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探马记之五:养马结局  

2013-08-20 18:17:21|  分类: 骑马之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天,我和吴舒里去看我的马,路上碰到了军马一场的一个领导,吴舒里就介绍我,这是“烦不了”的主人。该领导除了跟我握握手以外,没有什么话。我的马在这里是宝贝,没有他们领导签字是谁也不能动的,我却像一个不相干的人,于情于理都让我想不通,我千里迢迢还是第一次来看马,见了面连句客气话都没有,真不像西北人的作风了。  

我隐约觉得吴舒里有事瞒着我,就托李子的一个朋友去帮我问,问的结果是,这匹马已经跟我没关系了。因为我算是卖给他们了。

我的心理准备,不足以接受这样斩截的结果,大吃一惊之后,立即去找吴舒里,问他:谁叫你卖我的马了?我的马,自从把它买来,就没想过要卖!我夸张地认为他毁了我半世英名。吴舒里抓住了这个“卖”字大声质疑:谁说我们的马是卖给他们的?我把你的马卖了,我还会让你到这里来看马吗?走,我可以立即带你去见总场的一把手。

总场太远,为了证明他没卖,吴舒里带我到一场场部去查档案。查出来吴舒里在几年前跟军马一场签的一个置换马的协议,协议说,为了满足三匹种公马马主的乘骑需要,马场提供两匹成年马、三匹小马驹,以及三万六千元的草料费,钱和马都支付完毕以后,三匹种公马将永留山丹军马场。现在这个协议已经执行得差不多了。吴舒里几年前就领走了二万四千元和两匹成年马(据说马已死),去年则领走了两匹小马驹,剩下的一万二千元已拨到了他弟弟的丹马旅游公司的帐上,还剩最后一匹小马驹,吴舒里随时可以领走。

好了,这就是真相。我问吴舒里,你有什么权力替我做主置换?置换不就是以物易物吗?不就是买卖吗?我忽然觉得委屈,想到“烦不了”真的跟我没关系了。惹得吴舒里的一个朋友也加入了劝解,他说一匹种公马值多少钱,吴舒里怎么可能这点代价就把它卖了?他又不是呆子。吴舒里忽然兴奋起来,便给我打包票,说,你要一个什么说法,我立即找总场一把手要。比如,给你一个证书,证明“烦不了”永远是你的,你是借给马场支援改良马种的。怎么样?

我想了想,我要这个劳什子干什么?给吴舒里一个敷衍我的机会吗?我相信立那个置换协议的时候双方是充满善意的,不是真的做买卖,可现在你要明确自己的权利,对方会以为我们想把买卖重新做。吴舒里是个不怕折腾的人,他从我的发难里说不定看到了某种机会。他弟弟的丹马旅游公司作为开发旅游的先行者已经亏损累累了,加上吴舒里在经营上的水土不服,他大概正等着什么事闹出来,好让他趁乱解困呢。我不想搅到这里面去,我也不找马场,我就跟吴舒里本人算账。我说,请你把我的一万二给我吧。

吴舒里痛心疾首,用弓起的中指敲桌子:刘丽明你变啦,你以前什么都不要的,你现在要一万二啦。

我心里讶异,仿佛自己被一道光改观了,瞬间变了颜色,本来我金光闪闪浑身是理的,在吴舒里的逻辑魔术中,竟然变成了灰扑扑的理亏之人。吴舒里不按常理出牌我是早有领教的,买马的时候,他觉得马好,农民开了价,他说这么好的马,怎么才卖这点钱,他就加1000元给人家。租房子也是,市价300,他开口就给人500,让别的租房人叫苦不迭。我要是对他说,凭什么我不能要一万二,你来要?他一定会强调他不是那种图私利的人,他和他弟弟的丹马旅游公司为发展山丹马场的旅游业,已经倒贴了很多钱了。至于几年前他领走的二万四,他说给了另外两匹马的马主。但愿如此,这也是可能的。

我知道吴舒里即使有钱,也绝舍不得把钱给我的。给另外的马主有可能,因为他们是老板。他会把该付的钱首先付给那些有可能在他的事业里投资的老板,这样那些给出去的钱,就会带着他的隐性支配权延伸潜伏在对方手里,一旦有机会还能返还给他。给到我这儿来就完全断了他的想头了,我一个工薪阶层缺乏给他投资的想象前景。或许他会认可我是他的朋友,可在他的逻辑里,亏待朋友,讨好对手,或者说,亏待旧人,讨好新人,从来就是天经地义的。比如李子,李子人很厚,是帮他接地气的人物,他屡次伤李子的心而不自觉,总认为自己是:行大道者,天助。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天派来帮他的,他只需买天的账,不需要他个人动感情付帐。而对手或新人,是他扩大事业基础要争取的对象,他们身上带着新的机会,需要他有所作为。我明白吴舒里的逻辑,就不会为他的言行伤心。我们一起养马好几年,我从马上摔下来足有十几次,最倒霉最沮丧的时候,多数是他和李子救助我,李子给我留下了同甘共苦的亲切感,吴舒里与我之间,则没有情谊,只有故事。不过我倒是赞赏他毫无情的负担,“天若有情天亦老”嘛,他是不老的,永远憧憬着一种“大道”。他使“烦不了”与我结缘,又给“烦不了”找了一个能实现它最大价值的地方,就算把我的马主身份不明不白地搞没了,我终于还是感激他的。
 

探马记之五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天阴欲雨,在山丹一起骑马的南京人,才忽然想起要拍合影。各人只能以模糊面容留念了。
探马记之五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山清水秀的好地方,烦不了终老此处应该说是很好命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