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  

2013-08-16 13:47:10|  分类: 骑马之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第二天就住到豪华套间了,这个宾馆从外表看是一个老旧的二层楼,进院子时,我还以为是大车店,岂料里面是另一个天地,装修考究,吴舒里的趣味不俗气。

山丹军马场已经脱离了部队,归属中牧集团了,名字中的“军”依然保留着,同时保留的,还有一些日常形式。我第三天早晨6点半被起床号吵醒,然后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高亢的调子一如几十年以前,宾馆附近大概有不止一个高音喇叭,搞得至少有两组字音互相踩着脚后跟,争相入耳,我一个字也听不清。虽然我不想听清,可也受不了听不清,听得我恨不得从耳朵里长出手来把那两组字扒拉清楚。第四天早晨我又听到吹号了,一看表是8点半。心想这号怎么吹得随心所欲的?问吴舒里,他说这是上班号,6点多是起床号。我才知道我能睡得那样熟,连高音喇叭、连起床号都吵不醒。这当然是骑马太过瘾的效果。

跟吴舒里骑马,会使人产生一种特殊的满足感,他会先给你描述路途的艰险,使你既怕又想,但你不至于退却,因为你的冒险精神已经被诱惑了,你不愿意对自己失望,只有硬着头皮,调动全副的注意力,去应付那路途。因为精神高度集中,在增加一份艰险的同时,也多了一份安全保障,加上吴舒里一路连喊带喝斥,许多饱含经验的提醒都是命令式,倒把一帮参差不齐的骑马者收拾得挺利落的。

比如我,膝盖有些退行性病变,加上以前骑马膝盖受过伤,我是最怕下山的,更不要说牵着马下山。此次第一天骑马吴舒里就安排了下山路,在山上一片野花盛开的草场边上,他指着深崖下的溪流说,马上我们就要下到那里去。我知道他在等着看我们被吓的样子,硬把一口凉气咽下去了。好在下山的路,是有渐进性的,把握住这个渐进性,只看脚下,不朝山下望,就不至于绝望。我起先只敢一步一个脚印地下,给吴舒里催死了,他把我安排在紧跟他的位置,他下得飞快,离我老远,我后面,按正常步子下山的马时不时撞我一下,我只好连哧带滑地下了,这才体会到牵马下山是另一种重心控制法,我往下冲的时候,马稳住我就不会倒。我快要下到山底时,回头看马队,只见后面的人还之字形地挂在半山腰呢,心里感到极大的宽慰。

我和一帮南京人在山丹骑了三天马,他们中间有三个人是第一次骑马。第一天又上山又下山又钻林子又过河,大约30公里,第二天冒着大雨长途乘骑50公里,前面的马在奔,黑泥团子甩了我一脸一身,速度不慢,可没人摔马。第三天走的是最适宜奔跑的路,平坦,顺直,天气也好,吴舒里有事,马工带我们,一直压着速度。路两边是大片的油菜花,蜜蜂追着我的黄衣服嗡,我要求快跑,马工只肯快步。如此重视安全,其结果是有两个人从马上掉下来,因为骑者的精神松懈,马也各行其是,一匹马突然起步,人从后面掉下来,一匹马突然止步,人从前面翻下来。回到营地,吴舒里知道了,一拍自己胸脯,马神哎。大家眼睁睁看他吹牛,好像他真有神助。

吴舒里带队的骑马旅程是有生命感的。可这种风格遭到的感激不多,诟病却不少,说他不惜马,不安全。他的确是个什么都不惜的人,包括自己,否则他干吗要为一群素不相识的乌合之众营造一段历险?哪怕他们并没有这样疯骑的打算,他也还是要把传奇强加给他们,并为此费尽口舌、竭尽服务。吴舒里需要在故事里生活,没有新故事,就在老故事的重复讲述里生活,从骑马走中国以后,他就被这种生命形式绑架在半空中了。对于我们这些渴望自己也能跳起来开一朵传奇之花的凡人,总是需要情势相逼相诱才能激发潜能,吴舒里正好是这种情势的代表,以他的骑马经验和技术走那些线路已经不刺激了,唯有把故事讲给新人听,带新人去体验,让新人的问题增加自己带队的难度,产生新挑战新故事,才可以延续他的生命形式(所以感激对他来说也是多余的)。他考虑问题在生命形式的层面上,超越了合算与否,安全与否。当然,也未必不合算,未必不安全。

这次天下雨,我松了一口气,否则我肯定要走上吴舒里设计的翻越祁连山之路。祁连山上云锁雾罩,连向导都不敢上去了,此计划才作罢。我奇怪自己为什么不能主动作罢,而一个女孩子则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她对骑马感兴趣,对祁连山不感兴趣。她将两者分开的毫不羞愧的态度让我吃了一惊。她并不错,据说上山的路一米来宽,是碎石路,海拔4000米,勉强骑上去,也不能跑,下山则连骑都不行,只能牵马步行。所以除了增加对人马的体能消耗,只会让骑马不过瘾。然而正是这种对体能和胆量的试验,让我无法拒绝,我不是以兴趣为基准点的。骑马对我来说,是一种测量生命圈的活动,而非一项有乐趣的运动。因此我常常在事后接受失败的现实,却做不到事先圈定范围、让自己失去对生命圈的想象自由。也许当我放弃了骑马这一测量方式,我就不会犯这种傻了。

 

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吴舒里告诉我们,要从这么高的山上,下到底下那条河的河边。但从照片上看并不险。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据说这棵树有年代了。

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下山开始的路是从岩石中间走过来的。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山坡拍到照片里变得缓和起来,最后有两个女的,实在不敢下,在路尾消失了,我以为她们回去了,一直替她们遗憾,居然后来又碰着了,原来她们由马工陪着,走了另一条好走的路,可见这是吴舒里故意的选择。

 

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我们快下到底了,后面的人还挂在半山腰。 

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终于下到河边了。 

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途中过河。 

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过那条比较深的河时,因为有人挡着我,吴舒里没拍到我,让我过这条小浅河时补拍一张。

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第二天冒着大雨骑马,到这个帐篷为止,在这里吃了中饭。马和马鞍都继续在雨中淋着。

 

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看看,这就是下雨天跟在吴舒里后面跑的结果,黑泥团全甩到我身上了。据说这里的黑泥有油,回宾馆第一件事就是洗冲锋服,生怕洗不掉。探马记之三:骑士精神(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回程在一个地方吃酸奶,像“膏”一样的酸奶,太好吃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