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老爸唱歌的前因后果(下)  

2013-07-25 12:15:32|  分类: 我爸我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爸每天例行公事的生活中,突然有了唱歌这件事,那吃喝拉撒加看报纸的灰色日子,仿佛透出了一线光亮,使我们大家都来了劲,我不由自主想把这隙光亮的口子扯得更大一点,看看还能从里面鼓励点什么花样出来。

第二天上午,我去撩我爸:爸爸,你除了会唱《满江红》,还会唱什么?我爸说:《红军不怕远征难》。我想,哟?怎么想起这一出来了?对了,他现在到任何地方,包括走去洗手间,都相当于“远征”,不禁笑着表示惊讶:哦,真的呀?我妈也跑过去了,说:你唱给我听听呢,我是音乐老师哎(我妈当英语教师之前,教过音乐)。然后我爸就开始讲: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我妈说:你这是朗诵,不是唱歌。我爸又重复:红军不怕远征难……我妈说:你还是朗诵。我想带着我爸唱,可是我也忘了怎么唱了,就说,朗诵就朗诵吧。于是我爸从头到尾背了一遍,一点都不错,而且口齿比《满江红》清楚得多,因为他刻意想念得清楚,念有些字的时候,就把口水带了出来。

我给他鼓掌,表扬说:很好,还会唱什么?他说:《满江红》。又绕回来了。

在我关注我爸唱歌、想要调动他的积极性的时候,我妈就像幼儿园里那种能干孩子,看到别人不会,她在旁边急着代替:“怒—发—冲~冠、来咪来多”她用有旋律的调子唱给我爸听,但她记不得词,我爸替她补词:“凭栏处”,吐字又不清了,我趁机拿来写字板,说:爸爸,妈妈听不清,不知道是什么字,你写下来好不好?只见他写了三个字,外形有点接近“凭栏处”,但笔画完全不对头,就像用点线拼着画了几个字的轮廓,他自己也知道不对,迅速擦去,不肯再尝试。过了一会,我妈找来了歌本,上面有《满江红》,还有《游击队员之歌》,我爸对着歌本,把《游击队员之歌》也“唱”了一遍。我妈则开始唱她学生时代的歌,《嘉陵江上》,还问我爸:你还会唱啊?一时之间,我家兴起了唱歌的高潮。

这天午饭时,我脑子里老在想《红军不怕远征难》的旋律,竟是一点影子也没有,我老公后来提示了开头一句,我还是没有概念,不像想其他歌那样,提一句就像得了活水一般,立即能在整首歌里游开了。可能因为老公唱歌本来就没有独立的音准,加上细微处他也记不清楚,这含混不清的首句没有开启之力,我用它反复勾引都没有用,后面的旋律仿佛深藏在记忆的夹子里,夹子久未开启,上下两片已经紧紧地粘在一起了,我觉得它就像那种坚不吐口的嘴唇。好在我也不是非要想起这首歌不可的,我爸那里,他也用不着旋律,我没有上网去查,白天忙着别的事就把这首歌扔在脑后,可几天来凡有空闲,我就会发现那首句的旋律持续不懈地在脑子里拱,而且拱得颇有进展,似乎在我无意识的时候,它也在自动工作,它浸润与濡湿着粘连处,使粘连缓慢地揭开了,于是,第二句、接着是第三句,出现了。然后又是一天的停顿,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当我开始唱第三句“五岭逶迤腾细浪”时,第四句“乌蒙磅礴走泥丸”的旋律之象恍若分明地出现了,可是等唱完第三句到了第四句面前时,那旋律之象又完全地熄灭了,以至于无法继续。后来,第五句越过第四句提前出现了,它与第三句一起,前后夹击,共同培育着第四句,丰富着第四句的细节,终于,第四句的旋律之境落实为具体的音符并被勾画出来。最后一联的“更喜岷山千里雪”我记得是高亢的,然而第六句“大渡桥横铁索寒”是低迴的,这个空档看起来更难渡过,但此时我已经把六句拿到了手,也就胜利在望地等待着完整图景的自动显现,当然,最后还是由老公又提示了一下,我才像作曲一样让这首歌艰难地“诞生”出来。我很难形容自己的成就感,会不会唱这首歌实在是无所谓的,但是因为它唤起意识去觉察到了一种生理性的堵塞,于是机体便对那因粘连而不通的通道自行修复起来。我相信我爸妈也会有这样的生理机制。比如我对我妈说:《满江红》你光会旋律不会词,可是爸爸会词。我妈不相信,认为他不过记得一两句啵,这种古诗词是很难记的。于是我们找爸爸当场验证。爸爸努了两次嘴都没有发出声音来,我以为他不愿意呢,其实他是以一种异常的努力,鼓足了气力,来让发音清楚。这一场爸爸胜利了。接着,我妈对着歌本,按照旋律的要求来唱,并且让爸爸跟着唱,就把爸爸唱糊涂了,前面的词唱成后面的,还有的地方则记不得,仿佛他的记忆已经缩略成固定的版图或固定的框架了,不能按照原来的旋律扩展,你把歌词拉长到他的版图外面去唱,那个地方就是他的空白。爸爸要求把歌本留在他的抽屉里,供他学习。可是过了一天以后,我在抽屉里找不到歌本,妈妈说:这个歌本我才用胶带纸补好,放在他那里,等会滴上口水,说不定还会掉到尿桶里。她不屑地说,就是唱那么一句两句算了,还要什么歌本?她还是不承认爸爸记得歌词,她的记忆排斥她原先就不承认的东西。我希望他们俩互帮互学,能学到词曲结合,我说,你忘了你们俩年轻时在台上二重唱《小路》啦?我妈不记得她告诉过我这件事。她说,你爸体育行,音乐不行,唱歌要教多少遍,现在更是五音不全,我教也没用。

但歌本还是给了我爸爸新的营养,这天,我爸坐着轮椅去卫生间,突然“唱”道: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我妈听到了,从她房间里跑出来说:你喊什么啊?助步器不是给你放好啦?我笑得要命,对妈妈说:他在唱《游击队员之歌》,你没听出来吗?我妈说:神经病啊?

我妹妹来信说:原来唱怒发冲冠可以解气,看来要去找《滿江紅》的歌來学唱了。我爸最近两天,假如喊我们我们不理,他又是真的有事,比如让我们扔掉他擦嘴的纸巾之类,他也不“哎”了,而是换成四个字三个字地发声,语气和缓,然后我就会笑着去应他的卯,在应卯的过程中,我把《满江红》也背得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