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探马记之一:马缘未断  

2013-08-10 18:48:09|  分类: 骑马之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了兰州,再过武威,然后是一个不熟悉的站名:金昌。我就在这里下车。夜里11点,背个大包,让同车的人想不通我下去干嘛。出站就看到李子了。他比7年前胖了点。我以为会有久别重逢的感觉,一见之下,却很平常,我们就像昨天才见过面。

李子接上我,开车直奔山丹马场,我要去那里看我的马。因为连我的朋友们都记挂它,每次见了我,顾不上问别的,先问马,哪怕在路上匆匆而遇的,百忙中也要抓住我问一声:你的马怎么样了?

这一年是2008年。我和我的马五年没见了。十年前,也是李子开车,我们把它从东北买来,运回南京。那时“烦不了”才一岁半,在南京长到快7岁,跟人的岁数比,要乘以3,相当于人21岁,正是青壮年,就让山丹马场借去当种公了。

牵线的人是吴舒里。吴舒里当初骑马走中国,曾用过山丹马,多年以后,他把对山丹马的回报,变成了又一番事业的起点。山丹马场在甘肃与青海交界的地方,原来是军马场,是从汉武帝时期就存在的一个大马场。据说汉武帝通过两次战争才从大宛国(古西域国名,今土库曼斯坦)征来汗血宝马,并让这些西域良马与蒙古马杂交,培育出了山丹马。(司马光在《天马歌》里咏到的“大宛汗血古共知,青海龙种骨更奇”,这青海龙种不知指什么。)

山丹马是山地马,个头不高,军用正合适,便于战士们把枪炮放上马背。上世纪五十年代,为改良马种引入外血马,山丹马与顿河马杂交成功,生出的“顿河一代”,体尺提高了,却嫌提得过分高了,高原地带,还是矮点合适,于是让“顿河一代”与山丹马回交,把顿河血统降到25%,马就矮下来了。现在军马没用了,马场归了地方,养马的出路是发展旅游业,游人要骑威风的马,个子矮不行,还要高,所以又得把顿河马找回来杂交。

山丹马场的人先到吉林的国家保种场去找马,没找到。我当年买马时,这个保种场已经在分崩离析,很多马都转到了私人手里,包括“烦不了”。转眼过去了五六年,保种场肯定也不存在了(这种按传统需求搞马的单位都处在经济转型的困难时期)。于是我的“烦不了”忽然就变成天将降大任的马了。吴舒里把南京的三匹顿河马——“烦不了”、“不得了”、“月亮”——借给了马场。借的时候,说是用3个月,春夏之交的发情期过了就运回来。冲着汉武帝,也考虑到我骑马次数有限,不妨暂时减轻点养马负担,我同意无偿借给他们。卡车运走的那一天,帮我养马的蒙古人白乙拉的妻子替我剪下了一缕鬃毛,说是留作纪念,我当时还诧异,心想纪念什么?3个月不就回来了吗?3个月后,马场的人通过吴舒里转告,说第二年春夏之交还要再借一次,如果我不介意,就继续养在那边,不要运来运去的了。我说好,那就不运来运去吧。过了两年吴舒里又对我说,他去马场看过,我的马为马场贡献不小,一眼望去,遍地金色的小马,都是它的后代(他的口气传达出壮观的场景)。我想“烦不了”应该完成任务了,就跟白乙拉讨论把它要回来的事。白乙拉说,当过种公的马,要回来比较危险,它会很不安,除非你给它配个母马。白乙拉的话让我对要马回来这件事颇为泄气,事情就继续悬置着……然后,五年一连串地过去了,再也没人对我说什么,我的马好像只在梦中存在过,我手上连张字据也没有。

虽然以梦的空无来终结一个现实也不错。可我还是好奇现实是什么。于是下决心联系吴舒里,便有了7月下旬这趟山丹马场之行。

李子在不平坦的路上开了两小时,到达宾馆。吴舒里穿得厚厚的,等在路边。几年不见,吴舒里已然是江苏马术队的功臣了——他做的事总带有横空出世、不知该找谁核实的成分。同时他弟弟投资,在马场成立了丹马旅游公司。宾馆就由丹马旅游公司装修并经营着。吴舒里告诉我,360元的豪华套间已经给我预备好了。不过上级来人住了,我今天需要住到山青水秀的营地去。从浪漫主义的阔绰大方,到现实主义的物尽其用,在这两者之间他是转换自如的,我都领情,那就继续往前开5公里吧。吴舒里却又命令李子,不,还是先送刘丽明去马厩,刘丽明一到这里首先去看她的马。李子一愣,说,这时候早锁门了,看不到。我懂吴舒里的意思,他喜欢把我放在一个说起来很动人的故事里。只是此时的我,一身夏衣,也没开包拿衣服,正冷得打抖,不太有心思在深夜一点钟演绎爱马之情,不过我们还是到锁了大铁门的马厩前绕了一圈。

营地都是崭新的大帐篷。可惜天阴,看不到什么星星。自从2001年去过西藏的阿里之后,我在日常生活的规律中自得其乐,星空草原对我来说已经有些无所谓了,可一旦身临其境,还是觉得喜悦。

 

探马记之一:马缘未断(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营地两排新帐篷,同事毕晓红一定要借给我冲锋服,说特别管用,我起先还嫌重,谁知到了这里,总是下雨,或阴晴不定,我全靠冲锋服了。

探马记之一:马缘未断(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这种道路骑马很好探马记之一:马缘未断(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我经常看见群马,但没见到“遍地金色的小马”。

探马记之一:马缘未断(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小马跟着母马跑。

探马记之一:马缘未断(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