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先发一篇十五年前写的喻慧  

2013-08-26 00:42:04|  分类: 旧文重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号看了喻慧的《时空·流痕》作品展,回来以后想写点什么,先以为顶多第二天就写出来了,后来觉得仅仅当一个事件写,写出来对我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尤其是,看她的作品展应该对她的艺术语言有新的认识,做不到这一点就没有意思了。

关于喻慧的画,我倒是写过不止一篇,1998年的一篇小文主要不是写她的画(当年写了一组女画家),那时喻慧的绘画语言还没有完整的建立,但是这篇小文却歪打正着地预言了一些信息,先发在这里,画展感想估计还要过两天才写出来。

 

                     喻慧的工笔

                         ——丽人行(之五)

 

    客人来了,她从里屋浅浅地迎出客厅,立于客厅的景深处,懒笑,看客人在门口忙,换拖鞋。她一只手拿着烟,宽宽的毛衣袖子捋到小臂,小臂向身体的一侧平晾着,烟向侧后举着,两只肩胛也向后打开,像打开的书的两瓣,随意,娴雅。

    她的神情之美,美在疏朗之气的低徊不已,好像太阳光走到雾里去的样子。她开心而自信时,就看见一片眼的影,目光看不大见,只感到那瞳仁是前有照、后有靠、四周有环绕的,风水茂盛得很。到她画画的时候,这些风生水起的影子便消失了,眼珠很坦白、很专注地盯着画面,工笔花鸟,她用体力画上去,颜色涂一点,洗一点,两支大毛笔握在一只手中,一会儿用这支,一会儿用那支,交换的时候,毛笔发出微微的碰撞声,清清的竹子的声音:滴,滴,如击节、奏无声的乐。

    与画画时的小心相反,她打起牌来极任性,没日没夜,有时到了外地,住着宾馆,明知不应该,也心疼着钱和时间,可还是刹不住地打。“打牌!”她说这两个字时,用一种泼水在地的口气,头一偏,眼一垂,长发侧落,像滑下一道屏障——这屏障让她偷闲,只要能躲,她就能安乐。

    她要是闹起大任性来,也不乏离家叛逃的勇气。但是真要获得彻底破坏自己的自由,也是很难的——因为她对人际的牵绊有情又有义。这也是她的眼睛告诉我们的:当她的一对瞳仁无依无靠,孤立在眼睛中间,她就不那么出彩,不那么好看了。有的女人越孤单、越茫然,反而越好看——这样的女人可能红颜薄命。而她不是。她是红颜厚命,破坏不断,建设也不断,她有着总体平安的好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