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买马记之二:走过千里北市  

2013-07-29 16:16:33|  分类: 骑马之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读书背《木兰辞》,最喜欢的几句,是写木兰从军前作准备的,你听那雀跃的节奏: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轻轻一个买字,便将四方收于手内,那女子的气派,真是尚未出林,已见威凤一羽。不过这些句子我原来也忘了,直到这次准备买马才记起来。同事看我一会儿抱个马鞍子回来,一会儿跟人商量到哪儿去订做马缰绳,他们笑我说,看你忙的,等你忙好了,我们就去骑了。有意呕我。其实我做这些具体事也不在行,能干的是宫明。我只是一边瞎忙乎,一边拿《木兰辞》当备忘蓝本,对比一下木兰,长鞭我是不买了,省点钱,拣个小树棍子代替算了,买马倒是重头戏,不过不是到东市,而是要到很远的北市。

    我们一行六人:预备买马的宫明夫妇和我,帮我们挑马的吴舒里、修车开车样样在行的多面手老胡、还有小李子。小李子叫李建宾,骑兵出身,北京人,曾跟吴舒里走过半个中国,他在北京郊区的家里有一辆双排座的中型货车,不过很破。但是我们决定用这辆车运马。我们从北京上了这车,先到著名的康西草原去看马。一看之下大失所望。据说有北京人养在当地老百姓家里的好马,我们不知深浅,没找着,想进对外开放的游乐场去看看,马影子都看不见的地方,就拦住你,要你买二十块钱一张的门票,咬咬牙买了,开车进去,一路多少旅馆饭店全是关着门的,没生意,许是季节不对吧。

    我们看了看马,没一匹看得上眼的,也许是看惯了南京马场的马,不知不觉把眼界看高了。

    接着过张北草原,锡林格勒草原,路过骑兵二营的驻地,顺中蒙边境一路向东。沿途看了无数的马,都是蒙古马,人称鞑子马。初听有些贬意,越来越觉得亲切。看马看到后来,我们的眼光全都“鞑子”化了,稍微高一点的马,就无比顺眼。小李子的车也被我们命名为“鞑子车”。这车就像草原马一样,不中看,野性大,踩刹车油门往往要使出全身力气,可是特别耐长途行驶,就像草原马耐长途骑乘一样。

    在草原道上走,一开始大家开心死了,没有路,又有无数的路,开车的既兴奋又没有主意,不开车的也兴奋,于是造成一人开车多人指挥的局面,指挥术语一团糟地混入了骑马的术语,左缰,右缰。遇到大的坑坑洼洼,宫明就通知他的太太:起颤(马走快步时一种主动的有节奏的离鞍动作)!

    吴舒里专管车的大方向,白天看太阳,夜里看北极星,没有太阳就看老百姓房门的朝向。他说,一定要向正东,不能有一点向北,否则一不留神就出了国界,那是要挨枪子的。他骑马走过这条线,听他说起来那真是美妙多了:蒙古包里的蒙古朋友,吃不尽喝不尽的鲜牛奶,手扒肉,河里现抓的鱼……我们在身临其境而什么也吃不着喝不着的情况下,听他的天方夜谭,尤为气愤。当然也怪不着他,因为此行的目的是买马,时间紧得没功夫玩。

买马记之二:走过千里北市(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买马途中,我,小李子,吴舒里(右)

 

买马记之二:走过千里北市(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我与骑兵营营长。吴舒里当初骑马走中国就是从这里走的,他来骑兵营叙旧,我则采访——我本来没想采访,吴舒里向营长指导员介绍我是《扬子晚报》的,我只好采访起来。后来写成一篇文章《最后的骑兵》。可惜找不到了,事隔多年,我倒也想看看自己写了些什么。

 

买马记之二:走过千里北市(旧文修改配图)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三月底

,草原上有积雪,李子想往旁边绕,吴舒里瞎指挥,说没事,可以从雪中冲过去,结果车卡在雪中,熄火,大家只好下来,钻在车底,用茶缸或手,往外扒卡住轮子的雪。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