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丽明工作间

画地为牢,周围有镜子,人在里面,干活、自恋、或自省。

 
 
 

日志

 
 

贴烧饼的动作  

2013-03-03 17:24:09|  分类: 慢读一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斌写了一本闲书,《南京味道》,谈的基本上是吃,我边看边佩服他的记忆,那么完整,那么清晰,很多食物的价格,在我这儿早已变迁得层层叠叠混淆不清了,他那里却一清二楚。炸炒米的炉子,我小时候也看过无数次,谁管它是怎么构造的?余斌却能把构造一一写出来——也真是奇怪,他一个后来学文科的,小时候居然能有工科生的好奇心。

很多饥饿时代的吃的细节,都被余斌不遗巨细地写到了。柴米油盐,哪怕是些两步到台口的俗事,被他架上了文人的格调,走成雅叙述的方步,也立刻变得丰厚了,咫尺之间有得走了。让雅俗不同的经验从内部相契,又在外部相异成趣,这大概是此书作为文学书而成立的主要因素吧。但我发现,余斌走得再细致,某些地方还是滑过去了,我说的是贴烧饼那一节,他落下一个细节没写。且看余斌写下的:

炸油条有声有色,烧饼炉子那边的热闹就稍逊。我印象最深的是进炉出炉。进炉时要将饼一一贴到炉壁上,师傅手托了面饼,正面朝手掌,即俯身将那只手从炉子上面探进去贴……贴烧饼比夹烧饼出炉更让我肃然起敬,我去的次数较多的那家店,掌炉的师傅贴的动作极熟练,而且动作幅度大,看上去特“把式”。

怎么“把式”法呢?余斌不写了,他却唤起了我的回忆:

贴烧饼师傅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动作的节奏,师傅拿着面饼,手臂倏忽窜入炉内,让此前或此后的动作都带上了音乐里的附点。我记得面饼在师傅的左右手中还有个左倒右倒的掂量,这对面饼的加工来说似乎是不需要的,应该只是节奏的需要,是调动身体的全部,为动作注入连贯性的需要,这个稍作延宕的动作,有两手参与,可让两臂均匀地张开,两边腋窝在吸气中虚展那么一下,即成为俯身向下的起笔,贴的动作被这微微“展翅”带来的势能送下去,处于整体的行云流水中,自然不会孤立与生硬,而一贴之后的快速回弹,又好像没在下面停留似的,整个人始终有股悬浮的劲。贴的动作何时发出,程式中也有自由,若用乐谱作比,总是在前后两小节的连接处弹射出来,从来占不着正音符,而看客的呼吸心跳则是匀速的,被这不匀速的贴烧饼动作撩拨得充满悬念,很觉得动人。当然也是无意识中的一觉,我小时候并不曾有贪着看的事件,也许正因为如此,那美感才处女一样地保留到今天。

这个细节,我把它写出来,最初颇有向余斌炫耀的意思:看看,你给漏了吧?后来想想,你稀罕别人未必稀罕,这个细节里有什么呀?有什么社会人文的内容足以引起他人的共鸣?它不是完全摆在明面上的历史,对它有目共睹的记忆差不多就停留在与“把式”相当的可以言传的层面上,剩下的一半,印迹是模糊的,唯有借助想象潜回那不存在的身体进行模拟使它再现。可再现了又怎么样呢?我费这劲是为了什么?好像真的不为什么,那只是我的必经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