔑的话没能说出口,我反而实现了他的意图,在里面替他把门关了,随手的反应就是关,可见相比较而言,还是他的关门意识更强大——身体虽然不堪,生命却不容看低。有时我会对我爸态度不好,比如吃完饭,他围裙也要我挂,或者轮椅也要我推,我会冷着脸说:自己挂!自己推!转身就走,不理他,任他一脸尴尬的表情僵在那里。他半夜尿潮了短裤,潮一点点也要把我喊起来给他换,疙瘩得很,我就给他塞块小毛巾糊过去,但我不会指责他的疙瘩,说“潮一点有什么关系”之类的话,我只会拿起钟给他看,“你看看几点,别人要不要睡觉啊?”正可谓有些事情做得说不得,有些处理办法要让它呆在意识的晦暗处,有些意识,则要用话语点得比较亮。这种微妙的平衡——衰老的平衡,用岌岌可危、即将散架的身体,结构出个体生命的体面和尊严,需要无数个小心选择的支点,一念之差,或不差,人的质量,或保持,或倾颓,之间只有一根羽毛的分量。

没想到杨发的链接真跟我的博客有关系。冥冥之中?意识之外有一扇门,没指望它通,它却是通着的。

写完了这篇博客,我忽然觉得有心情去看前一篇博客,并且势必要修改了,尤其是“她的诘问全都向着没有道理好讲的事实”那一段。从读者的角度说,改不改其实是差不多的,不会有人记得有何区别,对我来说,就像一个家里,我忽然觉得桌子要这么摆,床要那么摆才爽,否则就绕得慌,那就自己折腾呗。


 看了杨的评论,我觉得《一根羽毛的平衡》这个题目更好,就把原标题《微妙的平衡》替换掉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