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纪念符实——那不落痕迹的好  

2013-06-02 06:32:06|  分类: 慢读一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符实的妻子单老师大概没有料到符实有那么多的好人缘,起初她没想到要在家中设置灵堂,是符实的同事帮忙选照片、放大照片,作了简单的布置,才在形式上适应了一批又一批登门祭拜的人们的追念。还有许多单老师不知道的人在符实遇难的车祸现场献了花,鲜花沿着路边排了很长。

单老师对我一一讲述这些,她自己的悲痛在讲述时处于麻木状态。她还在生活的惯性里,没有出现人们想象的天塌地陷的情景,或许是因为她的兄弟姐妹白天跑过来陪她,撑起了因失去符实而空掉的半边家。有许多事需要她去忙:前不久才与符实一道卖了一套旧房,买了一套新房,手续办了一半,两股绳断了一股绳,单老师没有让预设的生活中断,继续把手续办了。这方面的事虽然叫人触景伤情,毕竟让她想到符实的生。另一些事则让她想到符实的死,关于车祸调查,关于跟肇事方的交道,仅仅是被这些阴郁的消息通知到,就足以让她不寒而栗。整理符实心爱的户外运动服、为告别仪式做准备,她的手也一直在抖。

还有一件事也曾让她辗转难定,就是这么大的灾难还一直瞒着她在国外读书的女儿。女儿正在准备一场与前途有关的考试,单老师不想影响女儿生活的进程,又担心父女感情那么深,女儿将来会怪她。不过她仍然决定担起这个哪怕会被怪责的责任。

我相信单老师的一切直觉都最能抵达符实为人处世的核心。符实是不想打扰任何人的,他其实是一个在人世的往来上很淡的人。几十年来,他为工作、为朋友、为家人付出了很多,但所有的一切都不构成往来,他把做这些事当成自己的本分,还成天乐呵呵的,很满足。如果有人想要报答他一下,他定会以十倍的诚恳、加倍的分量反馈对方,这是他的法则,没有人可以犟得过他,不知是他太不会拿捏往来之道因而紧张了自己,还是因为他把生存的安全感建立在对人对事的大敬与大让之上,总之他的重情重义让你觉得,感谢他就是打扰了他,报答他就是让他付出更多。他的好是不落痕迹的好,是本来如此,是当下即空,所以,我们忽略这种好,忘却这种好,正是基于对符实品性的认识所形成的一种默契,也是与符实相处最舒服最自然的氛围,但成了习惯了以后,也容易成为真的忽略与忘却了。这就是为什么符实的猝然去世震动了那么多人的缘故,是人心深层的默契或氛围被震动了,人们只有在失去这种氛围时才再一次体验到它。而且,在先前的漠然显现出令人痛心的遗憾时,符实迷一样的人生价值才开始被人深思。
符实从不与人争什么,也绝不妨碍任何人,他穿过密密的人世,不带一丝垢染,别人混得好,他欣赏而不跟随,好似清水浊水,汇而不混,和而不同。在人人皆不满足的时代,一个没有匮乏感的人是多么的尊贵与稀有,但这种尊贵稀有是不被人察觉的。因为符实从不批判别人的价值观,仿佛价值观的所有纷争,是火星的战争,打不到他的国度之内,关于怎么活、怎么才能活得比别人好,这些悬在多数人头顶的问题,从来没有成为符实的问题。
至今我想起符实,有三种表情,一种是谦和羞涩的笑,一种是专注固执的眼神,还有一种是单纯开心的笑。
第一种笑是否代表他退让的态度?面对人际竞争,他退到最不争的底线,他得到了低成本的安宁。一般人是焦虑易得、安心难得,他相反,他安心容易,焦虑难得。
第二种表情代表他超常的顶真。符实未进报社时就对报纸上的字词句章敏感,敏感到有使命感的程度,终于凭着一纸自荐信,被爱才的人事处长招进了报社。他比关心自身利益还甚地、关心着字词句章有没有错?通不通?标题顺不顺?知识典故引用得对不对?符实从小跟着父亲读《资治通鉴》、且多少年来求知不懈,是个有知识储备的人,任何人,包括领导,只要说服不了他,他就决不让步,因为在他眼里,事物的秩序历历分明,字词句章服从的是语文的法则,而非职场的法则。
第三种表情我在报社没有见过,我跟他接触少,只在他寄情山水时拍的照片里见过。似乎他只有在大自然里才有真正的解放和愉悦。但也正是在那里,他遭到了车祸的侵犯。这种“冤”,这种偶然的变数,让人们找不到理性与现实和解的途径,于是那些带着避难性质的另一种偶然性的细节,就反刍回来以痛悔不已的感情方式折磨活着的人。单老师说:“符实临走时想吃粽子,我说粽子‘三高’,你还是吃面包吧。我要是给他煮粽子,不就错开那一劫了吗?”其他人也有各种各样自揽上身的懊悔,这是“好人应有好报”的观念在对命运作变相的指控,呼唤重生的翻案意愿延伸在人们的想念中。
但是,重生或许已经实现了呢——在另外的维度里?符实那么渴望户外生活,一旦退休就像生了翅膀一样,成天扑腾着想往外飞,或许他的宿命本来就不属于人世?他那样的人品,似乎更属于月白风清,属于竹海山泉,属于腊梅,属于白雪,属于黄山的山谷,属于西藏的雪峰,属于林荫道,属于流星雨……他每次一离开城市心里的快乐就滋滋作响地往外生,山川风物也在他心里形成了诗,但是那么多诗啊,只念给单老师听过,没有一首写下来。单老师说,都让他带走了。
带走也罢,符实,想来你也并不眷恋人世的什么,身体这个躯壳终归是不安的,脆弱的,只有我们共同的归宿——山川大地,坚固一些,你可以在此长久地安息,或自由地飞翔。
      

你属于白雪,属于腊梅

纪念符实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如此灿烂的笑容花草一定记得。

纪念符实 - 刘丽明 - 刘丽明工作间
  评论这张
 
阅读(5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